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界大陆,战火纷飞。

    喊杀声震响在广袤大地上,一道又一道的流光飞速横亘,交错纵横,有山峰被斩碎,有大河被切开。

    这是圣族强者与五凰和下三重天的飞升者们的战斗。

    这一场战斗,让上界强者们越打越心惊,以往在战争中具备统治地位的他们。

    这一次,却是,节节败退,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特别是五凰天人们强大的实力,让他们心惊。

    霸王如魔神,斧盾横亘,伫立着,便是一座不可移动的山岳。

    千军万马都难以攻破他的阻拦。

    上界早已经乱了神,云族一方,各种境界的强者都被派遣出来,征战不休。

    合体境,分神境,乃至婴变,元婴境都被派遣了出来。

    然而。

    气运如柱的真仙境霸王一人无敌,便是挡住了这千军万马。

    如魔神一般挡在千军之前,咆哮山河,竟是哮的云族大军,节节败退。

    更是有一些元婴境,被霸王一声咆哮,震碎了灵识。

    霸王的修行,可非寻常,他于五凰西域创造了魔宗,传炼体一脉的修行法,这些修行法,造福了五凰多少修行人。

    一些在凝气修行上少有建树的修行人,转战炼体,竟是得到了意外之喜。

    不少炼体流的修行人,在战力上更是不弱于凝气修行的。

    因而,霸王一人,就聚集了半个西域的气运。

    所以,一身修为的提升,极快。

    更逞论还有司马青衫、孔南飞、白青鸟这些开创了各自不同修行体系的修仙宗门始祖。

    司马青衫的画道,孔南飞的浩然气,白青鸟的《九凰变》,那带来的都是大气运。

    他们的实力,可都不弱。

    在气运加持下,气运皆是如柱,从九天垂落,灌溉浑身。

    云族溃败了。

    随着一位位朝元境战死。

    圣族的战意开始飞速的衰落,甚至可以称的上是一蹶不振。

    他们如今,唯一寄希望的,或许便是在天外战场中战斗的圣祖。

    若是圣祖能够强势杀敌,荣耀归来,对他们萎靡的气势,将是巨大的激励。

    他们或许能够重整旗鼓,重拾圣族威严。

    圣祖会败么?

    陆九莲的实力,能与圣祖匹敌?

    没有人相信这一点,因为,陆九莲的实力和圣祖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更何况,云族圣祖可并不是弱小的圣境,乃是一族之祖,得族中百万年的道蕴加持,战力非常的强悍。

    轰轰轰!

    上界大陆,云族选择退守在神庙。

    神庙中祭祀的是他们的帝兵,虽然帝兵不在,但是神庙依旧拥有残存的帝威,能够给他们提供庇护。

    另一边,是元磁天。

    元磁天战场比起上界大陆更加的惨烈。

    冥土的阴差大军,几乎横扫了道族大军,在太上炉的火焰加持下。

    道族强者,犹如被焚烧的蝼蚁,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帝火不灭,甚至会如附骨之疽一般的将元神给焚烧。

    这种痛楚和灾厄,让道族的大军,甚至连逃避都做不到,便覆灭了。

    更有澹台玄率领的九大城主,皆是业力如柱,实力之强,轻覆了道族的强者。

    惨嚎之声在元磁天中响彻不休。

    这一日,元磁天血流成河。

    无数强者瑟瑟发抖的看着,一位位曾经高高在上的仙宿和朝元强者,凋零。

    但是,他们眼眸中带着兴奋。

    道族完了!

    上界一圣族,就此覆灭!

    要从十大圣族中除名!

    亡魂在虚空中不断的漂浮,那是死去的道族强者,然而,冥土的专业是什么?

    一根根冰冷的锁魂链缠绕,将这些亡魂全部都拘禁。

    在澹台玄的命令下,全部擒拿入了黄泉,经过黄泉的洗礼,渡入了苦海。

    成为他们修行业力的灵魂之力。

    嗯?

    蓦地。

    所有人抬起头。

    天外战场中的动静,开始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可怕的轰鸣消失不见了,毫无疑问,天外战场中的战斗,结束了。

    至于结果,每个人都关注着。

    哗啦啦……

    忽然。

    道族残存的修士,抬起头,他们心中一阵寂然。

    那是一种失去了至亲的悲怆。

    一位强大的,还在坚持抵抗着帝火焚烧的朝元境,脸色煞白,身躯摇摇晃晃。

    他回首,望向了无垠浩瀚的上界大陆。

    却是看到,大陆的天穹之上,竟是堆积起了血色的云彩。

    云层中,血色的雨,哗啦洒落。

    更是有无穷尽的悲鸣之声萦绕,那悲鸣之声,乃是九重天天道传出的。

    道族朝元境强者身躯颤栗。

    “天降血雨,天道悲鸣……”

    “圣祖陨落!”

