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林风漠然回应,态度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或是其他情绪。

    “嗯?”赵伟察觉到他的语气冷硬,干笑了一声,才说道:“有件事想和你面谈,来友谊医院吧!”

    “是赵光的事?没时间!治不了!”林风拒绝得更为强硬。

    电话那头的赵伟明显一愣,但随机手机就被另一人抢过去,传来了那人狂傲嚣张的命令:“你敢不来,我保证你会后悔!给你二十分钟,立刻赶到!”

    “你又是谁?”林风听这人的口气和声音,感觉年龄应该不小。

    “赵化龙!赵伟的老子!”

    说完这话,对方竟然恶狠狠挂断了!

    是他,赵化龙?!林风迅速琢磨着,这件事惊动了赵化龙,是好事,同时也是极大的挑战!

    事情正朝着另一种方向发展,能不能变被动为主动,全在这赵化龙身上,见,当然要见!

    林风如约赶到友谊医院,赵光病房外,赵伟和蓝月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你没中失心蛊!”蓝月看到林风的第一眼,极度震惊,难以置信。

    “谁说没中,不过是解了蛊毒而已。”林风表情淡然,“怎么,就你们俩?赵化龙在哪里?”

    赵伟阴晴不定的目光盯着他,转身走向病房:“随我来!”

    林风毫无惧色,尾随赵伟踏入病房。

    一进到这里,便感到一股强劲的气息将自己锁定,林风举目望去,一个身影端坐在病房正中的椅子上,身后左右各站立着两名武者,一道白色的医用帘挡住了后头的病床。

    坐在椅子上的人不用猜就是赵化龙无疑。

    此人生着一张阴骛的脸,短发根根直立,长袍马靴,穿着显得不伦不类,两手交织在前,不断转动着拇指上的那只龙型玉扳指。

    赵伟进了房间后,便乖乖立在一旁,走在最后的蓝月轻轻把门关上。

    “是你下的毒手?”赵化龙冷峻的目光逼视着林风。

    “什么毒手?这话太伤人啊……”林风摇摇头,漠然说道:“赵长老,你可不能栽赃陷害。”

    “你叫我什么?”赵化龙两眼一眯,这年轻人不简单啊,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林风随即说道:“赵长老身为九龙门长老之一,在江湖中极富盛名,作为正道中人,理当明辨是非,不然,那便是自毁长城,将来后悔莫及。”“好小子,你在威胁我?”赵化龙冷冷喝道:“我儿赵光身中蛊毒,你敢说不是你干的?”

    “呵呵……威胁谈不上,就事论事而已,至于赵光,那是咎由自取。前几日,你大儿子赵伟不是还逼迫我喝下失心蛊吗?怎么,你们没办法解毒?不会吧?”

    蓝月恼怒插嘴:“赵二公子中的是水蛊,施蛊手段太多,不知道蛊源,如何去解?”

    “那是你学艺不精,怪的了谁?”林风笑着讥讽:“水蛊是最简单的一类蛊毒,你连这个都没办法解,看来黑水宫也是浪得虚名。”

    “你敢蔑视我黑水宫?你找死!”蓝月上前一步,手中唰的一下,亮出一柄寒芒生辉的半月弯刀!

    “退下!”赵化龙扬手喝止蓝月的冲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动手是下下之策。

    蓝月双眸中的怒火极度炽烈,内心极为不甘,可身为赵伟的门客,赵化龙的命令,她不得不听。

    “还是赵长老明智。”林风一脸淡然,“江湖事江湖了,想解水蛊很简单,只需本人师叔出手,一颗丹丸就能化解。”

    “你师叔?”赵化龙沉吟着,忍不住追问:“你出自何门何派?”

    林风避重就轻,淡淡答道:“赵长老无需了解太多,只需要知道,赵光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为何?”赵化龙感觉自己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却又不得不顺藤而上。

    “因为他胆敢染指本人的未婚妻,意图坏她清白,昨日我师叔恰巧云游到此,得知这事,自然要出手惩戒。”

    “有这等事?你做大哥的,为什么不约束他?”赵化龙向赵伟看去。

    “我也不清楚……”赵伟无奈,赵光的所为,他哪里知道。老头子这话明显是想找个台阶下,不能坏了自己管教不严的名声,把责任推给了他。

    “这个逆子!胡作非为,真是自作自受!就让他继续躺着,尝尝教训!”赵化龙假惺惺发了一通脾气,才起身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年轻人,既然你有师门长辈出面,按江湖规矩,我希望能见一见你师叔,坐下来喝一杯茶,把这件事妥善了结,你说呢?”

    林风笑道:“那太不巧了,师叔今早已离开港城,赵长老想见他老人家,只能等下次了!”

    “是吗?你不是诳我吧?”赵化龙似笑非笑说道:“你师叔不在港城,你不害怕?”

    “哟,赵长老不信?那好,这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林风淡然摆手:“告辞!”

    “慢着!你师出何门,总要给我一个交代。”赵化龙沉声开口:“如果你胆敢瞎说,我一定叫你后悔今日所为!”

    “好,我也把丑话放在这里,赵长老你管好自己三个逆子!如果仍想觊觎民兴,染指我身边的人,我圣宗不介意灭掉你满门!”林风这番话石破天惊,比赵化龙更狠千百倍,顿时让病房中杀气澎湃,恨意汹涌!

    赵化龙身后那四人齐齐上前,想要出手,他们是九龙门的长老护卫,听到对方如此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好大的口气,信不信今天叫你走不出这扇门!”赵伟一直憋着一口气,隐忍不发,此刻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林风面不改色,毫无惧意,对赵伟的威胁置若罔闻,冰冷的目光与赵化龙遥遥对视,寸步不让。

    “全部退下!”赵化龙右手扬起,呵斥所有人不得妄动,没有摸清林风底细之前,他必须谨慎对待。

    江湖险恶,水深无底,九龙门虽然强盛,但也不是无敌,在已知的江湖门派中,仅仅算是中上游水准,赵化龙还没有自大到目空一切的地步。

    “好!好一个圣宗!”赵化龙沉声点头:“我赵家记下了!今天就和你做个了断,解药拿来,你我恩怨两清!”

    “等着吧!等我联系上师叔再说。”林风又搬出了并不存在的“师叔”这张牌。

    赵化龙挥挥手,不再多说,只吐出两个字来:“送客!”

    林风转身,看向赵伟,挑衅的目光与对手那闪躲变幻的眼神碰撞,带着浓烈的警告之意留给他一句话:“你是赵家仅存的接班人,好自为之。”

    赵伟愤然冷哼,面孔已阴沉如墨。

    在诸多高手面前,林风堂而皇之离去,病房里只剩下化不开的不甘和愤慨。

    “爸……”赵伟咽不下这口气,想要施加报复。

    “不必多说!赵光清醒之前,你不可以有任何动作!”赵化龙背着手,来回焦躁踱步,“我要回总门一趟,查清楚这小子有没有放空城计,如果敢戏弄我,再叫他碎尸万段不迟!”

    “他真是某一门派弟子?”赵伟始终不愿相信,林风师承某个神秘门派,敢和九龙门叫板。

    “不好说,他的实力便是我也难看透,太古怪,太离奇,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冒险!”赵化龙再次强调,但能不能管住赵伟,那还真不好说。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