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

    </p>

    在江南这地方,满员端方都得吃瘪。https://

    没瞅见他吃了上海的韩怀义一顿排头后,没再动香帅的人么?

    所以巡抚大人自然也没受到满人的什么排挤,加上他又不算两江总督的下级,所以相对还算滋润。

    另外就是,他的外甥,侄儿其实都在上海,就跟着新罗马做事呢。

    有人说,江苏巡抚的子侄会不做官去做生意?

    不好意思,清末风气,尤其是江南风气已经大变。

    做官不到一定级别不如富甲一方来的舒坦。

    而江苏可是靠上海的,受到的影响更深。

    什么鞍前马后比得上在租界逍遥呢?

    就连他本身都还有新罗马送的一套洋房,时而有空都去悄悄住住呢。

    于是这位巡抚想了想,便派心腹连夜给上海那边告个信,至于工作方面的安排他还是继续安排的。

    绿营兵随即大张旗鼓的出动,直往上海和江苏边境开来。

    这个过程里,这位巡抚还极聪明的做到一点。

    他没通知陈大有。

    这事到他这里为止,新罗马接下来有什么动作他都能推的一干二净。

    要是扯上陈大有,那中间环节查起来就麻烦了。

    所以说官场中人,卖了你,你还挑不出什么来。

    而他的消息到上海后,立刻引起了严九龄的警惕,这特么自己要干的事朝廷居然知道了!

    这是谁泄密的?他立刻秘密展开排查,同时叫来相关人等包括杜月笙商议。

    他们商议时就在张仁奎家里。

    内外都是青帮门徒,都是信得过的。

    严九龄思来想去,和张仁奎还有白七以及杜月笙说:“这件事理应不是我这边走漏的啊,去办事的是你们都知道的胡子成和周能勇,这两人会向清廷告密吗?”

    “不会。”杜月笙先开口,他和那两位接触过。

    白七也道:“嗯,不可能,交代这件事的时候就我们几个,以及他们知道,消息不是我们这边出去的。”

    张仁奎就火了:“那就特么的怪了,不是我们这边,清廷是千里眼顺风耳不成?”

    “会不会是下人漏了呢?”严九龄再问。

    杜月笙立刻说:“当时贺华去我家时,只万墨林在边上,其他人一概不知。”

    既然这样,也不会是下面人漏的。

    那么消息就只剩广东人那边了。

    张仁奎的心思比在场人等都细腻,推着这一点,张仁奎反复咀嚼这件事的前后,忽然问诸位:“先有贺华来送好处,接着那几个文人就出事,早不早晚不晚的冯才厚的堂弟陈虎便登门求援,接着。。。”

    “仁奎叔的意思,难道说这件事是广东人故意为之的?”杜月笙问。

    “如果是,他们图什么呢?”

    白七团团转:“妈的巴子的,又不好弄他们,不然全拿下分开问,自然就晓得真相。”

    “月生有什么想法?”张仁奎忽然说。

    杜月笙也没怯场。

    他沉吟了下,脸上浮现出于年龄不相符的老成,杜月笙说:“反正韩老板关照过我们不参合这种事,我们不如闷在心里,假装营救其实不救。”

    “见死不救不好吧?”

    “他们不是死在我们手里的,是我们救不得。”

    杜月笙继续说:“月生以为咱们样子还是要做的,而对方设计我们不成,必定还会有事发生,到时候我们抓他们个现行就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了!”

    “要是这样,让陈大有配合一二。”

    “我看行!”

    “另外秘密安排灵巧的,甚至安排几个婊砸去盯着这群人,总能听出些口风的。”严九龄对白七道:“你和那些女的交情最好,你去安排。”

    白七点点头:“那就这么着,哥们几个都忍着先,总得问出个什么来。”

    这行人随即散去,次日早晨陈大有将人递解出上海后,两地交界处枪炮乱放,严九龄装模作样等信,到了傍晚招来听信的陈虎叹道:“也不晓得清廷怎么安排了那么多的人,实在是救不得。”

    陈虎忙说:“九哥,那您的弟兄们可曾有事?”

    “没事没事,他们都聪明的很,看到一个营的清兵,只远远放了几枪就扯了。我说陈老弟,这次全怪我!之前海口夸打了,我给你赔罪!你啊,别和我介意,且在上海再住些日子,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以严九龄的阅历也不能从对方那里试探出什么反应来。

    但他很快得知,陈虎回去后在房间内气的不行,不多久和陈虎一起的那个瘦子就跑了出来,去了巴比伦泻火。

    白七看到良机,二话不说立刻派出自己手下的头牌。

    “去弄他,看机会套套话!回头哥哥,嘿嘿嘿,你懂的。”白七挤眉弄眼,那女人娇笑说:“死鬼!那我下了钟你带我去玩木马。”

    “玩什么木马啊,哥就是你的马!只要你能帮上哥,哥做你的驴都成。”

    严九龄抽空过来冷眼旁观,心想这个烂货也是拼了,问题是你配和驴比吗?

    那舞女这就扭着腰肢走了进去。

    搞笑的是没会儿陈虎也来了。

    已经派出头牌的白七心一横,就把严九龄比较喜欢的那个派了出去。

    然后这货还特地跑去和严九龄说:“咱们今天都刷锅吧。”

    “你滚。”

    “这特么还来情绪了,我和你说啊,这些小婊砸为咱们可是拼了,你晚上得多吃点药弄个几条,再多摸摸二饼啥的。”

    他在这边胡咧咧时,杜月笙正安排人摸上了住在四马路的贺华那边。

    但他对贺华的处置是另外一种模式。

    这会贺华正安静的在锦绣旅社里休息,他和带来的几个弟兄包了个通铺。

    旅馆老板说这个贺华平时吃喝用度也很简朴。

    他不像个跑江湖的,另外他看上去心思比较重。

    杜月笙知道这个情况后,他便公然登门。

    这也是因为他已经确定,贺华和陈虎那边虽然是一路,其实是两路做派,彼此之间有联系但不紧密。

    就好像个临时搭子似的。

    于是,当晚,锦绣旅社门口停了几辆车,排头是韩怀义留下的777。

    万墨林直接走进去道:“贺老板,杜老板有请,几位弟兄也请一起吧。”

章节目录

民国之远东巨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叁拾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叁拾伍并收藏民国之远东巨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