    这位朝元境捂住了胸口,那种心中空落落的感觉,让他隐隐有种后怕之感。

    而道族祖地中……

    一位位族人皆是抬起头。

    他们望着天穹,感受着飘洒着的血雨。

    许多人,不知不觉,竟是流淌出了泪。

    轰!

    “吾要化身诅咒,永生永世,诅咒你云族圣祖!”

    凄厉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怨念,萦绕开来。

    下一刻……

    每一位道族修士的眼前,皆是浮现出了画面,画面中,道族圣祖身躯开始崩灭,元神被诅咒的力量吞噬,化作了恶毒无比的力量。

    到底是怎么样的仇怨,才会让一位圣祖甘愿不安详的死去,化身世间最让人厌恶的诅咒力量?

    道族的修士,各个神色煞白。

    祖地中的生灵,皆是哭嚎了起来。

    道族圣祖……死了啊!

    他们道族的支柱,就这样死了!

    轰!

    元磁天中。

    一位道族朝元境目眦欲裂,他浑身沾染着帝火,飞回了上界大陆,飞回了道族祖地。

    忍着悲怆情绪,发动了提前布下的计划,迁徙计划。

    道祖若不死,他们尚存希望。

    可如今……

    圣祖身死,他们必须举族迁移,否则……会遭受到云族,以及五凰还有下三重天修士的屠戮!

    天空飘洒着血雨。

    道族祖地中。

    那位浴火归来的朝元境强者,欣慰的看着消失在了传送阵法中的一艘艘满载着道族生灵和希望的古老的战船。

    传承了百万年的道族,可千万不能毁在他手中。

    看着道族生灵离去,这位朝元境强者,终于欣慰的闭上了眼。

    而他的元神,也被帝火焚烧,彻底陨落。

    陨落之前。

    他发出了凄厉而不甘的吼声。

    “云族!不得好死!”

    ……

    另一边。

    云族祖地中,每一位修行人都是流露出骇然之色。

    看着天空流淌血雨,他们心脏都在紧缩。

    险些以为是云族圣祖身死了。

    不过,悲鸣之声并未笼罩云族,所以,陨落的应该是道族圣祖,而不是云族圣祖。

    这让躲在神庙中的云族诸众皆是松了口气。

    但是,也只是松了口气罢了。

    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了战意。

    看着那外面,一个个凶残无比的五凰天人,身躯冰冷万分。

    忽然。

    云族的神庙,骤然抖动!

    天空飘洒下了血雨。

    又是一阵血雨!

    云族的修士茫然的抬起头,看着血雨纷飞的天空,心,仿佛被掏空。

    该来的终究会来。

    逃不掉。

    轰隆!

    天穹被撕裂开。

    一道身影缓缓的从中行走而出。

    陆九莲模样狼狈,浑身染血,但是,他面色冷酷,手中握着青莲剑。

    剑……贯穿了一人的脑袋,挑着对方的身躯。

    轰隆隆!

    仿佛有雷霆击碎了天穹。

    所有的云族强者皆是麻木而怔然的看着从天外战场回归的气势如虹的陆九莲。

    陆九莲的剑,挑着的是云族圣祖的尸身!

    云族圣祖冰冷的尸身!

    刹那间。

    云族诸众心中紧绷的弦,彻底的崩塌了!

    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强大无比的云族圣祖,竟是……败亡了!

    “怎么会这样?”

    一位朝元境满脸的绝望。

    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这可是一位圣祖啊,借天道之力淬炼身躯,拥有浩瀚圣威的圣祖啊!

    怎么……就死了?!

    陆九莲……拿什么杀圣祖?!

    哪怕是五凰一方,霸王、司马青衫、白青鸟等人都稍稍有些惊讶的看着陆九莲。

    他们似乎也没有想到,陆九莲居然真的能够杀死圣祖。

    他们还准备镇压了云族诸众之后,杀入天外战场,相助陆九莲呢。

    结果……

    陆九莲竟是真的以一己之力战胜了圣祖。

    圣祖……这么弱的吗?!

    越阶杀敌的说法有,但是,陆九莲越阶杀寻常的圣境,他们信。

    可是,杀圣祖……一位活了数十万年的圣祖,他们还真的无法相信。

    陆九莲背负着手,单手握着剑,剑一抖。

    云族圣祖的尸身,便从九天之上垂落而下。

    轰!

    骤然砸在了云族祖地中。

    一位位云族修士看着圣祖那死不瞑目的尸身,不少老一辈修士,身躯踉跄,咳出了鲜血。

    败……败了?!

