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快步奔过来,一脚踢开那凶相毕露的蛇头,也不看许楠梦的伤势,抓住中间那段蛇躯,用几乎命令的口吻喝道:“先不要动,我来医!”

    他以极快的手法划开蛇腹,取蛇胆剖开,将胆汁滴入一个空矿泉水瓶中,放到靠山壁的一边。

    “兄弟……你……”雷龙满脸迷茫,搂紧怀中的女人,不知道林风这样做的用意。

    抬头看一眼山洞外面噼里啪啦的雨点,林风握紧匕首,转头向雷龙说道:“我去去就回,千万等我!相信我,一定来得及!”

    “哎……”

    不等雷龙问个明白,林风一头扎进了大雨中,留下两人相拥无助。

    时间在一点一滴中流逝,雷龙看到许楠梦被毒蛇咬的地方一直在缓慢流血,那是剧毒在狞笑,并且伤口已经渐渐黑紫!

    “龙哥,我会不会死?”许楠梦低声念着,往雷龙怀里又缩了缩。

    “不!不会!你福大命大,绝对会没事!”雷龙眼圈泛红,强忍着酸涩,不能在许楠梦面前落泪。

    “万一我死了,龙哥你千万要把我忘了……”

    “胡说!”雷龙两眼通红,大声发誓:“我雷龙绝不会让你死在我前头!”

    “那可不行……”许楠梦嘴角绽放出一丝满足的笑容,“你要是先死,我才不要守活寡……”

    雷龙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痛心疾首地说道:“瞧我这乌鸦嘴,什么死不死的,你没事,你一定能平安躲过这一劫!相信林风兄弟!他能治好万江河,肯定能治的了五步蛇……五步蛇……”

    怀里的人儿忽然没了声音,雷龙看一眼她苍白无血的脸,顿时锥心大叫:“楠梦——”

    许楠梦双眼紧闭,剧毒攻下了她的意识,此时已是一脚踏入了鬼门关!

    雷龙号啕大哭,想要摇醒她,但想到林风的叮嘱,又不敢乱动,只能抱着女人默默流泪,心如刀割。

    哗啦!

    洞口的树叶被拨开,早已成落汤鸡的林风来不及抹掉脸上的雨水,手上抓着一根枝条冲进来。

    那枝条上结有十几个红艳艳的小果子,滴着水,晶莹圆润。

    “兄弟——快救救她,救救你嫂子!”雷龙见到林风回来,哭花了的脸再次燃起了希望。

    “马上!”林风拍碎几粒果实,把果浆和汁水一起倒入之前装有蛇胆汁的瓶子,一阵猛烈摇晃后,送到许楠梦嘴边。

    “拍醒她!”林风吩咐。

    “楠梦,醒醒,醒醒……乖,喝下这些药就好了……你一定会没事……”雷龙轻声呼唤,奈何却叫不醒怀中的女人。

    林风叹了口气,这样能叫醒昏迷的人才怪,雷龙太小心翼翼了,对许楠梦近乎溺爱。

    “我来!”时间不能耽搁,林风果断出手,运劲于指尖,连续点向许楠梦几处穴位。

    悠悠醒来的许楠梦,让雷龙又哭又笑,情绪都有些飘忽不受控制了。

    “龙哥……我没死?”

    “别胡说!快,喝了这药!”雷龙抓起瓶子,往许楠梦嘴里灌,这个时候,先喂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许楠梦一口气喝掉大半药水,才喘口气说道:“好苦……”

    “哈哈,蛇胆配的解毒药,肯定苦了!”雷龙捏着这个瓶子,感觉这就是神丹妙药,看到许楠梦喝下去,心情立即开朗起来。

    林风这才抹了抹额头上的雨水,暗暗放松下来,观察着许楠梦的脸色和伤口。

    “感觉怎么样?”雷龙轻声询问。

    “刚刚好冷,现在有点热……”许楠梦强撑着一丝笑容说道。

    林风点点头:“热就对了,解药对蛇毒有中和效果,我先生一堆火,让大家暖和暖和,毒性完全化解至少要一个小时。”

