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学院门口,双手拎着一只公文包的藤原静香静静站在公交站亭旁,等待着什么。

    偶尔有过往的学生和她主动打着招呼,公交车来了一辆又一辆,藤原静香仍没有要走的意思,引来不少人侧目。

    她在等谁呢?作为锦绣学院外教队伍中最引人关注的美女老师,藤原静香的容貌气质甚至压倒了一众本土校花,既温婉知性,又成熟得体,恭谦有礼,她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束光,在夜晚中绽放着柔和美好的色彩,驱走黑暗和冰冷。

    嘀嘀——

    两声喇叭响起,藤原静香寻声望去,心头顿显喜色。

    “抱歉,我来晚了,上车吧。”林风将法拉利停在她身边,藤原静香立即坐上副驾驶的位子。

    跑车呼啸而出,冲向纸醉金迷的夜色。

    “想去哪里?”林风感觉这女人有心事,不然绝不会主动邀约他。

    “购物,可以吗?”藤原静香小心翼翼问着:“有一家新开业的珠宝店,我想买一串项链。”

    “没问题……”

    按照藤原静香指引,林风驾车来到了一处购物广场,两人肩并肩,出入成双。

    藤原静香购买首饰的时候,林风隐隐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探,但商场太大,人员众多,一时间很难发现对方藏身何处。

    这种感觉不会错,林风已经踏入了修行者行列,对周遭的气场有超出常人的敏锐感应,对方隐藏在人海中,释放出来的敌意却如毒蛇一般,阴狠隐忍,似乎只要一个精准契机,便会疯狂发起攻击!

    出了商场,林风和藤原静香选了一家东洋拉面馆用餐。

    虽说是主打拉面,但这家面馆品类丰富,能满足众多客人不同的口味需求,用餐者络绎不绝,包厢是藤原静香提早预订的,不然不知道要等多久。

    “拉面不错,多加点料就更好了!”坐在包厢里,林风埋头大吃,对雪蟹面和几种小吃情有独钟。

    藤原静香抿嘴微笑,“林风君,谢谢你今天陪我出来……”

    “这没什么,你看,出来逛一圈大家心情都好多了,你应当多走走,不要因为……”林风正说着话,目光微微一变,看到街对面,一道影子一闪而过!

    那影子速度奇快,若不是恰好临街而坐,他也不会发现。

    “因为什么……”藤原静香没察觉到林风的异样,仍在小口喝着汤。

    林风心不在焉地说道:“哦,没事,我是说今晚你比平时更漂亮了。”

    “真的?”藤原静香心中暗暗窃喜,为了今晚这次约会,她可是精心妆扮了一番呢。

    “当然是真的,你找我……”林风正想问问她的意图,一名侍者敲门而入,端上来的餐品旁,居然还有一封信!

    侍者将信放到桌上,躬身说道:“先生,有人要我转交给你。”

    “给我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林风诧异,这年头还有人写信?

    看这信封的款式,也和印象中邮局贩卖的不太一样,难道是……

    “是男人,是我们东洋人。”侍者如实回答。

    藤原静香听到这话脸色霎时变白,急急问道:“他在哪里?他说了什么?”

    侍者摇头,“那个人已经离开了,他没说什么。”

    “你退下吧!”林风摆摆手,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信纸,上头写着一行毛笔字。

    子夜,鬼王滩,论武。——川岛。

    林风抬头看着藤原静香慌张的脸,将信放到一边,淡淡问道:“川岛是谁?”

    藤原静香不敢直视他,小声且紧张地回答:“川岛……是……是曾经追求过我的人。”

    “噢,这么说,你是拿我做挡箭牌咯?”林风板起了脸。

    “不,不是,我只是……对不起,林风君,我不应该约你的……”藤原静香快急哭了,一个劲点头道歉。

    看到这女人手足无措的样子,林风摇摇头,拿起了筷子,“算了,既然他主动约战,我如果不去,岂不是表明我怕了他?吃饭吧,吃完了好有力气比试。”

    “千万不要……”藤原静香花容失色,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川岛直树的实力,她非常清楚,林风此去,不出事才怪。

    “为什么?”林风漫不经心夹起一条煎鱼。

    女人带着哭腔回答:“川岛他……他是武道强者……双刀流的传人,你千万不能和他碰面。”

    “是吗?这么说,我更要和他见一面了,不切磋一下,怎么知道谁更厉害?”

