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江年一觉醒来,已经是翌日早上七点,看着身边搂着自己的男人,她凑过去,轻轻亲吻了一下他冒出浅浅青茬的下颚。https://

    周亦白睡的极浅,特别是知道江年还处在危险当中的这种时候,他就睡的更浅了,江年稍微一动,他便醒了过来。

    看着怀里精神和气色比起昨晚来要好多了的小女人,周亦白低头轻吻一下她的眉心,带着几分慵懒睡意的嗓音低低地道,"我先躺着别动,我去叫医生过来。"

    "不用。"江年双臂去搂住他,侧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只是一个小小的清宫手术而已,没什么严重的。"

    "阿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周亦白的眉目间再次溢满了自责与愧疚,"在我眼里,别说是清宫手术,就算你只是被扎破了手指头,也是很严重的事情。"

    "亦白,我真的没事,别自责了,好吗?"看着他。江年抬手轻抚着他刀削斧刻的面庞道。

    "好。"周亦白又低头亲吻她的眉心,"那你还是先不要起床,我叫医生来检查一下再说。"

    "好。"江年点头,无奈地笑了,"听你的。"

    周亦白笑,又亲了亲她之后才下床,叫了医生过来。

    医生检查了江年的情况,除了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有些盆血和血压有些偏低之外,其它一切都没问题,今天再住院观察治疗一天,明天就可以出院,倒是周亦白手臂上的伤口不浅,要及时换药,服用药物。

    检查完,周亦白的手臂换了药,两个人洗漱换了衣服之后,顾不得吃早餐,江年和周亦白便去看阿成和其他三个保镖。

    阿成跟另外三个保镖和他们在同一家医院,就在他们的楼下一层,很方便。

    阿成是真的伤的很重,虽然没有性命危险,但因为失血过多,江年和周亦白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昏迷未醒,另外三个保镖伤的不算重,人已经清醒了。精神也还不错。

    江年看了他们,以防万一昨晚那帮歹徒来寻仇,所以,决定让自己的私人飞机先送他们回国,这样既确保了他们的安全,也免了很多的麻烦。

    江年相信,那帮歹徒就算再猖狂,也不可能追回国内去。

    对于江年的安排,周亦白也完全同意,当即,周亦白便让医院的医生安排,并且申请回国的航线,尽快送阿成他们四个人回国。

    安排好阿成他们四个之后。周亦白和江年回病房吃早餐。

    其实,他在纠结,他和江年要不要也早点回去,毕竟他们这次惹到的不是一般的人,是一帮忙命之徒,虽然他们有当地政l府的保护,而且他也请了当地最出名的保镖公司安排了最精英的几十名保镖来保护他和江年,但是,意外总不是他能预料得到的。

    "阿年,......."

    "嗡--嗡--嗡--"

    正当周亦白想跟江年商量,要不要他们也提前回国的时候,他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了起来,他掀眸看了一眼,居然是蓝晋荣打来的。

    "怎么啦?"正在吃早餐的江年抬头看向他问道。

    "外公的电话,我先接。"周亦白拿起手机,跟江年说了一句,然后,接通了电话。

    江年看着他,不由微微蹙眉。

    蓝晋荣有什么不打给她,而要打给周亦白呢?

    "外公。"

    "亦白,你和小年的伤势怎么样了?"电话接通,蓝晋荣关切地问道。

    "已经没什么事了,四个保镖受伤不轻,我已经安排他们先回国。"周亦白道。

    "嗯。"手机那头,蓝晋荣点头,紧皱着眉头,面色说不出来的凝重,沉吟一瞬后才道,"亦白,唐衍之的身份虽然没有暴露,但是,对方并不信任他。"

    周亦白听着蓝晋荣的话,明显,他话里有话,也不由地眉头轻拧一下,问道,"外公,您想说什么?"

