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次的功法运转,林风感觉精神饱满,毫无困意,劲力增长了一倍,筋骨也变得更加坚固有力,但遗憾的是没能突破元极九重第二重境。

    要突破这一层的关口,似乎光靠修炼功法还不够,林风想到了用丹药辅助的办法,等离开监狱尽快去尝试一下。

    想到之前用目光杀死蚊子的事,林风脑海中立即跃出一个特殊词汇:瞳术!

    按照修道理论,人体每一处都可修炼,拳脚、五脏六腑、大脑、五官……修炼到极致,那都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超级恐怖,抬手可摘日月星辰,一念之间毁灭一个星系,一眼过去秒杀诸天强敌!

    瞳术的起步阶段,除了秒杀蚊虫,还能干什么?

    蛊惑人心!控制对手的精神!预感危险!放大视野!

    监狱外的墙角响起唏唏梭梭声,林风寻声看去,一只老鼠鬼鬼祟祟活动,正谨慎观望。

    林风故意发出轻微响声,老鼠机警转头,一人一鼠的目光遥遥对视,一股精神纽带霎时连接在一起!

    “来,过来。”林风在心中默念,老鼠僵硬的身体立即放松,朝他缓缓爬来。

    “跳!翻滚!”成功控制了老鼠,林风心中一喜,不断指挥这只老鼠做出各种动作,玩的不亦乐乎。

    瞳术果然厉害,一只老鼠不算什么,林风想的是有机会试试控制一个人的思想,看看效果如何。

    天色渐明,值班的警员纷纷就位,林风放过了那只老鼠,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晾了一夜,两名警员一大早便过来提审,林风如愿坐在了审讯室中的审讯椅上。

    “废话不多说,老实交代吧,你是如何勒索那两亿巨资的?”男警官上来就提出了一个让林风诧异的问题,勒索两亿?和赵正的这件事居然构成了他的罪名?这究竟是不是荣易报的案,难道是赵正做的小动作?事情有些扑朔迷离了。

    “警官,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林风决定静观其变,不予配合。

    两名警官相视一眼,那人继续说道:“你在喜来登大酒店勒索赵正两亿巨资,这是有账可查的,证据确凿,你还妄想不认罪?”

    “等等,你从哪里确定是勒索?是赵正说的?”林风不答反问。

    “谁说的你无权过问,现在是我们在审讯你,如果认罪,你将被判十年以下刑期,将来表现突出还可以减刑,否则,就是十至二十年,你还年轻,多考虑一下以后吧!”男警官直接抛出了诱饵,一念之差,便是十年,是认罪还是继续僵持,就看他表现了。

    林风笑了,慢悠悠答复:“考虑好了,我要见律师。”

    “不,你现在没有资格见任何人。”对方态度傲慢。

    “那好,把我关回去吧,至于你们所说的认罪,下辈子吧!”林风怎么可能认罪,那将是一辈子的污点。

    “你!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就把牢底坐穿!”男警官啪的一下将文件夹摔在桌上。

    林风举起双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好啊,咱们法庭上见!”

    “狂妄!你等着受审吧!带下去!”

    男警官愤然起身,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什么人敢来审讯室打扰?

    门开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林风视线里,警服端正,身姿挺拔,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仔细一瞧原来是汪芸。

    “噢,是汪处长,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男警官立即换上了笑脸,热情洋溢。

    都在一个系统内工作,汪芸的大名谁不知晓,她可是整个港城能力、履历最出色的警花。

    汪芸锋利的眸光扫过审讯室,只吐出两个字来:“放人。”

    “放,放人?为什么?这人是重要嫌犯,我们这儿正审着呢。”男警官有点措手不及,汪芸介入进来,事情变得棘手了。

    “一派胡言!李刚,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是谁给你的权力罗织罪名?”汪芸压不住怒火了,李刚所为,一定是某人授意,这其中牵扯到的利益输送,绝对不是小事。

    被戳中要害,李刚脸色很不好看,正愁如何应对,走廊外响起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小汪啊,这案子证据确凿,我们也是按照章程办案,没什么不对。”

    汪芸转身,看到背着手走来的那个中年人,冷冷说道:“原来是邵局长亲自主持这案子。”

    “不不不,你误会了,只是一件普通的诈骗勒索案,由李刚他们负责。”邵局长摆了摆手,微笑:“小汪啊,你难得来一趟,不如到我办公室坐坐吧?”

