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他们没为难你吧?”柒子君边倒水边问。

    “还好吧,总之,进了那种地方不是什么好事啊。”林风接过水杯,笑了笑。

    柒子君在他对面坐下来,说道:“我打电话给表姐让她帮忙,没想到一向铁面无私的她,居然答应了。”

    “哦?你表姐是……”

    “汪芸,你见过她么?”

    见过,何止见过!林风惊叹,“真没想到,汪芸是你表姐。”

    “是,你没事就好了!”柒子君温柔地笑着。

    林风点点头,心怀感激,“谢谢,最近那个荣易有没有再纠缠你?”

    “没……他可能也被你吓怕了。”

    “哈哈,这种纨绔子弟,就该有人狠狠教育他们!”林风将话题转到正事上来:“我这次来,主要是了解一下,咱们柒天传媒的实际情况,以及对未来的展望,民兴集团有意投资你们,但前提是控股。”

    柒子君眼神一亮,点点头,“控股的话,我要和爸爸商量后再给你答复。财务状况总体来说还是不太好,虽然爸爸填补了两个亿的缺口,但是……还有八个亿的银行贷款……”

    “你上次说另外的十亿是哪里的亏空?”林风要逐条弄清楚这家集团的财务细则,上亿的投资,不能马虎。

    “有两部电影的投资欠款,加起来两亿多,还有……我爸爸个人的欠款,这部分我们会自己想办法解决。”柒子君咬着嘴唇,谈到这一步,她心底很不安,紧张又局促,担心林风知道真相,一切愿景都宣告泡汤。

    “伯父欠了七个多亿?怎么欠的?”

    “是……”柒子君虽然感到难以启齿,可事情不能隐瞒下去,开诚布公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两人正谈到关键问题,门外一名女秘书急匆匆跑来:“不好了,董事长,董事长要跳楼了!”

    “什么?”柒子君吓得脸都白了,哆嗦着起身:“快带我去!”

    柒建铭要跳楼?他为什么要寻短见?是因为欠债不堪重负吗?

    林风目光一惊,也急忙跟过去瞧个究竟。

    大厦顶楼天台,白发苍苍的柒建铭站在楼裙边缘,望着下方的街道,仿佛一座无尽深渊,要将他吞噬。

    距离柒建铭十多米远的地方,一群耀武扬威的男子根本不想着救人,反而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不断用言语激发他!落井下石,逼着他跳楼!

    “老家伙,你倒是跳啊,你死了,还有你的公司、你的女儿,通通拿去抵债!”

    “他不敢跳,这老家伙就是做做样子搏同情,装可怜,我赌两百块!”

    “一死了之多好啊!你这辈子欠下的债就给别人了,多轻松不是!”

    “哟,你女儿来了!啧啧,果真是极品啊……”

    柒子君冲上天台时,腿脚都在发软,看到柒建铭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她脚下一晃,险些栽倒在地。

    “小心!”林风及时出手,挽住了她的手臂。

    “爸爸——”柒子君朝着柒建铭嘶喊:“你快下来!”

    柒建铭饱经痛苦的脸缓缓转过来,他才五十多岁,看上去就像是七十岁,一头白发迎风舞动,额头满是皱纹,削瘦的脸颊上颧骨也都深深凸出来。

    “对不起,子君,我对不起你……永别了!”柒建铭大叫一声,纵身一跃!

    “不——”柒子君发出崩溃尖叫,眼前一黑,整个人昏死在林风怀里。

    亲眼看到父亲跳楼,这样的景象,和天塌地陷没有分别,柒子君哪里能承受的住!

    就连那些讨债的家伙脸色也都一阵青一阵白,被吓坏了。

    “照顾好她!”林风把柒子君交到女秘书面前,快步奔到楼裙边,下方惨烈的景象让他眼皮狂跳,出离了愤怒。

    柒建铭真的跳楼了,他不是做做样子,他是真的被逼到了绝路!