    “我这有打火机。”雷龙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来,看到林风一身烂泥,从头湿到脚,满脸都是感激之色,“今天全仰仗兄弟了!没打到猎物,还叫你弄成这样,实在是过意不去。”

    林风摆摆手,咧嘴笑道:“说这话就见外了,没什么比活着重要啊。”

    “对,对头!”雷龙连连称是,心中涌起阵阵暖意。

    山洞里有一些枯树枝,林风都给捡过来堆在一起,燃起一堆火,把那五步蛇也串起来,放在火上烧烤。

    雷龙看见他的动作,急急惊呼:“兄弟,这肉不能吃,有毒啊!”

    “没事,我百毒不侵,这毒蛇的毒液都在头部,不怕。”林风笑笑,翻来覆去烤制,很快肉香味就弥漫起来,飘出洞外。

    这条五步蛇有手腕粗细,近两米长,也算是个大家伙,丢掉有些浪费,林风决定拿它打牙祭。

    雷龙半信半疑,但要他尝试蛇肉,心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

    “嗯,香!不错,果然鲜美!”林风一个人吃得满嘴流油,让两口子看得瞠目结舌,他是什么都敢吃啊!

    外面的雨势渐渐小了,许楠梦的脸色也已经恢复了正常,蛇毒的影响越来越小。

    三人又等了半个小时,小雨彻底停歇下来,才踏上返程路。

    天空露出了小半边太阳,指南针虽然失灵,靠着这个辨别方向,雷龙背着老婆,林风在前方探路,在泥泞之地兜兜转转很久,终于找到了下山路。

    “奶奶的,总算是活着回来了,哈哈……”抵达半山牧场,雷龙彻底安下心,叫人弄来一辆牛车,三人一路颠簸着返回庄院。

    冲洗沐浴,换上新衣衫,已经是下午三点,林风着急回去,雷龙也就不再强留。

    因为许楠梦还要人照顾,雷龙就留在这里,夫妇俩把他送到村外,带上几大包的山珍,由保镖驾车将林风送回城中雷霆大厦。

    马不停蹄,林风开上法拉利前往孤儿院,半路找了家药店,购买几盒银针和必须的医用品,想了想,又到隔壁小超市买了点糖果、两瓶白酒。

    “医生叔叔来了……”院子里的孩子们听到跑车轰鸣声,全都兴奋围到大门口,伸着脑袋观望。

    林风微笑着走进门,立即被孩子簇拥起来。

    “来来,排好队,分糖果。”林风从大包里取出零食糖果,分发给这些孩童。

    吵吵嚷嚷声中,陆镇东和慕清秋分别从两间房舍中出来,看着这一幕其乐融融的景象,陆老头转动轮椅,笑着挪过来。

    “怎么来这么晚?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陆老头笑道。

    林风拎出那两瓶酒,晃了晃,“有点事情耽搁了,陆前辈,给你捎了两瓶老白干,放哪里?”

    “跟我来!”陆镇东眼神一亮,露出喜色,转动轮椅,朝院子里挪动。

    除了上课用的教室,食堂之外,孤儿院里头,有几处房间是作为宿舍使用,陆镇东的房间在第一间,之后是慕清秋的房间。

    放下酒,林风和陆老头简单说几句,看到慕清秋已来到门口。

    “去吧,尽全力医好她!”陆镇东挥手给了林风一个鼓励的眼神。

    慕清秋今天的穿着和昨日不同,和汪芸聊过后,她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对此她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

    轻轻推开门,慕清秋的宿舍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一个大衣柜,简单到极致。

    林风扫一眼房间,轻声说道:“清秋师姐,咱们要开始了,我会先以银针刺入穴位,再辅以按摩手法,将丹田中的余毒激发出来。整个过程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先看第一次排毒治疗的效果再决定下次治疗时间。”

    慕清秋微微点头,一声不响,走到床边,解开了白衬衣纽扣,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白色露脐背心。

    林风顿觉口干舌燥,呼吸都有些紊乱了。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