    云族圣祖一败,云族最后的希望也彻底的泯灭,这说明,传承了百万年的云族,要被灭了!

    轰隆隆!

    一位圣祖的陨落,死于陆九莲的青莲剑下,所以,磅礴的气运之力便横亘而至。

    灌入了陆九莲的身躯。

    哗啦啦……

    衣衫在纷飞,气息在增强。

    陆九莲闭着眼,神色复杂万千。

    终于还是选择迈出了这一步。

    轰!

    一步迈出,陆九莲感觉瓶颈似乎被强大的力量所撕碎。

    嗡……

    气运如江河,陆九莲一念入玄仙!

    五凰再添一位圣境战力!

    五凰的天人,以及下三重天的老祖们,看着陆九莲的气息,跨入圣境,一个个皆是流露出羡慕之色。

    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

    从今天起,上界圣族的神话,被打破了!

    ……

    天外战场。

    陆番端坐着,白衣胜雪,银刃堆叠。

    灵压棋盘悬浮在他的身前,散发着莹莹光辉。

    挽袖,落子,在棋盘上摆盘棋局。

    轰隆隆!

    虚空发出了轰鸣。

    滚滚的天道意志,仿佛巨兽发出恐怖的咆哮。

    雷云滚滚而来,浓重的像是要压塌万界。

    这是天道劫罚,九重天的天道劫罚,是竹珑成为玄仙后的劫罚。

    这次的劫罚,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恐怖。

    毕竟,圣境在九重天可并不弱,寿元可达数十万年,可以成一族之祖。

    这等力量,九重天自然要降下劫罚。

    远处。

    竹珑飞速回归。

    她按照陆番的吩咐,打残了云族圣祖后归来。

    而她刚归来,天穹上,便出现了垂落而下的劫罚。

    感应着在雷霆下风轻云淡的阿爸,竹珑脸上不禁流露出了敬佩之色。

    这劫罚很可怕,竹珑自忱,若是她亲自渡劫,怕是要被劈碎些鳞片,流些血。

    而阿爸,好轻松的样子!

    轰!

    第一道雷罚,犹如一柄雷霆三叉戟,从天外垂落。

    虚空撕裂,道道裂缝发出了可怕的滋滋声。

    陆番的白衣飞扬。

    轻笑之下,拈子落下。

    啪!

    顿时,一道灵压光束冲霄而起。

    与那雷霆三叉戟撞击!

    轰!

    虚空中,有能量涟漪震荡开来,一圈一圈,像是平静的水潭被投落了一颗小石子。

    雷霆三叉戟被冲散,灵压也消失。

    竹珑伫立在远处,微微张着嘴,满是敬佩。

    “哇……”

    “不愧是阿爸。”

    这一道雷霆三叉戟劫罚,若是换她,怕是要裂一块鳞片。

    第二道雷罚再度落下。

    陆番依旧是轻描淡写的落子。

    灵压冲霄,与雷霆撞击。

    似一场又一场的礼花在空中碰撞,掀起惊涛骇浪。

    竹珑闭着眼,睫毛轻颤,姣好的面庞上扬四十五度。

    口中“哇哦”不断。

    千刃椅上,陆番的元神涌入了灵压棋盘。

    周遭化作了棋盘领域,在这一刻,仿佛是与天道对弈。

    以雷劫为落子,陆番以灵压还之。

    不过,这成圣劫罚,有些让陆番不满意。

    “九重天天道……不过如此。”

    陆番道。

    摇了摇头,感觉到遗憾。

    他想要的那种感觉,没有出现。

    轰!

    似乎是陆番的感慨和大逆不道的话语,激怒了九重天的劫罚。

    下一刻。

    仿佛有一只雷霆大手掌从厚重的云层中拍出。

    其中仿佛交织着道蕴!

    浩浩荡荡的圣威顿时从着雷霆手掌中蔓延开来。

    竹珑闭着眼,发丝纷飞,感受着这一掌的威能,她的面色无比的凝重。

    这一次的劫罚,好可怕。

    若是硬抗,竹珑觉得自己不仅要掉龙鳞,还要流血。

    千刃椅上,陆番拈子,不由抬起头。

    看着那遮天蔽日,交织着道蕴,弥漫着浩浩荡荡圣威的雷霆手掌。

    陆番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

    这才是他要的感觉!

    嗡……

    偷天塔在陆番的元神控制下,顿时漂浮而起。

    被陆番徐徐抛出。

    不急不缓的朝着那遮天蔽日拍下的雷霆手掌之上。

    偷天塔,总算是能够拍上用场了!

    先天灵宝……品阶更在天阶灵具之上!