    “不要——林风君,你会死在他手上的!”藤原静香真哭了,紧紧抓住林风的手腕,哭着哀求。

    林风心头一阵欣慰,轻松地笑笑:“放心吧,我不做没把握的事,要不你也跟我过去,万一情况有变,有你在,他应该不会太放肆。”

    “我去,我也去……”藤原静香脸颊上流下了悔恨的泪滴,早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不应该冒这个险,约林风出来。

    “好了,又不是生死别离,哭什么呢。”林风取来纸巾,轻轻替她擦了擦泪水。

    藤原静香禁不住垂下头去,脸蛋嫣红。

    “来,先吃东西,一会儿陪我去买把刀。”

    “买刀?”

    “对,今夜单刀赴会,看我除尽魑魅魍魉!”

    ……

    午夜的鬼王滩一片阴森,背靠滩涂的数十亩荒山上藏着大量乱葬岗,海浪拍在礁石上,鬼哭狼嚎,杳无人迹。

    这条漆黑的公路上,没有一辆车经过,只有呼呼的风声,吹过那零星的老树,时不时有一两只黑影呱呱叫着刺向山岗。

    嗡——

    法拉利那低沉的咆哮声打破了这片无人滩涂惯有的死寂,车灯照射下,整条公路仿佛都要起死回生,动起来。

    “就这里了!”靠近断头路不足百米远时,林风踩下了刹车,将车停在路边。

    目光扫过黑暗,一道身影站在路边,如同鬼魅一般,早已等候多时!

    “来,小心点,静香。”林风拉开车门,搀着藤原静香的手臂,扶她下车。

    “这是什么地方?好黑啊,好可怕……”藤原静香腿脚发软,情不自禁朝林风怀里靠。

    远处夜枭的啼叫声和轰鸣的海浪声,叫人头皮发麻,荒山上一座座无主坟茔,更是散发出阵阵阴森之气,看哪儿都像是闹鬼的地方。

    “别怕,有人已经在等着了。”林风揽着藤原静香,朝那人走去。

    藤原静香这才看到,车灯照亮前方的路边,那个人正如一株枯树站立着。

    “直树?是你?”她紧张极了,不由地和林风挨得更近更紧了。

    对方没有回应,只是往路中央挪了挪步子,面朝林风和藤原静香,缓缓拔出了腰间长刀!

    这一次,藤原静香看清了,那就是川岛直树,她立即高声训斥:“直树你干什么!”

    “让开!我要杀了他!”川岛直树长刀平举,遥指林风,一句一顿阴声大吼:“你抢走静香,必须死!”

    林风摇摇头,“原来是你,你不好好做赵伟家奴,来找我拼命,你是吃饱了撑的?”

    在此之前,他和川岛直树有过一面之缘,这家伙就是赵伟府上的护院高手,和蓝月一样。

    “八嘎!”川岛直树大怒,挥刀就向林风斩来!

    “嗯?”林风目光凝聚,反手从背后也抽出一把刀来,那赫然是——菜刀!

    另一手揽着藤原静香,林风侧身迎上,菜刀向对方的长刀猛砍过去,铛!

    川岛直树虎口巨震,双手十指发麻,东洋长刀险些脱手!

    “啊——”藤原静香死死地抱紧林风,闭着眼,不敢看。

    刀与刀撞击的声音近在耳畔,她一个柔弱女子,此时除了抓紧身边的依靠,再无其他选择。

    川岛直树狞厉的脸上,一片煞气沸腾,双手持刀,又一刀当头斩来!

    “飞!”林风灌注五成的力道,狠狠迎击,菜刀雪亮的光华耀起,一声锐响,长刀当空抛飞!

    川岛连续后退,双手抖颤个不停,虎口撕裂了,一滴滴的血洒在路面上!

    “啊!啊!”他再次拔刀,忍着剧痛,脚下连续变幻,整个人闪过一道残影,疯狂冲来,刀锋斩断了气流,嗤嗤声连响,横切,竖斩,随后高高跃起!

    只剩下一柄刀,他那二刀流的技法难以施展,但这一式连招,速度已达到极限,普通人绝对挡不住!

    “去你的!”林风看似随意的一刀扬起,实则用上了全部力量!

    喀嚓——

    川岛直树佩戴了多年的长刀当空而断,强大的反挫力将他掀翻在地,重重摔倒,只剩半截刀的刀柄也咣当坠落。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