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顺童心大起,依旧对着灵溪吹气,“你说的坏主意是什么,嗯?”

    温热的气息不停侵袭着灵溪敏、感的耳廓,火辣辣烧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这会儿跟平顺根本讲不了什么道理,索性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半句话都不肯再说,免得再被他给促狭。

    至于两人相拥而眠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灵溪甚至已经有几分习惯了。

    每次平顺都十分尊重她,不会逾越雷池,想来今晚也是一样的,因此灵溪十分的放心。

    她静静闭上眼,聆听着平顺强有力的心跳声,困乏渐渐袭来,昏沉沉想要陷入梦乡。

    感受着灵溪平稳的呼吸声,平顺跟着悄然泛起睡意。

    他的手臂从灵溪纤细的腰身绕过,大手牢牢抓着她嫩滑的小手,轻声问了句,“宝贝,我要带你离开这里,跟我回去,好不好?”

    灵溪都快要睡着,听着平顺的问话,打着哈欠回应着,“可是我想多陪陪妈咪,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

    她说的模模糊糊,显然已经困得厉害,不过越是这样,回答越是不假思索的潜意识。

    平顺无声轻叹口气,握着灵溪的手背轻轻摩挲。

    她的手背格外的光滑,就像羊脂白玉似得,水嫩润泽,令平顺爱不释手。

    这样的灵溪,他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那我们就先结婚,我留下陪着你。”

    平顺轻轻说出这句话,那边灵溪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显然已经陷入了甜美的梦乡。

    表白没成功的平顺有些哭笑不得,哑然摇了摇头。

    这个憨态可掬的小女人,就这么心无戒备地睡在他身边,令他这辈子都无法放下。

    是的,就在刚才的瞬间,平顺已经想得十分清楚。

    他不在意楚凤仪对自己的态度,甚至已经决定,如果楚凤仪坚决不允许灵溪离开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来,常住在w国。

    身为一国的皇子,甚至是未来的p国皇储,平顺这个决定显然十分重大。

    不过他并没有任何舍不得,心里反而格外坦然。

    因为跟江山权势比起来,眼前的女孩才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珍宝。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个十分有主见的人,一旦决定好的事情,就再也不会更改。

    尤其是在感情方面,这些年他寻寻觅觅,都没有找到可以令自己驻足停下的。

    直到阴差阳错来到这里,才找到一生所爱,自此一眼万年。

    只要灵溪在自己身旁,哪怕是自己留在灵溪的身旁,都令平顺有种此生无憾的满足感。

    至于楚凤仪对自己的排斥,平顺相信,只要自己耐心付出,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感化楚凤仪,令她真心善待自己。

    毕竟虎毒不食子,自己跟灵溪是真心相爱,楚凤仪就算再怎么不看好这段恋情,也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来。

    怀着这样杂乱的思绪,平顺静心聆听着灵溪浅淡的呼吸声,跟着陷入了梦乡。

    皇宫外依旧被浓重的夜色笼罩,只是有些人酣然入梦,有的人却彻夜难眠。

    w国的天黑的早,亮的也快,才早晨五点多,东方就亮起来鱼肚白。

    天刚蒙蒙亮,精力充沛的平顺就醒了过来。

    他并没有贸然坐起来,而是侧头注视着审判的灵溪,嘴角不由柔、软开来。

    眼前的女孩依旧处于酣眠中,扇儿般的睫毛随着浅浅的呼吸微微忽闪,娇俏的鼻头就像圆润的玉脂似得。

    尤其是那抹樱、桃般诱人的唇瓣,撩拨的平顺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凑过去,悄然一亲芳泽。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身体已经快过思想,小心翼翼偷了个香吻。

    近在咫尺的唇瓣犹如果冻般q弹甜美,令平顺刚碰到,就再也不舍得离开。

    他发誓,刚才他真的只是想浅尝辄止,就想偷偷吻一下下而已。

    可是真的碰触到这娇嫩的唇瓣,就像中了毒似得,所有的自制力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从未像此刻这么贪婪,猫儿般不舍得离去,一下又一下尝着眼前的美味,整个人就像掉进了蜜罐里似得。

    “唔……”

    灵溪原本睡得香甜,突然被一阵轻痒给弄醒,就像有只讨厌的馋嘴猫儿,在不停舔着她的唇瓣似得。

    讨厌,她嘴巴上又没有抹蜂蜜,不要来耽误她睡觉啊!

    灵溪闭着眼睛无声抱怨着,困得抬起手,直接拍向那饶人清梦的家伙。

    然而她的手掌刚落下,就掉入只有力地大手里,被紧紧攥了个原原本本。

    平顺宠溺的眼神始终没有舍得离开灵溪精致的脸庞,先是又偷亲了泛着光泽的唇瓣,这才低笑出声,“起床了,小懒猫儿。”

    “谁是小懒猫儿?你才是讨人厌的猫儿呢,大早上耽误我睡觉。”灵溪正不满嘟囔着,突然意识到是平顺的声音,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长长的睫毛刚忽闪开,犹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就被平顺尽收眼底。

    眼前的眼眸如此澄净,令平顺像看到了浩瀚星空,整个人差点跌入到耀眼的星芒中。

    他凑近了些,挺直的鼻梁几乎压在灵溪秀气的鼻子上,这才慢悠悠道,“外面天都大亮了,某只小懒猫儿还不肯起床,难道不是贪睡?”

    “才不是呢!”灵溪被平顺的呼吸喷了一脸,整颗心都慌乱起来,连忙撑着床沿闪开,从一旁坐了起来。

    她觉得平顺这家伙身上肯定有着魔法,不然也不用每次一靠近,自己的心跳就会跟着失控。

    为了安全起见,灵溪决定还是离她远些的好,免得唇瓣再次跟着遭殃。

    她想到这儿,立即下意识捂住嘴巴,下了床朝着梳妆台走去。

    等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灵溪再次气鼓了脸颊。

    她就知道,只要这个家伙一靠近,自己的唇瓣就别想好了!

    只见镜子里的她满脸惺忪睡容,唯独唇瓣殷红的厉害,一看就是被某人厚颜无耻地肆虐过!

    灵溪越想越气愤,索性不满地瞪视向平顺,“太过分了,你刚才偷偷对我做了什么?”

章节目录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籽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籽棉并收藏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