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之前可是有看到那一发军团攻击求救信号的,那样的招数方圆数十里都能看到,会来多少援兵,他也多多少少知道。

    故而王越不太愿意停下来,如果只是王越自己,哪怕就算是被云气压制了一部分实力,保有部分内气离体的特质,强飞也是能飞走的。

    毕竟内气离体真飞起来,音速那基本是起步的速度,两三倍音速基本是标配,然而内气离体飞行的时候很少带人,几乎除了吕布以外,基本没有出现过内气离体带普通人飞行。

    因为这里面涉及一个很头疼的事情,那就是内气离体自己遇到云气不算是致命,哪怕在飞行时遭遇到了云气影响,而且云气厚重,直接镇压了内气,无法飞行,依靠体内的内气运转,也能进行迫降。

    带普通人飞行的话,只要没没云气,强一些的内气离体都是能做到的,因为内气外放是基础操作,用内气给普通人提供一层保护,就像关平,司马俱等人到了己方控制范围之后,抬着郭嘉往回飞一样。

    可换成有云气的情况下,那就很要命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郭嘉受了那么重的伤,关羽不直接让关平带郭嘉从贵霜境内飞回去,因为这种做法是在找死。

    内气离体的飞行方式并不符合气动力学,说白了就是以超音速,或者高超音速强飞,内气离体的身体素质,在体内有内气的情况下能顶住这种飞行方式,在无云气的情况下,也能用外放保护普通人。

    可在有云气的情况下,内气离体外放的内气是顶不住损耗的,自身身体素质削减,内气镇压,可能等顶不住高超音速飞行的冲击,而普通人在瞬间就会碎成一块块的。

    这也是为什么王越不飞,因为王越能顶住这种冲击,但普通人别说顶住超音速产生的激波了,光是高温都足够将普通人烤熟了。

    换仙侠的说法就是搬山易,搬凡人难,这难的不是搬运,难的是搬过去凡人怎么活,起步几倍乃是几十倍音速,先考虑一下身体承受力再说,光是突破音障,导致的结构冲击,就足够凡人变成碎尸了。

    “我要河边。”刘协少有的面露狰狞之色,可以说这是王越保护刘协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见到刘协这种神色。

    “我们还是赶紧撤吧,万一那些人追来了,会出大问题的。”王越尽可能温和的劝说道,“您将外袍脱了,擦一擦就是了。”

    王越一点也不想停留,因为真被逮住了,这次可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所以赶紧跑为妙。

    “朕乃大汉天子,谁敢!”刘协大怒道!

    “之前那些人都敢。”王越无可奈何的说道,“陛下忍让一下吧,不要想得太多,这些不过是五谷轮回的奇物,不要往心里去。”

    刘协听到这话如遭雷击,他第一次发觉王越这么的能说会道,以前王越一年都说不了几句话。

    “你既然说这些……是五谷轮回的奇物,那就给你!”刘协愤怒的开始甩动衣物,忍无可忍了。

    王越本身就左臂平举提着刘协,尽可能的和刘协拉开距离,至于之前说的什么轮回奇物之类的东西,那当然是安慰刘协了,反正不是自己被浇了个正面,站着说话不腰疼呗。

    可刘协这么一挣扎,粪水就差甩到王越的身上,王越作为一个有尊严,有江湖地位的帝师,对于这种玩意儿当然是敬而远之,可现在刘协提在自己的手上,如何能敬而远之。

    为了避免自己的新衣服被甩上粪点,王越条件反射的松开了自己提着刘协的左手,然后横向拉开了七八步的距离。

    要知道这个时候王越提着刘协正在快速逃窜,速度相当之快,而且就这还都是照顾刘协的感受,省的刘协承受不住高速,导致眼晕,再次呕吐。

    结果刘协一个挣扎,导致王越脱手,而王越这一脱手,自己横向离开七八步,刘协顺着惯性直接脸朝下飞了出去,在落地之后,还冲了两三步,撞在前面的一个土包上,昏了过去。

    “啊啊~”刘协惨厉的呼喊声,然后一头撞在土包上,彻底没生了,这一刻王越真的懵了,今天这个情况怎么看怎么不对啊,倒霉也不是这么倒霉的,现在连人都晕了。

    王越赶紧冲过去,趁着刘协晕过去,挥剑将屁股上对称的两根箭矢斩掉,然后将刘协翻身。

    然而翻身之后,正面广袖服袍那种湿哒哒的粪水,混合这杂草泥土,实在是让王越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再加上在土里面蹭了好长一截,更看不出来是什么玩意儿,那就更是让人绝望。