    陆番倒是有些好奇,这威能如何?

    轰!

    当手掌与小塔碰撞,就像是一片山岳,压中了一只蝼蚁似的。

    惊天爆炸顿时爆发。

    轰隆隆!

    沉闷的声响,交织在天穹。

    那雷霆手掌……竟是崩开了!

    其中的一道道交织的道蕴,被偷天塔给吸收,犹如鲸吞,又像是巨龙汲水一般,全部从塔顶之上鱼贯而入。

    圣威崩解,道蕴消失。

    雷霆手掌自然也分崩离析。

    恐怖无比的一次劫罚,竟然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陆番目光熠熠,手指轻轻叩着护手。

    不愧是先天灵宝,劫罚对他的威胁完全被偷天塔给扛下来了。

    “而且,这最后一次劫罚中,所蕴含的道蕴,大概有一万道……虽然不及帝兵拆解后的道蕴,但是,相对于成圣劫罚而言,倒是也差不多了。”

    一万道道蕴,对于如今的五凰而言,不算太多。

    但是,这白拿的一万道,陆番自然还是欢喜的。

    陆番心中计算着。

    也就是说……一次成圣劫,就能从九重天天道处赚取一万道道蕴。

    那培养十位玄仙,就能得十万道道蕴。

    一百位玄仙,就是一百万道……

    陆番眼眸不由一亮,这衍一级高武,不就成了?

    不过,培养一位气运如江河的玄仙可没有那么容易。

    再说了,九重天天道应该也不傻,偷一次还行,偷一百次……

    九重天天道怕是会追着五凰砍了吧。

    轰隆隆!

    远处。

    浓厚的云层汇聚。

    陆番眼眸一亮,看了过去。

    是陆九莲在渡劫。

    陆九莲一剑挑杀了云族圣祖,得气运加身,如今跨入了玄仙之境。

    拥有了圣境战力,自然是要渡成圣劫。

    又是一万道道蕴入账。

    不过……

    比起为竹珑挡劫,陆番却不会选择轻易为陆九莲挡劫。

    毕竟,陆九莲本就是在竹珑的帮助下,方是斩杀了云族圣祖,根基不稳,多被雷罚劈一劈,劈去浮躁,根基才能稳健些。

    所以……

    陆番看向了远处一脸敬佩的竹珑,招了招手。

    竹珑飞掠而至,陆番将偷天塔抛给了她。

    指了指陆九莲渡劫的方向,传音说了些什么。

    竹珑闭着眼,睫毛轻颤,眉毛却是不由的飘了起来。

    尔后,与陆番告退之后,抱着偷天塔,哼哼唧唧的就往陆九莲渡劫方向而去。

    ……

    轰轰轰!

    恐怖的雷霆不断的垂落。

    炸的天外战场轰鸣阵阵,巨石爆碎,更有虚空裂缝如蛛网般蔓延。

    噗嗤!

    陆九莲浑身焦黑,抗住了一道劫罚之后,砸在了一块大石之上,身躯凹陷其中,艰难的爬起来。

    浑身都在散发着焦黑的气息。

    九重天的天道劫罚……

    陆九莲咬着牙,他没有退缩,体内的力量在劫罚的锤炼之下,越发的强横。

    事实上,陆九莲本就有圣境战力,渡此劫,十拿九稳。

    之前与云族圣祖对战,他虽然吃亏,但是也学到了不少,对于修为的感悟也加身了许多。

    因而,他有把握度过这一场劫罚。

    陆九莲浑身冒着青烟。

    拄剑而立,斜眼瞥见了远处的闭着眼飘来的竹珑。

    “姑娘,且留步,这一次,我可以努力。”

    陆九莲洒然一笑,道。

    竹珑闭着眼,睫毛轻颤,姣好的面容对着陆九莲,微微颔首。

    轻笑间,嘴角两侧的梨涡,悄然绽放。

    尔后。

    竹珑便望向了天穹上厚重的劫云。

    心中回响起阿爸坐在千刃椅上,轻描淡写的语气。

    竹珑红唇轻启,声音似玲珑回响在天外战场。

    “九重天天道,不过如此。”

    竹珑道。

    拄剑而立的陆九莲,身躯顿时一僵。

    轰隆隆!

    云层骤然撕裂。

    雷霆大手掌从中拍出,交织着道蕴,弥漫着浩浩荡荡是圣威。

    恐怖的雷霆大手掌似是裹挟着愤怒,从天而降。

    周遭是密密麻麻,如蛛网一般覆盖战场的空间裂缝。

    灭世般的气机,让人遍体生寒。

    “???”

    陆九莲。

    ps:第二更到,求推荐票,求月票哇~~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