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药房,林风又看到了一位熟人,曾经的急诊科主任李明,现如今在药房里为病人抓药!

    看到林风和叶莉雅有说有笑走来,李明脸上陪着笑,心底要多恨有多恨。

    “唷,李主任怎么在这里啊?”林风装作不知情,笑眯眯看着局促不安的李明。

    “咳咳,工作调动,正常安排……你们,要拿什么药?”李明陪着笑脸,不敢再表现出一丝的敌意。

    林风笑了笑,“中药,我报你记。”

    “好,好的!”李明不敢含糊,拿过医院里的记录本,走内部流程的药品,都要如实记录下来,再由经手人签字盖章。

    林风便如数家珍一样,一口气说出了十几种中药材!

    “艾蓬三钱,当归五钱,红芍四钱半,雪莲一朵,石斛六钱、牛黄一钱……”

    李明如实记载,这些中药材医院都有,算是比较常见的东西。

    友谊医院有代客煎药的服务,林风拿到药材后和叶莉雅直奔煎药室,亲自熬制。

    有医院方面一路开绿灯,一切进展顺利,两个小时后,一小盒药丸子炼成了。

    “这是什么药?”叶莉雅对中药一窍不通,想偷师学一点中医。

    “生肌散。”林风说道:“万老头的肌肉骨质化,需要生肌活血,只有肌肉重生,才能彻底治愈。”

    “那这种病的起因是什么?”叶莉雅又问。

    林风边走边答:“按照现代医学来说是某种未知因素引发的肌肉细胞突变,如果按中医表述,是染了邪气。”

    “邪气?那是什么?”叶莉雅傻傻又天真地望着他。

    “很多种,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走吧,去病房。”万江河已转到特护病房,有了治疗方案之后,后续的流程很快走上正轨。

    林风来到特护病房,房间里除孙院长和两名护士外,只有万青山在静静守护着老头。

    “每日三次,每次一粒用温水化开,口服。”林风把生肌散交到护士手上,叮嘱用法和用量。

    “我来吧!”万青山接手了这件事,他要亲自看护义父,喂他吃药,这最后的治疗机会,不能出半点差错。

    林风点点头,“只要按时服药,老先生的病情会很快缓解,直到痊愈。”

    “明白。”万青山倒一杯开水,开始帮义父第一次喂药。

    呼吸机已经改为普通的吸氧机,万江河平躺在病床上,抬手指着林风,似乎有话要说。

    “林医生……万老……那我们就先出去了……”孙院长识趣告退,挥挥手示意叶莉雅和护士回避。

    林风来到病床边,坐在了老头面前。

    “谢……谢谢……”万江河吃力开口,从他口中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

    经历了从死到生的重重折磨,万江河深感活着真好,他本来已经抱着必死之心,打算告别这个世界,却在绝望之际,碰上了林风,得到了幸运之神的眷顾!

    林风握着他的手笑道:“老先生,努力恢复健康吧,不然你打下的江山,怕是要被某些居心不良之辈糟蹋了。”

    “好……好哇……”万江河虽然一直病重,却不糊涂,在患病期间,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谁忠谁奸,谁善谁恶,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林风微笑点头,万江河权势滔天,地位崇高,那么多人在他弥留之际赶来探望,如果有他帮忙对付赵伟,问题将迎刃而解。

    “关于报酬,你开个价吧……”万青山端着水杯走过来。

    林风笑道:“我不缺钱,之前你说,可以提任何条件。”

    “是。你说。”万青山刚毅的脸庞郑重起来,哪怕此刻林风要他一命换一命,他也可以毫不犹豫为义父而死。

    林风稍作思考,默默权衡之后提出了条件:“你知道腾龙庄园的赵伟吧?我要他从这个世上消失,死活不论。”

    “赵伟?好!”万青山没有任何犹豫,他知道赵伟这个人很难缠,但大丈夫一言九鼎,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病床上的万江河此刻却急于想表达什么,用力拍了下床边!

    “怎么了,义父?”万青山忙握住老人的手。

    “不……不可……”万江河喘着粗气阻止他,“赵家……深不……可测……,从长……计议……”

    以万江河的地位和权势,竟然也对赵家极其忌惮,足见这赵家的恐怖。林风更是捕捉到了老头话中的关键,他说的不是赵伟,而是赵家!

    “义父,赵伟我知道,可赵家有什么让你担心的?”万青山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杀一个赵伟对他来说并不算难。

    “江湖……湖湖……”老头没办法说完整的话,一阵剧烈气喘,脸涨得通红,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别问了!先养病!”林风见状,忙上前再施以银针刺穴,帮助老头呼吸。

    忙活了好一会儿,万江河总算平静下来了。

    万青山松了口气,服侍着义父喝药,悉心照顾,不是亲生更胜过亲儿子。

    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林风起身告辞,“那件事过几天再谈,不着急。”

    “好,多谢。”万青山也想搞清楚义父为什么要阻止自己。

    有几天时间的缓冲,等义父完全恢复语言能力,再谈论这件事更方便一些。

    林风离开病房,和孙老头打了一通电话,便迅速闪人。

    手头上要办的事情还有很多,赵伟的事暂且放下,那群盗墓贼还等着他去接头。

    林风拨通了老金的电话,电话那头立即传来老金特有的关中口音:“哪一位?”

    “看货的,昨晚约定好的。”

    “想起来了,你到南街口,第一个大牌坊下头等,听我电话。”老金说出了碰头地点。

    林风答应下来,随后和汪芸通了下气,搭车前往预定地点,南街口是一处大商圈,客流极多,他站在大牌坊下等了十几分钟,老金的电话才打进来。

    “左边,二楼肉夹馍店,进来。”

    林风转身看去,那个小店里头,戴着黑色鸭舌帽的老金正坐在临窗的位置,冲他招手。

    这老狐狸,原来一直在监视自己。

    幸好没有任何电话打进来,否则,有一点风吹草动,这老金恐怕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林风上了楼,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迎上来,“几位?里面坐。”

    “约了人……”林风多瞧了他几眼,这人也是正宗的关中口音,莫非,这家店是贼窝?

    落座之后,老金便开口道:“哈哈,怎么称呼?”

    “姓林。我想先看看货样,如果有眼缘,我出高价收。”

    “好滴!来,加个微信,我发给你。”老金拿出手机,两人深入交流。

    那名服务员一直在不远处坐着,他是在放风。而老金也不避嫌,种种迹象表明这肉夹馍店就是销赃窟!

    林风收到了老金发来的图片,果真件件精品,除了大量完好无损的青铜器,还有不少玉器,竹简,以及各种杂物,这是盗了一整座战国大墓啊!

    “怎么样?看中哪个了?”老金小口抿着茶水,斜眼盯着林风脸上的表情。

    “不错,好东西,都是好货!”林风赞叹道:“这品相超过市面九成以上的货,我要向老板请示一下,能不能打个电话?”

    老金谨慎地看着他,摇摇头,“如果你做不了主,那就下次再约,叫你老板亲自来。”

    此刻他起了疑心,林风太年轻,真正玩古董的,都是中年以上的老手,在交易现场打电话,会不会是向什么人发信号?

    望风的那个男子也霍然起身,露出了别在腰间的剔骨刀,眼神凶恶,死死盯住林风。

    “别紧张,本来我想全收了,但是权限只有一个亿,这样吧,今天先收一个亿的,下次咱们再约。”林风放下手机,微笑着安抚老金。

    一个亿……

    这个天文数字让老金瞬间迷失在金钱的美梦中,东西一脱手,每个人能分到上千万,马上就是千万富翁了啊!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