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亿巨资,即便是大集团,也要掂量掂量,慎重抉择,柒天传媒想要填补这个巨大漏洞,非常困难。

    因此,柒建铭找到荣家,希望通过联姻的方式,让荣家注入一笔资金,救活柒天传媒。

    为了集团的未来,为了父母,柒子君只能委屈自己,勉强答应和荣易尝试着交往,同时,她也没有放弃希望,四处寻找机会。

    “二十亿,有点多啊……”林风咂摸了一下,问道:“具体情况怎样?”

    柒子君听他这话,立即重燃希望,轻声说道:“主要是欠银行的贷款马上就要到期,缺口是十亿,余下的十亿可以在一年之内慢慢想办法。”

    “哦,十亿贷款……这样吧,我个人可以先投资一亿,之后,我再帮你拉点投资过来,能不能达到十亿不好说,不过,五六亿总归是可以的!”林风想到可以找夏雪馨帮忙,虽然民兴集团最近也是破事一箩筐,人脉总是有的。

    “真的?”柒子君欣喜之下,情不自禁抓住了林风的手臂。

    “当然是真的,有时间的话我想先拜访一下伯父。”林风笑看着这个一脸天真的女人。

    柒子君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忙缩回手,红着脸说道:“太好了,我回去就和他说一下!”

    林风点点头,天色已晚,差不多该回去了。

    “你住哪里?叫个车送送你吧,我看荣易是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了。”

    柒子君也笑了,她难得露出笑容,一扫从前的阴霾,这笑容干净纯洁,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不急着回家,我先请你吃饭!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不会不赏光吧?”柒子君非常开心,今天的林风,给了她太多的惊喜,让她重新认识了这个不起眼的老同学。

    “怎么会,饭可以吃,不过先说好,这顿我请。”林风很爽快答应下来,知道柒子君家境面临巨大困难,不让她破费。

    柒子君内心泛起一阵感动,握紧手袋轻声说道:“那好吧,下次算我的!”

    两人正打算出门,两台警车乌拉啦冲到车行门口,跳下来几名警员,为首的那个男警官朝林风上下扫了两眼,冷冷喝问:“你就是林风?”

    “对,没错。”林风波澜不惊,这又是哪个分局的警察?

    “带走!”男警官大手一挥,不由分说,两名警员上来就扭林风的胳膊!

    柒子君见这情形慌了,急声质问:“你们干嘛?怎么乱抓人?”

    “乱抓人?他做过什么自己清楚,有话到局里说!”男警官态度傲慢,根本不给解释。

    林风没有反抗,看样子,这事和荣易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就随他们走一趟,摸清这里面的鬼!

    “没事,子君你先回去,改天再约,我的手机号……”不等林风说完,两名警员就把他扭进警车,砰的一声关闭车门,呼啸而去!

    柒子君睁大双眸愣在了台阶上,呆呆望着那辆车一骑绝尘消失在视线里,六神无主,芳心大乱。

    “嘿,原来是个罪犯嘛,看上这样的人,真是有眼无珠,还指望他来拯救柒天传媒?我看你是做白日梦!”荣易边整理着领带,边志得意满走出来。

    柒子君回头冷冷盯着他,忍不住唾骂:“小人!”

    “呵呵,子君啊,要想你爸爸不跳楼,你还真得求我这个小人,怎么样,上车吧?”荣易晃动着保时捷车钥匙,眼神轻浮。

    “滚!”柒子君扭头就走,只留给他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

    荣易脸上的肌肉抽了几下,眯眼盯着柒子君远去的身影,低声发狠:“贱人!装什么清高,早晚乖乖跪舔本少!”

