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吗,我保证他下次不敢再犯。”林风说道:“要我看,主要问题还是出在夏家内部,比如酒吧那次。”

    “你说那老小子?”夏兴乾摇摇头:“不像,我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来阴的,至于夏之洋父女,不至于会对小雪如此恶毒,毕竟她们从小一起长大……”

    “那就要仔细查一查了……”林风问道:“夏家除了夏之洋,就没有男丁了?”

    夏老头闻言神色一黯,重重点头,这是整个家族的遗憾,没有儿孙继承家业,所以只能交给第三代的夏雪馨去掌控民兴。

    林风又问道:“如果小雪不做总裁,谁会获利?”

    “那……大概就是夏之洋了……”夏兴乾琢磨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始终不愿相信,问题出在二弟那一系。

    “值得深思啊……”林风叹道:“豪门深似海,在巨大的利益诱惑前,有几个能保证不起二心?”

    俯瞰这一片繁华街区,一座座积木般的楼宇,林风的心神已飞跃到遥远的过去。

    那一年,林家遭逢巨变,万丈高楼一夕崩塌,树倒猢狲散,偌大一个超级豪门,倒在了某些人的贪欲中,其根源正是祸起萧墙,兄弟内讧。

    若家族没有分崩离析,或许今日自己也不会站在这里。

    思绪百转,忽然间一个老头惨绝人寰的嚎叫从卫生间里爆发:“啊……这是谁干的……之洋……快来救我……”

    “怎么回事?”夏兴乾大吃一惊,这是夏兴坤的声音!

    林风回过神,淡淡说道:“不急,有二叔在呢。大概是弄脏了衣物吧!”

    “噢……人老了难免有些狼狈,林风啊,你看我哪里需要调理调理?”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纪,各方面越来越力不从心,夏兴乾不禁心生英雄迟暮之感。

    林风笑道:“调理就不必了,您老人家身体很健康,乱服药反而不好。”

    “真的?你不是故意安慰我吧?”

    “怎么会……要不这样,过几天,我给你搞些固本培元的丹丸试试?”林风笑道。

    “那敢情好!就这么说定了!”夏兴乾对林风一百个放心,已经开始期待那丹丸了。

    走廊里,传来夏之洋焦急的喊叫:“快打电话叫消防!”

    “怎么上厕所还叫起消防了?”夏兴乾愣住,这究竟是怎么搞的?

    高跟鞋踏着地板的声音清晰传来,夏珞烟马上联系消防员,一家三口都急得团团转。

    林风若无其事笑道:“大概是掉进茅坑里出不来了吧,没事,我去楼下瞧瞧发布会。”

    老头一脸狐疑,估计这件事大有文章,但也不好问得太清楚,事已至此,就当是给夏兴坤一个教训。

    林风绕道楼梯拐角,刚巧看见王金游正在那里捂着嘴贼兮兮偷笑。

    “还在这里干什么?不怕被抓现行?”林风低声呵斥:“赶紧下楼去。”

    “是是,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哎哟,那一定很酸爽……”王金游原本就是个下三滥的家伙,这两天被林风整蔫了,刚好借机发泄一下怨气,做了件坏事。

    男卫生间里的马桶垫上,抹了一圈502胶水,夏兴坤坐上去哪里还能起的来!

    更雪上加霜的是,马桶冲水装置被王金游故意破坏掉了,夏兴坤排出的污秽都没办法冲掉,只能坐在臭哄哄的马桶上等着救援……

    林风回头看一眼,没人注意到他们,便迅速乘电梯离开,来到发布会所在的楼层。

    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摄像将会议室围个水泄不通,夏雪馨端坐在主位上,正回答下方聚在一起的各路记者们的提问。

    新闻发布会开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民兴制药即将关闭的消息也已经发布,引发了一阵轰动。

    民兴制药在整个港城药业领域中的地位不可动摇,曾经是参天大树一般的存在,如今却突然宣告关厂,不能不让人惊叹。

    “夏总,我是《港城日报》的记者顾蓝,请问民兴药厂关闭后,贵集团是否还会继续经营医药类业务?”一名短发女记者站起来提问。

    夏雪馨微微点头,“当然,医药类业务始终是我们的基石,省内外尚有几家药厂,仍在生产不同品类的药品。”

    “请问贵公司有没有考虑到下岗人员的安置问题?如何安置数千名失业职工?”又一位男记者提出的问题很具有攻击性。

    “工厂关闭后,我们内部会启动清算程序,该怎样补偿就怎样补偿……”夏雪馨早有准备。

    “据我所知,民兴的股价走势近来很不好看,此次关闭药厂,势必会影响到股市,夏总对此有什么预案?”还是那名男记者,提的每个问题都很尖锐。

    夏雪馨脸上罩着一层寒霜,这是她最难回答的问题,就算不关闭药厂,民兴的股价也很难提升,何况现在是破釜沉舟,割肉的阶段,她哪里有什么办法抬高股价?

    底下的记者们议论纷纷,如果没有提振士气的方案,那民兴集团的未来将很难,这样一艘巨型航母距离倾覆将不远了。

    “诸位,据我得到的确切消息,民兴制药的总经理江发强已经被警方逮捕,涉嫌的罪名嘛,各位可以猜一猜!”一名戴眼镜的男子从记者群中站起身来,说出来的新闻霎时让记者们炸开了锅!

    台上,夏雪馨等一众高层脸色无比难看,这件事终归还是藏不住,被人给捅破了!

    “什么罪名?”

    “难道是受贿贪污?”

    记者们七嘴八舌猜测,关闭药厂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制假售假!”眼镜男高声叫道:“夏总,你应该重点解释一下过程,而不是宣布结果。你们民兴制药生产的假药、劣质保健品,已经严重危害到消费者健康,江发强不过是替罪羔羊,你才是最应对此负责的领导者!”

    这一番话顿时让整个大厅哗然!无数聚光灯和镜头对准了夏雪馨,想要捕捉她脸上的表情。

    即使内心翻起惊涛骇浪,夏雪馨依然极力保持镇定,在稍作调整后,她作出了答复:“江发强一案,由警方全权处理,集团这边,也会与警方保持密切联系,该担负什么样的责任,我们绝不会退缩!”

    “那么夏总,你会不会引咎辞职?”眼镜男终于暴露出了真实意图!

    夏雪馨看着他,眼眸里闪过一道寒芒,断然答道:“你没有权力过问!”

    “是吗?如果你不主动辞去总裁职位,我敢保证,你们的股票会连续跌停,整个民兴集团距离破产不远了!”眼镜男大放阙词,这已经超出了提问的范畴,是恶意中伤和诅咒!

    周媱终于无法忍受,拍案起身怒斥:“保安,把他轰出去!”

    “先等等……”人群后方,传来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众记者们纷纷回头,将镜头锁定在那个英俊高大的身影上。

    是林风!周媱缓缓坐下,内心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压力剧减。

    夏雪馨凝视着林风走来的身影,无数的灯光和镜光打在他的身上,这一刻,他仿佛是万众瞩目的明星,踏着红毯而来,自信而张扬,有主宰一切的王者风范。

    林风一直走到眼镜男面前,双手插兜,目光落在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身上。

    “说吧,谁指使你的?”林风淡淡开口,盯着眼镜男的眼神。

    一层密密的冷汗顿时在眼镜男额头浮现,他迎着林风的目光,瞳孔渐渐放大,大脑迅速失去了自控能力!

    “我……是……是赵伟,赵大少叫我来的!”眼镜男真的说出来了,此话震惊四邻,无数闪光灯辉耀,见证这一奇迹。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