    "收到最新的消息,对方让唐衍之出手杀了你,绑走小年,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唐衍之已经答应下来了。"

    --杀了他,绑走江年。

    蓝晋荣的话,让周亦白湛黑的眸子倏尔一沉。

    从昨晚警l方的口中,他已经大概猜测到那帮歹徒是干什么的了。

    他们应该就是全球性的妇女儿童贩卖组织,通常绑架的,都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女人,然后在暗、网上进行拍卖,价高者得,被拍卖后的女人就会被关押起来,成为姓奴,受尽折磨而死。

    江年坐在周亦白的对面,定定地看着他,看出他神色的不对劲,一种不好的娱感,在她的心底迅速地升腾而起。

    "外公,您现在想要我和阿年怎么做?"蓝晋荣既然选择了打电话给他,把一切事实都告诉他,那么他的心里一定是有打算的。

    "对方心狠手辣,对于任何人都绝不手软,我不希望你和小年在波恩再出什么事,你们现在启程回国吧,回国了自然就安全了。"蓝晋荣深吸口气道。

    "如果那帮歹徒追回国内呢?"周亦白追问。

    "回了国内,还怕他们不成。"

    周亦白拧眉。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江年看着他,放下手里的早餐,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周亦白抬眸看到江年神色的变化,伸手过去,温暖的大掌紧紧握住了她微凉的小手。

    "那唐衍之呢?他岂不是会功亏于溃,甚至是搭上性命?"看着江年,周亦白又问蓝晋荣。

    唐衍之于他和江年都有恩,在明知道唐衍之会有危险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一走了之,对他的死活不闻不部。

    "这个......."蓝晋荣迟疑一瞬,"就要靠他自己了。"

    周亦白拧眉,沉吟,电光石火间他想到了什么,立刻对蓝晋荣道,"外公,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你说!"

    "你看看,有没有可能从国内找一个跟阿年的体型特征相差几无的女人,再易容成阿年的样子,秘密送到波恩来,到时候,我会秘密安排阿年先回画,由我和这个易容成阿年的女人来配合唐衍之完成任何,取得歹徒的信任。"周亦白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不怕自己涉险,但是,江年绝对不行。

    江年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因为他的话,心里立刻涌起一股巨大的不安来。

    "这......."

    "外公,这是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您赶紧做决定吧,我一定会非常小心谨慎的。"听出蓝晋荣的犹豫,周亦白催促他。

    手机那头的蓝晋荣点头,"好,你让我再好好想想。"

    "嗯。"

    "亦白,我不同意。"看着周亦白挂断电话,江年立刻出声反对。

    "阿年,......."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一个人先回去的,要回一起回,要留一起留,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完全不给周亦白解释的机会,江年坚决道。

    那帮歹徒有多凶残,从昨晚江年就已经见识到了。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陆承洲,现在好不容易才跟周亦白结婚在一起,她不能再失去周亦白。

    "阿年,如果我不留下来演戏配合,唐衍之得不到歹徒的信任,很大可能就会丧命。"无奈,周亦白只得说实话,"因为这次歹徒给了唐衍之一个任务,就是让唐衍之绑架你回去,对你进行折磨虐待,然后把你放到暗网上去拍卖,做姓奴,他们才不管你的身份是是什么。"

    剩下的另外一半事实,周亦白没有说,也不会告诉江年。

    看着周亦白,无疑,他的话让江年心惊,不由的便狠狠蹙了下眉头,有些陷入了沉思。

    但沉默几秒后,她还是摇了摇头。坚决道,"不,你不能留下,我们一起走。"

    "如果我们都走了,没有人配合唐衍之演戏,他完不成任务,就得死。"看着江年,周亦白再用残忍的事实提醒她。

    他相信,江年绝对不希望看到唐衍之出事的。

    "阿年,相信我,如果外公同意了,找一个体型外貌特征都和你很相似的人,易容成你之后和我一起配合唐衍之演戏,唐衍之不仅可以活着,还可以拿到证据,彻底摧毁这帮歹徒,难道不好吗?"见江年一时间有些犹豫了,周亦白又赶紧的继续说服她。

    "易容成我的样子?!"江年紧蹙着眉心,摇头,"那万一暴露了呢,你和唐衍之不都得死?"

    "那就要看外公会派一个什么样的人易容成你呢!"紧握着江年的手,周亦白一声叹息,又道,"外公不一定会同意,如果外公不同意的话,我们最迟今晚就回去,好吗?"

