“虎头蛇尾”这词大概就是,对临月楼冲突事件最妥帖的概括,让许多心脏提到嗓子眼,准备看一场好戏的观众们大感失望。

    当然,失望归失望的,却不敢露出半点情绪,用膝盖想也知道,城主府上下如今正憋着一团火,谁都不想跳出来,做那只被打碎脑袋的死鸟。

    约定了他日再做亲近之后,没有太多寒暄陈元慎微笑拱手最先离开,秦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安在涌动,城主大人的笑容里,似乎藏了一些别的东西。

    城主府一方退场,城卫军随之撤离,很快除了一片狼藉有碍观感之外,临月楼恢复了安静。

    损失肯定不小,但百溯真圣并不在意,且不说身家何等丰厚,想来城主府也不会让他们对此买单,事后总会有补偿到位。

    此时最紧要的,当然是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挥退了惶恐不安的临月楼临时负责人,百溯真圣拉住秦宇,进了一处尚算完好的小院,至于院中的姑娘何去何从,显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黑暗主宰,将今日之事完完整整告诉本座,切不可有所疏漏!”

    看了一眼对面,眉头微微皱起,神色露出沉凝的百溯真圣,秦宇心头冷笑一声,心想这厮倒是不蠢,对方敢对他动手,想来也做好了两手准备,未必至此便会结束。

    自是越早查明越好!

    没有隐瞒什么,秦宇平静开口,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对面百溯真圣脸上,沉凝之意越来越重,眉头紧锁一片阴沉。

    看了一眼百溯真圣,又看了他一眼,再看他一眼……毫无反应!

    秦宇暗暗冷笑,心想今日费了大力气,冒大风险帮你挡下此事,难道还想不认账?

    轻咳一声,他淡淡道:“百溯真圣,今日这件事,你不觉得应该给本座一个交代吗?”

    敲竹杠的心思……好吧,秦宇得承认他的确有,这事在界零之地后,就有些不可自拔的上瘾。

    可现今不比当日,秦宇念头蹦跶几下,还是被压了下去。

    但至少,也能用这个人情,向百溯真圣交换来,一些用得到的消息——只要这厮还准备跟他继续交好,想来不会拒绝秦宇的提议。

    老神在在,一脸的从容平静,秦宇心中已经做好了,应付百溯真圣的准备。

    无论他说什么,即便是巧舌如簧,也必须掏出一点干货,才能将这件事情抹平。

    免费用挡箭牌?哼哼,不可能的!他秦某人,开的可不是善堂!

    可很快,秦宇就发现对面百溯真圣脸上露出古怪之意,一双眼珠看着他欲言又止。这让秦宇颇为不解,心想这是个什么章程?居然跟设想中的,半点也不一样!

    稳住别慌,以不变应万变,倒要看这个百溯真圣,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

    终于,在秦宇镇定如初,又透露强大自信的压迫眼神下,百溯真圣开口,语气似有迟疑,“黑暗主宰,你该不会是认为,今日临月楼冲突是因本座而起吧?”

    秦宇差点被气笑了,这叫什么狗屁话,不是因为你,难道还能是冲着我来的?这可栽赃不了,我俩

    一起进的西荒,从头到尾才多久?难道还能是我神游于外,跟人结下了仇?!

    冷笑一声,秦宇并不接话,可意思却表达的极为清楚。

    百溯真圣神色精彩极了,有恼火有愤怒,但更多的还是一份哭笑不得。他深吸口气,摆手道:“最初本座还想着,该从什么地方着手,给予你一些提醒,但现在看是耽搁不得了……总得让你知道,如今究竟是何处境!”

    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秦宇,“黑暗主宰阁下请听好,今日之事是冲你而来,这点千真万确,所以说我家这处楼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模样都是拜你所赐……当然,地方是我选的,我可以自认倒霉,但事情必须讲清楚!”

    秦宇瞪大眼,尽管黑袍遮掩下,看不到他的表情,可通过细微处的肢体表现,依旧不难察觉到,他如今发自心底的震动。

    虽说如今还只是,百溯真圣一面之词,可看着他的表情、神态,秦宇心头已有不好的预感。

    明明是他被百溯真圣牵连,糟了一桩无妄之灾,怎么突然间就摇身一变,成了故事里的主人公?

    百溯真圣冷笑,“是不是觉得,自己刚进入荒域,根本没招惹仇家,就不会有人找到你头上来?但很抱歉,现在我要告诉你的就是,如今西荒之中,就有人想要你死,而且绝不止一个。”

    “更糟糕的消息是,这些想让你死的人,都有着极高的地位跟实力,便是本座也不愿轻易招惹。所以也就是说,在茫然无知的状态下,因送你进入西荒,我也已经牵扯到了这个麻烦之中!”