    他没给任何人挽回的机会,这要有多绝望,才会做出这样决绝的选择啊!

    林风缓缓转身,盯着那几个男子,冰冷的目光如利刃扫过,强大的压力之下,迫使这群人齐齐后退。

    “你们活活逼死一个人!”林风一步一步走来,如猛虎直面群狼!

    这股杀机太可怕,太冰冷,让最前方那两人直打哆嗦。

    “不关我们的事……是他自己跳的……”

    “我们只是跑腿的,讨口饭吃……”

    被恐惧支配,这些人的嚣张气焰大为收敛。

    “放屁!”林风一拳轰出,将最前方那人打翻在地!当场昏厥!

    眼看着有人被揍,站在最后头的那个光头男子眼神一狠,拔出匕首狞声大喝:“弄他!”

    老大下令了,六个人恶向胆边生,呼啦一下散开,围住林风,各自摆开姿态,全都亮出了刀子。

    “兄弟,我劝你少管闲事!人死不能复生,该干嘛干嘛去,这事不是你能管的!”光头歪着嘴,大声恐吓。

    “老子管定了!”伴随着这声怒吼,林风闪电出手,拳影连续闪过,一片惨叫声飞舞在天台上,转瞬之间,七个人包括老大都躺在地上哀嚎,无一例外,所有人都被打断了骨头。

    林风一脚踢翻那名光头,抓住这人的衣领,拖到天台边缘。

    “现在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不然你就下去和他碰头!”

    满脸血污的光头男彻底被打服,趴在楼边吐着血沫,连声服软:“是……我说,我什么都说……”

    林风从这人口袋里搜出一包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才开始问话:“他借了谁的债?借了多少?欠了多少?”

    能把人逼到这种地步,肯定不是小数目,林风隐隐能猜到个大概。

    “是……四爷……原本是两个亿,到期后要还十……十八个亿……我们是来送单据的,真不关我的事……”

    四爷?林风瞬间想到了那个神秘人物,是他?

    两亿变十八亿,这要翻多少倍的利息!

    高利贷,利滚利,简直就是无底深渊,掉进去再也不可能爬出来……

    难怪柒建铭要跳楼,他本身就欠着一大笔巨资,再加上这个还不起的天债,他除了自杀,看不到任何希望。

    但柒建铭不可能不知道高利贷的凶残之处,正常情况下他会走这条不归路?

    其中必有内情!

    “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是不是搞了个阴阳贷款合同?说!”林风一脚踩在光头胸口,无比的剧痛钻心,非人的惨叫立即传遍楼顶。

    足足有两分钟,林风才挪开皮鞋,给光头一个喘息的机会。

    “是,是的!是四爷搞的……我是小虾米……不关我事啊……”

    果然被料中!

    林风一脚踢开这家伙,联络汪芸来收拾残局。

    这群人的确是小虾米,那个四爷才是罪魁祸首。

    汪芸行动迅速,当场拘捕了所有嫌犯,董事长办公室也被封锁,由汪芸亲自调查。

    柒子君苏醒过来的时候,无法遏制丧亲之痛,几度哭晕过去。

    这巨大打击对她太过残酷,年幼丧母,如今又亲眼见到父亲被逼跳楼,柒子君怎能承受!

    林风在旁帮忙安抚她的情绪,看着柒子君哭成了泪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四爷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你们也对他放任不管?开黑市,放高贷,现在又逼死人,他坏事做绝,真的没有人管?”林风找到汪芸,劈头便是一通质问。

    汪芸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脸色铁青,柒建铭是她的姨夫,柒子君是她表妹,有这一层关系在,她比谁都难过。

    最终,她甩出一句话来:“依法办案,不是你该过问的!”

    “那好,我等你们结案!”林风揣着怒气,扭头一脚踢飞了板凳,扬长而去。

    正在气头上的他,偏巧不巧,又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林风是吗?我赵伟!”对方趾高气扬的声音,让林风顿时清醒了许多,赵伟!他终于来电了。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