    "那唐衍之呢?"江年不安地问道。

    比起周亦白,江年更不希望唐衍之有事。

    "所以,你也不希望唐衍之出事,对吗?那我们就说服外公,按我说的计划实施。"

    ..............

    江年没有同意周亦白的计划,吃过早餐,警l方的人来给他们录口供。

    录完口供,江年从警l方的口中了解到,那帮歹徒确实是凶残成性,从事的是全球性的人口毒品贩卖,已经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的人,但是目前全球的警l方就是没有足够的证据一举捣毁这帮歹徒。

    警l方的人离开没一会儿,蓝晋荣的电话就打到了周亦白的手机上。

    不用想,江年也知道,蓝晋荣是要跟周亦白商量他们刚才的计划。

    "外公。"周亦白拿过手机,看着江年,接通电话。

    "亦白,决定了,刚好有一个女特l警跟小年的体型外貌特征还有年纪都很相似,那这次就辛苦你,由你和这位女特l警冒险来配合衍之的行动了,这边会马上安排这位女特l警飞波恩,到时候会有专人跟你接洽,再负责把小年接回来。"手机那头,经过严密的商议后,蓝晋荣将结果告诉周亦白。

    周亦白点头。毫不迟疑,"好,我随时准备接洽。"

    "嗯,你要安抚好小年的情绪,别让她太焦虑了。"蓝晋荣叮嘱。

    "嗯,我会的。"

    "外公。"就在周亦白话音落下时,江年忽然对着他的手机,叫了一声,然后对周亦白道,"我跟外公说两句。"

    周亦白看着她,迟疑一瞬,还是把手机递给了她。

    "小年,这次确实是情非得已。衍之打入匪徒内部不容易,要不然我也不想让亦白去冒险,让你担惊受怕。"江年接过手机,不等她开口,蓝晋荣便一声叹息,率先开口,"否则,衍之的行动只会功亏于溃,还会有生命危险。"

    听着蓝晋荣的话,江年张了张嘴,刚想要说的话,却只能生生吞了下去,改而问道,"外公,歹徒到底要唐衍之做什么?"

    "这群歹徒以贩卖各国年轻貌美的妇女为主,他们让衍之做的,就是把你绑回去,卖个好价钱,说不定还能通过你,问出衍之的真实身份。"为了让江年同意他们的计划,为了不让江年不那么担心害怕,出奇的,蓝晋荣跟周亦白的口径竟然一致。

    "那你们派来的易容成我的那个女人,就不怕她出事吗?"江年反问。

    "她是专业人事,受过各种的专业训练,能和唐衍之配合好的。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江年蹙眉,还想要说什么,但所有的话却都卡在喉咙里,完全说不出来了。

    难道,她可以这么自私,为了自己为了周亦白,置唐衍之的生命于不顾吗?而且,不止是唐衍之的生命,如果没有证据彻底摧毁歹徒,接下来,不知道多少无辜的少女少妇将会遭受无尽的痛苦跟虐待。

    "好,外公,我知道了。"最终,江年点头,选择配合蓝晋荣和周亦白的计划。

    "嗯。"欣慰地,蓝晋荣点头,又安抚了江年几句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看着江年挂断电话,周亦白一双长臂伸过去,搂住了她,低头亲吻她的眉心,"阿年,你放心,只要你和小卿没事,只要你们好好的,其它的事情,我都能安心的应付。"

    "亦白。......."江年仰头,看着周亦白,现在,她一秒也不想跟他分开。

    "乖,听话,晚上等那个女特l警到了之后,你就先回去,外公会安排好一切的。"周亦白亲吻一下他的鼻尖,无比灼亮的黑眸温柔宠溺不过地看着她道。

    江年眉心紧蹙,最终却还是点了点头。

    她这已经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而她先回国,确实是能让周亦白安心的好办法。

    "放心,我会没事的,你别担心我,等事情办好了,我就马上回来。"

    "嗯。"

    ..............