    “不必了,邵局,你们所说的嫌疑人,为我们立下大功,今天我必须带走,这是上面签署的嘉奖令,请你仔细看一下!”汪芸示意随从展开那份嘉奖令。

    看清楚上头的内容,邵垒眼神连变,这是省厅下发的嘉奖令,份量极重,若是质疑这道嘉奖令,就等同于质疑上头!

    他忽然又想到,林风和汪芸有什么特殊关系,会让她一大早就亲自上门捞人?汪芸在警界的声誉极高,几乎是全民偶像,并且,她身后的家世背景相当恐怖,若是林风与她背后的势力有什么关联,那自己这个副局长的乌纱帽怕是要危险了。一霎那间,邵垒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

    “啊,那看来是搞错了,误会一场嘛!李刚,还不放人?”想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邵垒不敢再一意孤行,终于改口放人。

    李刚更不敢怠慢,忙亲自走过去为林风开铐。

    “哎,等会儿,话要说清楚先,邵局长,是谁报的假案?”林风躲开李刚的手。

    “这个……误会啊,我们一定会追究报案人的责任!”邵局长想糊弄过去。

    林风摇摇头,捏住了死理,“那不行,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白被冤枉了?要么你们告诉我实情,要么我今天就不走了。”

    “这……小汪,你看……”邵局长想让汪芸开口,帮忙劝一劝。

    “这是你们搞出来的问题,我看什么看?”汪芸更不买账。

    邵局长内心纠结,最后只能狠了狠心,点头道:“好吧,实情是有人匿名报案,我们通过查询对方来电,最后发现是从一处公共电话亭打来的。”

    “嘿……”林风笑得嘴都歪了,“你这个实情真够意思,特色鲜明,张口就来,好,我信了!”

    邵局长原本一脸尴尬,听到后头,马上陪着笑脸,连连说道:“终究是搞错了嘛,林先生你大人大量,多多谅解。以后警民配合,我们之间还有合作的机会不是。”

    “行啊,开锁吧!来一趟你们西分局,连口水都没有,你也忒抠了!”从邵垒这里问不出东西,林风自有办法查个水落石出,这件事没完。

    “呵呵,局里最近经费紧张,招待不周,你多包涵。”话到了邵垒嘴里,死人都能说成活人。

    被暂扣的随身物品也都归还了,林风摆摆手,活动手腕,不理睬邵垒一干人,迳直走向大门。

    “告辞!”汪芸快步跟上,身后,邵垒那张脸渐渐阴沉。

    “汪队,这次谢了!”林风边走边打开手机。

    汪芸没说什么,示意他上车再说。

    “喏,这是你的嘉奖令,此外还有一笔奖金。”上了车之后,汪芸将那纸烫金边的奖状塞到林风手上。

    “奖金?多少钱?别告诉我是五百块。”林风笑嘻嘻放到一旁。

    汪芸翻了个白眼,淡淡道:“两万。”

    “那还好,改天我请你吃饭。”林风笑道。

    “吃饭就不必了,我捞你出来,一是受人所托,另外,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汪芸边启动警车边问:“去哪里?”

    林风看一眼时间,微微一笑:“民兴大厦,我赶着上班。”

    汪芸默默将车开上路,平稳行驶一段之后,才打开了话题:“据我们警方得到的确切消息,最近有一批重要文物从关中遗失,极可能通过地下渠道流入本市,进而走私到国外。我想请你帮忙,查一下这些文物去向。”

    “你要我查文物走私?搞错了吧,那不是警方该做的事吗?我一个小市民到哪里去查?”林风嘟囔道。

    汪芸不以为然说道:“你身手不错,头脑灵活,比卧底警员更方便行事。另外,我会帮你安排进入黑市,在此之前,你账户上的资金将会冻结。”

    “你说啥?”林风赶紧翻看手机短信通知,果然如汪芸所说,几个小时以前,他账上余存的一亿多资金已经被冻结。

    “太狠了吧,你们这是逼良为娼啊!”林风抱着手机一阵咂嘴,“我这些天的生活怎么办?你管吃管住?”

    啪!一个大信封丢过来,那里面装着厚厚两沓钞票,正是两万块的奖金。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