    ……

    城西分局,林风被带来警局之后,一直关在拘留室,既不提审,也不向他说明犯了什么事。

    拘留室里一共关着四个人,除他之外,还有两名贼眉鼠眼的青年,以及一名脸上有刀疤的黑衣男。

    那两名青年看样子是惯犯,坐了牢也不老实,不知从哪儿弄出来三只骰子,居然坐在地板上玩起比大小。

    林风旁观片刻,发现这两人的手法都不简单,应该是多次进宫的惯偷。

    “太无聊了,我说哥两个,不过来玩玩?”其中一名精瘦精瘦的长发青年主动发起邀请。

    黑衣男冷漠的目光看他一眼,转过头去,只给他半边带着恐怖刀疤的脸。

    林风笑了笑:“这样玩没意思,不如谁输了,就讲讲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行啊!来,你先!谁大谁赢。”长发青年咧开嘴笑,将骰子放到林风面前。

    捏起三只骰子,林风两手相握晃动几下,往地面一撒,叮铃铃,六六六!

    “我靠!通吃了!”长发男一把捂住了脸,“你这运气也太好了!”

    “呵呵,侥幸,两位还要不要再比一比呢?”林风内心窃笑,别说三个六了,想掷出什么样的数字都能随心所欲。

    长发男子干咳一声,讪讪笑了笑,压低嗓音说道:“不比了,我们俩是一伙的,倒了霉运,本来打算赚一票就走,没想到一失手成千古恨。”

    “是吗?什么东西让二位着迷上眼?”林风摆出倾听之色。

    “古董,老值钱的古董,青花瓷、夜明珠听说过没有?”瘦子嗓音又低了几分,神神秘秘,又透着贪婪。

    林风微微点头:“有所耳闻,两位是盗墓的?”

    “盗什么墓,有现成的谁去荒郊野外冒那个险?再说了,我们哥俩又不是摸金盗斗的,那可玩不转。”长发男唾沫横飞,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那最后到手了没有?”林风忍不住想知道结果。

    瘦子刚想回答,另一人咳嗽一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行了,差不多了,少吹点牛皮会死啊你!”

    “嘿嘿,那不说了,不说了……”长发男子心底咯噔一下,急忙守住嘴。

    林风不再追问,这两人的话只能信一半,管他是小偷还是盗墓贼,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没过多久,瘦子又心痒难熬了,主动凑过来和林风搭讪。

    他是那种不能闲着的人,不说话会死,耐不住监牢里的枯燥。

    “兄弟,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我?被小人陷害,莫须有的罪名!”林风叹着气,无奈摊手,“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估计他们现在正罗织罪名,要置我于死地。”

    “谁这么狠?兄弟你得罪人了?”

    “可不是,一个叫荣易的,因为对赌输了,本该他直播吃翔,这小子躲到卫生间叫警察来抓我,你说他坏不坏?”林风愤愤然。

    “这小子太贱了!等哥们出去,一定帮你出口气。”瘦子甩动长发,同仇敌忾地说道。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够了!患难见真情,兄弟够意思!”林风挑了个大拇指。

    长发男子笑呵呵说道:“别怕,出了这地方,将来兄弟我送你一场发财的机会,到时候记得打这个电话。”

    一张纸条递过来,这小子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纸笔,上头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囚室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三名警员打开牢门,大概要提审嫌犯:“张野,刘能!出来!”

    “记得打电话!兄弟先走一步!”张野用力甩了下长发,拍拍林风的肩膀,朝里头嚷了声:“走了,能哥!”

    这两人走后,林风一直等到深夜也没有任何人来过问,对面那名刀疤男子居然靠着墙根睡着了,似乎他们都已经被人遗忘。

    林风暗暗思索,事情没那么简单,荣易的背后靠山,必定在极力做文章,进了局子想出去可不容易。

    晚饭没吃,甚至连一口水都没喝,反而不觉得饥渴,林风感觉自己这副身体越来越古怪,渐渐超出常人的范畴了。

    囚室里没有监控,对面那人睡得很死,鼾声如雷,林风索性在号子里修炼起来,元极九重功法连续运转,体内的经脉不断扩展,气血如滚滚的江河,奔腾沸腾,在周身渐渐凝成了一团若有若无的气场!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