    说到这里,他语气中露出恼火。

    之前对这件事的掌握不够全面,若早知道选中秦宇的是那位,百溯真圣死都不会钻这趟浑水!

    正所谓痛打落水狗,如此好的机会,只要成功就能轻易拔除掉,一个涉及把那椅子的强有力的竞争者,用膝盖想也知道,他那些心狠手辣的亲戚们肯定不会放过。

    可如今再说这些,显然已经晚了。

    百溯真圣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烦闷、恼怒,看了一眼对面秦宇,见他虽然脸色不太好看,可眉眼间还算平静,目光闪了闪露出几分惊讶,继而变成淡淡的欣赏。

    其他不说,黑暗主宰的胆色与心志,倒是极其出色,得知自身如此危险情况后,居然还能保持冷静。

    房间中陷入安静。

    秦宇抬手揉了揉眉心,缓缓道:“百溯真圣,将你所知一切告诉本座……算是我,欠你一份人情。”

    这是他给出的,第一个正式交易,既然百溯真圣刚才开了头,想必不会拒绝才是。

    当然,至于欠下人情,还不还的就看心情吧。

    毕竟人都是假的,而真的黑暗真圣早就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半点,不服爱找谁找谁去。

    百溯真圣面露肃然,“好!”

    他本就有此意,若非如此的话,也不会在城主府耽搁至今,为的就是拿到一手信息。

    很快,从百溯真圣口中,秦宇就知晓了西荒帝都中,如今正在涌动的一股暗流。非常不幸的是,这股暗流很明显,已经波及到他身上。

    临月楼中的冲突,看似爆发

    的突兀,却是早就布下的陷阱,只等他跳入到其中。

    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即便秦宇今日不来临月楼,或是去了别的地方,也会有其他意外发生。

    因为有人不想他活着,而一切若当真如百溯真圣所言……要杀他的人的确很多而且实力恐怖!

    深吸口气,黑袍下秦宇缓缓开口,“李周一……”

    他在头疼的时候,突然觉得牙也很疼,无论如何都未想到,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另一个被自己算计凄惨的人!

    莫非这就是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简单概述如下:

    西荒六殿下李周一,因得上代荒皇陛下青睐,因而降临碎界,得到掌控不灭火的机会,试图凭此夺得界零之地内部,隐藏着的主宰机缘。此后过程不再赘述,总之六殿下李周一一败涂地,一番波折后惶然凄惨逃回西荒,就此被打落尘埃,跌入了黄泥浆中。

    正常情况下来说,凭李周一犯下的错误,足够被彻底打入深渊,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可不知这位六殿下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再度说动上任荒皇发话,又得到了一线生机。具体涉及之事,百溯真圣语焉不详,不知是有所顾忌还是本身了解不多。

    于是碎界中“黑暗主宰”受到召唤,被允许进入西荒,成为李周一最后的希望……但有很多人,希望李周一彻底倒下,再无翻身机会。而达成这一目标的办法很简单——杀死“黑暗主宰”即可!

    所以,我们的高端西贝货秦宇同学,就非常无辜的躺了枪,明明刚刚踏入荒域,却已经被无数冰冷眼神环伺,恨不能将他直接撕成粉碎。

    敌人是谁暂且不知,但简单数一下就有当代荒皇膝下,最出名的几位皇子、皇女,及他们各自的拥泵。

    虽说按照百溯真圣的说法,朝中的大佬们不会提前站位,情况不至于太过恐怖。可谁都不敢保证,这些大佬们暗地里,屁股是否已经歪了?

    比如临月楼这局,看似简单无比,却动用了一颗埋在城主府的钉子,更有另外两位真圣临时加入。

    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没有惊动城主府半点,仅此便足够表明,有大人物亲自遮掩。

    否则,当真以为观海城土皇帝陈元慎是吃素的?

    至此,秦宇才真正明白,这位城主大人为何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大事化小,并将其定性为欢场中的争风吃醋。

    更是不留脸面的用一耳光,将陈商略打回府中闭门思过,这显然是一种稳妥的自保之举,在局势未曾明朗之前,抢先从浑水中跳出来,免得成了别人手中的枪。

    一念及此,想到临别之前,笑的温和从容的城主大人,秦宇忍不住咬牙切齿开骂,“这个老混蛋!”

    很显然,陈元慎早就洞悉一切,只等着看秦宇倒霉。毕竟暗箭难防,再加上出手的是那些人,即便能躲开今日一劫,又岂能次次全身而退?

    秦宇突然就反应过来,城主大人的快刀斩乱麻,城主大人的诚挚与微笑,都是因为他很清楚,秦宇就要死了。

    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还有可能给自己招惹麻烦,自然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

章节目录

祭炼山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食堂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食堂包子并收藏祭炼山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