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在临海翘岩边缘的腾龙庄园,背靠龟背峰,依山傍海,风水极佳,绝对是港城最顶尖的私人住宅之一,如今它属于赵家大公子赵伟。

    赵家家大业大,财富、权势、人脉无法估算,而赵伟则是这艘巨舰上地位最重要的掌舵手。

    面包车沿环山路绕行,后头的法拉利紧紧咬住。

    一路畅通无阻,车子来到腾龙庄园外,围墙内响起疯狂的犬吠声。

    “去,告诉赵家,人我带来了……”大宣横躺在后座上,强忍剧痛,指挥手下的人去叫门。

    副驾上的小弟跳下车,去按门铃,一名管家模样的男人透过那两扇大门和他交涉后,半天才姗姗打开那两道铁门。

    车子依次驶入,穿过百米长的林荫路,拐个弯,才来到一排停车位前。

    正对着大门的喷泉后头,一座三层欧式别墅灯火通明。

    大宣被两名小弟搀扶着下车,林风也慢悠悠走来,十多名身穿制服、戴着耳麦的保镖快步拥上来,远处,四条肩高近一米的恶犬吐着舌头,朝这个方向狂吠,铁链被扯得哗啦啦响。

    看到大宣不成人样,走路都不能自理,众保镖如临大敌,无比紧张。

    “怎么回事?大宣!?”保镖头目上下瞅着大宣,又将目光转移到林风身上。

    大宣边咳血,边艰难开口:“告诉赵伟……人来了……咳咳……没我的事了……”

    说完这话他就想走,耳边却传来一声慢悠悠的命令:“慢着,谁说没你的事?见到赵伟,你要和他当面对质。”

    “好,好吧……”大宣眼看躲不过去,只能顺从。

    保镖头目迅速后退到一旁,通过耳麦和主子联络,低声请示。

    马上他就得到了指示,向林风几人说道:“几位,赵先生有请!”

    “走吧!”林风挥挥手,沿着步道,绕过大喷泉,又前行数十步,方才来到别墅正门前。

    尾随他的保镖们始终一步步跟紧,此刻在林风身后围成一圈,堵住了退路。

    这些人不足挂齿,站在台阶上的一男一女,才是让林风目光一紧的目标。

    那个男人偏瘦的身材,长发长衫,面孔略显阴柔,腰间挂着两柄长刀,显然是一名东洋武士。

    另一侧把门的女人口中嚼着泡泡糖,背着双手,一双桃花眼眼神轻佻,颇具狐媚之姿,满头的小辫子绑着五颜六色的饰品,穿着黑色小皮裙,脚上一双黑皮靴,大腿上的绑带别着一个个香包状的古怪东西。

    “让他进来,大宣候着。”别墅一楼的大厅,传出一个不高不低的声音。

    林风不假思索,举步迈上台阶,踏入赵家门槛。

    正对门的大厅墙壁上方,挂着一幅巨大的鹰击长空图,下方窗帘紧闭,三组欧式沙发呈品字形环抱,金色的地毯,华丽的花瓶,镶金镀银的吊灯,无处不奢华。

    坐在沙发正中央的男人,就是赵伟!

    赵伟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留着两撇小胡须,穿着绣满花鸟的真丝睡袍,双臂展开,轻松惬意地搭在沙发靠背上,一双眼神盯住了林风。

    “有胆量,有智商,有能耐!”赵伟开腔了,“你比我想象中更优秀。”

    “是吗?赵大公子真是太客气了,相比之下,我自惭形秽啊!”林风慢条斯理回应:“没脸没品,没心没肺,三有比不过你四无。”

    “哈哈哈……妙啊!”赵伟不怒反笑,似乎真被他这话逗乐了。

    站在一旁不苟言笑的管家也忍俊不禁。

    “赵正如果有你一半的能力,不至于落到人财两空的境地。哎呀,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能不出来主持公道啊。”赵伟拍着额头,一副为难的样子。

    “所以你诬告我?指使人诋毁民兴?找人打砸我的房子?”林风冷笑。

    “没错,不这样做的话,我们赵家颜面何存?”赵伟微微一笑,“你敲诈了两亿,如果不尽快还回来,我会用上更多手段,到时候可别怪我没警告过你。”

    林风摇摇头:“那是赵正的赎金,他落在我手上,花多少钱那是他心甘情愿,如果你执意插手,我不介意用对待他的方式,对付你和你们赵家所有人。”

    “呵呵……”赵伟不以为然,示意管家递上雪茄,点燃后抽了一口,“你太年轻了,就算你能打,一个能打一百个,一千个,你能时刻保证她的安全?”

