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宫,林风听都没听过,但蛊这种东西,他是知道的,丹圣传承中囊括了蛊毒这一类邪恶事物。

    蓝月背着手,开口声音清脆:“中了失心蛊的人,七日是一个周期,从心口发闷发慌,到六神无主,再到心脏绞痛,完全失去自我,第七天要是不服用解药,必心脏爆裂而死。”

    “好狠毒!”林风回头盯着她,那些荷包里藏着的,难道就是蛊种?

    赵伟笑道:“不必担心,蓝月会给你解药,但记住,你只有七天时间,得手之后打这个电话。”

    一张做工极考究的黑色镶金边名片被赵伟从桌面上推过来。

    林风收走名片,问道:“我还有一个疑问,你和荣易是什么关系?”

    “他?一个小角色而已,怎么,你对他还存有怨念?要不要我帮你出出气?”赵伟笑得十分阴险,当初是借着荣易报警,摆了林风一道,现在反过来,居然要卸磨杀驴。

    此人两面三刀,一肚子坏水,林风能预想到,假如自己帮他夺取民兴掌控权,将来事成之后,下场肯定更惨。

    “不必了,小事情。”林风拎起桌上的红酒,“走了!”

    “好,祝顺!”赵伟笑容灿烂,一切尽在股掌之中。

    林风快步离开,门外台阶下,大宣还在那里等着召见。

    “明天一早,你去巷口的房屋中介把我那间房退了,押金现在算给我,两万块!”屋子已经被糟蹋成那样了,林风不想再继续住下去,该换一处住处了。

    “两……两万?”大宣瞪大了眼,那破筒子楼,两千押金还差不多,怎么可能有两万块。

    “嗯?”林风鼻孔一扬,大宣忙大声吩咐:“转,手机转钱!”

    身边的小弟丧着脸,满不甘心地把钱转到林风手机上。

    拿到这笔赔偿,林风大步走向车子,油门一轰,冲向黑夜。

    失心蛊毒辣凶险,一旦中蛊,寻常人只能听从施蛊人摆布,任其差遣。解药在蓝月手上,可他们绝对想不到,自己有能力解蛊!

    跑车太过扎眼,林风将车子停在一处较为偏僻的停车场,确定没有人跟踪尾随后,转入一家药店,打包一大堆中药材、药罐子,之后尝试着联络一个人。

    周媱!

    林风能想到的人中,周媱是最靠谱的一个。

    果然没让他失望,十多分钟后,林风搭乘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周媱居住的小区。

    “大半夜你搞什么鬼呢?这些是什么?你生病了?”打开门,看到林风带着一大包的中药和药罐子,周媱非常吃惊,连番发问。

    林风的目光则落在周媱那身淡粉色睡裙上,边回答她的话,边欣赏这女人慵懒的美态。

    “是啊,没办法,医生也有中招的时候,幸好我自己能治,要在你这里借用一下厨房,方便吗?”

    周媱的脸上画着淡妆,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来,洁白的脖颈上挂着一串黑珍珠项链,显然,在林风打电话之后她匆忙打扮了一下自己。

    “换鞋吧,进来再说!”周媱俯下身去,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拖鞋。

    她这一弯腰,胸前的风景再也遮不住,显山露峰,一片雪白呼之欲出,让林风感到眼前一热,急忙别过脸去。

    这女人,里面什么都没穿!想想也对,这大半夜的,她一个人在家睡觉,不可能包裹严实。不过,她也够大胆的,就不怕走光吗?

    “要不要喝点什么?咦?你还自带红酒?”周媱接过那些中药包,主动张罗起来。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的格局,布置得很温馨,很符合她这样的单身白领风格。

    林风不自觉地瞅着她的背影,这女人,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在这样的夜晚,这种情境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有些躁动的因子在空气中流淌。

    “不是,这酒坏了,不能喝,厨房在那边?”林风指了下那扇推拉门。

    “对,需要我帮忙做什么?”周媱放下药包,满腹疑问,酒坏了还带着干嘛?

    林风推开厨房门,看到整整齐齐的陈设,扭头笑道:“暂时不用,你放心的话就去睡吧,我熬好药在你家沙发上凑合凑合就行。”

    “那怎么行,我帮你搭把手得了!”周媱指着药包问,“这些都拆开吗?”

    “好吧!这次多谢了,等下有件事情和你说。”林风走进厨房,忙活起来。

    两人一个拆药包,一个掌管炉火和药罐,不多时,厨房里飘满了中药的味道。

    “你得了什么病?要不要紧?”周媱忍不住想问清楚,感觉林风神神秘秘的,午夜12点钟了,居然跑到她这里熬药。

    “说起来话长,别问了,死不了就是。”林风不想多谈关于赵伟的事,不能把周媱拉进这个危险的漩涡中。

    “不说算了,对了,你今天去雷霆公司要账,怎么一下午都没回来?”周媱纳闷,一出去一整天,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林风叫苦:“要账啊大姐,一家一家跑,快累成马了!”

    “真的?”周媱表示怀疑,不过财务的账单却和他所说的极度吻合,一天下来,已经收回了十多亿的债务,只剩下四家欠款还没有到账。

    “比你脖子上的珍珠还真!”林风笑嘻嘻说道:“最后一包也拿给我。”

    周媱白了他一眼,心不在焉拆开中药包,突然一声尖叫!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啊……”

    伴随着尖叫声,落荒而逃的她和林风撞了个满怀!

    “怎么了怎么了?”林风也被吓了一跳。

    “蛇!我最怕蛇了……”周媱花容失色,缩在林风怀里哆嗦。

    看清楚那东西后,林风哭笑不得:“不是蛇,是蛇蜕,熬药用的。”

    “蛇皮?那也不行,你赶快处理掉!我不要再看到它!”周媱快哭了。

    “好好好,你先松开来……”林风苦笑,周媱正死死抱住自己的腰,两人这样的姿态,他哪里动弹的了。

    被林风一说,周媱这才察觉到自己失态,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松开手跑出厨房。

    “你处理完再叫我!”她慌慌张张逃回卧室,芳心大乱。

    林风笑了笑,捡起那包蛇蜕,放到罐子里熬制。

    失心蛊的恐怖之处他尚未领教,但不能耽搁时间,所以第一要紧的事便是熬制解药。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林风将药液滤出,废渣倒入垃圾桶,端着这碗药来到餐厅。

    伸头瞧了瞧,周媱不在客厅,卧室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隙,他看到微弱的床头灯还亮着,女人蜷缩成一团,似乎已经睡着了。

    林风忍不住多瞄了几眼,熟睡中的周媱背对着房门,没有盖毛毯,一双雪白的美腿交叠在一起,从肩头到大腿,曲线起伏,姿势太诱人。

    这女人第一次和男人同处一室居然就不设防,排除因为对他的绝对信任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暗暗掐了自己一下,林风轻轻带上这扇门,收回了遐想,专心研究对付失心蛊的办法。

    在喝下解药之前,林风尝试在身体中寻觅蛊毒的踪影,通过修炼元极九重,元气已能走遍周身,而依托元气行走,可以探查到体内的异样。

    这是修炼之人高出普通人的一大优势!

    一个周天下来,林风面色越来越凝重,元气居然没有探到蛊毒踪影!

    这失心蛊端的如此厉害?难不成真的无形无色?

    不对,林风想起喝下那杯红酒时,明显看到酒中有异物存在,那就是蛊!

    抓过那大半瓶拉菲,仔细凝视,猩红的酒液中,一些丝丝点点的东西缓慢游走,不是蛊毒又是什么。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