    作为一个保护者,这个时候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刘协扶起来,然而在将刘协翻身之后,王越突然发现自己没地方下手了,难道要伸手摸这种东西,算了算了,就算王越的洁癖不是很严重,也做不到啊。

    至于说拿内气凝形,抱歉,目前的云气越来越厚重了。

    说实话王越唯一能接受的是拿脚给刘协翻身,然后将刘协提走,可王越好歹也是拥护汉帝国的,做不出来这种侮辱皇权的事情。

    故而王越尴尬的看着这一幕,不知所措,而就在这个时候老树堡的几十名骑兵顺路冲了过来,王越心头一紧,然后戏精附体。

    “老乡,别在外边跑了,东王村出事了,赶紧回去。”老树堡的骑兵队长路过的时候看到王越花白的头发勒马止步,大声的招呼道。

    “哎呦,这是啥味。”后边一个骑兵一脸诡异的神情。

    “我家孙子掉屎坑了,我好不容易捞回来。”王越一副悲痛的神情,虽说这个理由不是很充分,但也不会有人考虑这些有的没的。

    “啊,怪不得这么臭。”一群骑兵赶紧拉开距离,别说都是老乡,就算是亲朋好友,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拉开距离,没的说。

    “老乡,你赶紧带你孙子回去,这边有事,我们先离开了。”老树堡的骑兵队长张勇扫了一眼,没发觉什么大问题,当即开口说道,只不过看向刘协那沾了五谷轮回奇物的脸有些眼熟,不过寻思着这是本地老乡,也没太奇怪。

    说完骑兵队长张勇带着手下赶紧跑了,反正事情交代清楚了,赶紧跑啊,谁喜欢和屎人待在一起。

    随后一群人呼啦啦的跑掉了,然后王越在这群人走了之后,赶紧去找枯枝,远远的用枯枝捅刘协,也亏刘协只是轻度眩晕,毕竟脸朝下已经刹车了三四步了,撞到的又只是土堆,不是石头,缓冲到位,只是因为体质问题,以及心理承受问题,眩晕了过去。

    故而王越努力的用枯枝捅了一会儿,刘协终于苏醒了过来,感受着脸上的枯枝,刘协迷茫的看着天空。

    “陛下,您终于苏醒过来了。”王越这一刻无比的激动,这一刻他是真的激动,因为这地方太危险了,刚刚他在另一个方向已经看到西仙村的队伍也去东王村了。

    这么多人汇聚起来,一旦他王越被抓,那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至于说丢下刘协,自己跑,这种事情王越真的做不出来,职业素养什么的,王越还是有的。

    然而刘协一直醒不过来,王越已经有些慌了,如果再有三分钟,刘协还不醒过来,那王越真就准备拿根棍子将刘协挑翻过来,然后用草绳捆住,扛走了,虽说那样很有些蔑视皇权的意思,但这个时候不能再犹豫了,因为王越估摸着东王村那些人该来追他们了。

    这可不像之前遇到的那些人,东王村那些家伙可是见过他们俩的,就算他王越看了太多的戏,自己也能变成戏精,也演不过去啊。

    故而这一刻王越的声音之中真的带着五分激动。

    “王师现在情况如何了。”刘协迷茫的询问道,这一刻他的大脑是空白的,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了。

    “请陛下翻身。”王越真的跪在地上了,看着这一幕,刘协甚至想不起来,上一次王越这么恭敬是什么时候了。

    翻身,王越将刘协提起,果断跑路。

    两人狂飙走人后没多久,张勇就愤怒的杀了过来,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这附近根本没有粪坑,而且那个老头身上根本没沾上任何脏东西,之前只是由于没想过东王村面对的只是两个人,所以没有怀疑。

    可一路奔往东王村的路上,张勇越想,越觉得那个掉粪坑的年轻人眼熟,只是一直没有想起来,等会和了余芒之后,陈洪提起之前的事情,张勇瞬间就想起来了,那个说是掉粪坑的家伙是刘协。

    没错张勇是见过刘协的,虽说是在十几年前,但不管刘协落魄不落魄,好歹也是皇帝,所以张勇没少吹自己见过先帝,只不过这次刘协被浇了金汁,又在土里面扑了一圈,张勇没认出来。

    可和陈洪的话对照之后,张勇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抄了一把强弩朝这边追了过来,没什么别的意思,趁早弄死了这祸害!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