    他抬手一指,大厅右侧,一台百寸大屏电视上,闪出一连串的照片,那是高清相机的连拍画面,照片上的女孩,赫然就是林雨!

    林风眼神瞬间充血,林雨是他的软肋,也是他的逆鳞!

    “姓赵的,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叫你全家陪葬!”林风暴怒,指着赵伟厉声警告。

    “生气了?”赵伟咬着雪茄,捏了捏那撇小胡须,洋洋得意笑起来:“这样,钱我可以不要,但我要你帮一个忙,事成之后,我们一定会成为朋友。”

    “做你的美梦!”林风拒不配合,听都懒的听。

    赵伟提出的条件,肯定不是好事,与虎谋皮能落到什么好处?

    “别急着拒绝,先听听我说完嘛!”赵伟笑道:“你只要配合我,把民兴集团纳入我们赵家的版图,那两亿就送给你了。”

    原来赵伟打的是这个主意!

    他早就对民兴集团虎视眈眈,想要一口吞下去,假如能吞并民兴,那赵氏集团将毫无悬念成为港城第一大集团,坐稳商业龙头的位置。

    林风盯着赵伟,一言不发。

    “你看,民兴现在是一个烂摊子,收入我赵氏集团之后,我保证它可以快速走上正轨,并且原班人马一个不动,最终是多赢的局面,你说对不对?”

    林风依旧沉默,赵伟看他似乎在犹豫,又添了把火:“退一万步说,你和你妹妹想要在港城安居乐业,随便拿别人的钱,睡觉都不踏实吧?”

    “配合你?怎么个配合法?”林风此时心思暗转,决定将计就计,深挖赵伟的阴谋,将来见机行事。

    “不着急,来,先喝一杯,咱们从长计议!沈松,给林先生倒酒!”赵伟笑眯眯搁下雪茄,端起了酒杯。

    管家闻言,立即给桌上的一只空杯子倒酒,上好的红酒。

    “请!喝了这杯酒,你我就是一家人,以前的事一笔勾销。”赵伟笑容满面,很期待林风能邃他的意愿。

    “这酒……不会有毒吧?”林风瞥一眼半杯红酒,“不喝行不行?”

    “哎,说哪儿的话,我还倚仗着你呢,一定要喝!”赵伟举杯邀请:“一杯酒两亿,到哪里找这么好的事?我先干为敬。”

    他扬起头,大口喝干了杯中红酒,举着空杯,向林风示意。

    林风大步走来,捏起高脚杯,看了看,眼神中一道精光闪过,随后仰头喝下。

    “好,很好!”赵伟拍掌,心情大好,“过往的事情就不必计较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赵家的人。”

    “你要我做什么?”林风直奔主题。

    “很简单。”赵伟笑呵呵落座,指着刚刚那瓶拉菲,“你现在是夏雪馨身边的红人,能近距离接触到她,我要你做的是,将这酒给她喝下去。”

    这酒……果然有问题!

    “你下了药?”林风面色转冷,但事实上,他在喝之前就已经知道,这酒有问题!

    那些悬浮在酒液中微小混浊的颗粒,绝不是拉菲应有的。

    “呵呵,不是药,是叫人听话的东西。”赵伟抽着雪茄,得意洋洋,一切尽在掌握,不费吹灰之力。

    “什么东西?”林风眯起眼。

    赵伟笑呵呵答道:“失心蛊,你应当没有听过吧,没关系,有解药的!”

    “啪啪啪!”

    赵伟拍了三声掌,门口那个女子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来。

    “隆重介绍一下,这是蓝月,我腾龙庄园的座上贵宾,正宗黑水宫传人。”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