    晚上,大概十点的样子,国内安排替换江年的女特l警终于到了,乍一看那位女特l警,江年自己都被吓住了。

    如果不是非常熟悉她的,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区别来,和她简直一模一样,就是女特l警的眼色比起她来更加平静,冷漠,严肃,这大概跟她的职业有关。

    现在的易容术,完全就可以以假乱真,如果不通过高科技的识别,很难判断。

    女特l警到了之后,简单交待了几句,然后,专人又秘密地护送江年回国。

    分别的时候,周亦白抱着江年,就当着大家的面,无比不舍地给了她一记深吻,最后叮嘱道,"好好休息,别担心,我会尽快回去。"

    "嗯。"江年点头,发了狠地道,"你最好别出事,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不原谅你。"

    周亦白低头,笑,"好,我保证,绝不让自己出事。"

    "嗯。"江年用力点了点头,又垫脚主动去亲吻了他一下之后,这才转身,穿着女特l警来时的那一身衣服,带着墨镜裹着头纱,离开。

    待江年一离开。周亦白便跟假的江年沟通起来,告诉她需要注意的方方面面。

    假的江年果然是受过相当专业训练的人,很专业,而且跟周亦白这样的绝色美男,万丰集团的大总裁假扮夫妻,她也很乐意,有些东西,甚至是都不需要演。

    等一切交待完了,没有问题之后,那么他们剩下要做的,就是等着唐衍之和那帮歹徒的出现。

    另外一边,江年走的特殊通道,被秘密护送上了回国的航班。蓝晋荣安排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都是一些精英中的精英,所以,对于自己的安全,她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但是从现在开始,她不能再和周亦白联系,这才是让她最痛苦的。

    想要知道周亦白的情况,只能通过蓝晋荣。

    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假江年的身份不至于被暴露,所以,在周亦白和假江年完全任务之前,她不能回东宁市,只能先飞去京城。也绝对不能露面。

    不过,飞去京城她倒是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趁着这几天,在京城陪陪蓝柯儿也好。

    但是,一想到正置身险境,接下来不知道将来面临什么的周亦白,她便根本无法安下心来。

    在飞机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后飞机还在高空中飞机。

    从来没有一次,江年觉得时间这么漫长又无聊过。

    为了不暴露,她现在连公司的事情都不能出面处理,只希望这几天公司不要出什么大事,等到周亦白安然无恙地回来。一切就都可以恢复正常了。

    在飞机上随便洗漱一下,吃了东西,无事可做,江年只能找了两本书打花时间。

    十四五个小时的高空飞行之后,终于,飞机在京城的国际机场降落,蓝晋荣还是将她在波恩受伤流产的事情告诉了蓝柯儿,所以,是蓝柯儿亲自来机场接的她,离开机场,江年和蓝柯儿直接回蓝柯儿的别墅。

    蓝柯儿平常就一个人住,除了助理和一个保姆之外,再没有别人,江年接下来的几天跟她住在一起,当然是最好的。

    知道江年小产,身体比较虚弱,趁着这个机会,蓝柯儿自然要好好尽一尽母亲的责任,变着各种法儿给她补身子。

    江年跟蓝柯儿一起,又不能处理公司的事情,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唯一不安的,就是周亦白的安危。

    一有什么最新的消息,蓝晋荣都会打电话来告诉江年,好让江年安心。

    等江年在京城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蓝晋荣告诉她,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唐衍之已经顺利劫走了假的江年,而周亦白也假死,蒙骗过了歹徒。

    "那亦白有没有受伤?"江年追问。

    "小年,......."面对江年的这个问题,蓝晋荣有那么片刻的迟疑,"要想蒙蔽所有歹徒不是件容易的事,亦白受伤,在所难免。"

    蓝晋荣的话,让江年眉心狠狠一跳,心脏也跟着狠狠一缩,"那他伤的怎么样?严不严重?"

    "衍之的枪法很准,没有打中要害,亦白没有生命危险。"蓝晋荣只能这样委婉地回答。

    任务不是唐衍之一个人去完成的,他的身边还跟了很多的歹徒监督他,想要把戏演的逼真,在那么多的歹徒眼皮子底下诈死,唐衍之不动点真格的,又怎么瞒得住歹徒那么多双眼睛。

    --枪法,要害。

    简单的几个字,已经让江年明白了一切。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章节目录

情深不知所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江年周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年周亦白并收藏情深不知所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