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信了,就算你是徐祖后人,你干的这件事,徐祖若是知道,棺材板怕是也要压不住了!”林风对福岛一郎当头泼了盆冷水。

    “林先生,我没有做出格的事情,为了商业利益,请你到这里来,是要合作共赢。”福岛一郎眼神收缩,又缓缓坐下。

    林风道:“美颜膏尚未上市,你就能查到我这里,手腕挺多的啊!”

    “我们想查清一件事情,很容易办到。”福岛一郎傲慢地挥挥手,说道:“开诚布公地说吧,美颜膏的配方,我们志在必得,无论最后用什么方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那好,我也开个价,十个亿,你可以总代理整个东洋地区的销售权。”

    “不不不,你搞错了,我们要的是配方,不是经销权。”福岛一郎露出了野心,最初,他也是抱着这种期待。

    “你出多少钱?”林风板起脸来。

    福岛一郎笑了,“我不打算出钱。”

    “那是打算明抢了?”林风死死盯着对手。

    “呵呵,我可以用其他东西交换。”福岛一郎笑得贼贱:“藤原静香的身体,以及樱子小姐。”

    一旁跪地服侍的那名和服美女闻言娇躯一颤,头垂得更低了。

    林风愣了一下,马上哈哈大笑,“你太高估她们了吧!你以为我会缺少女人?别说是她们,十个静香,也换不来这份配方。”

    福岛笑不出来了,凝视着林风,“你要十个亿才肯卖?”

    “不,你少说了个零,是一百亿。”林风说出了一个天文数字,这个数字,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接受的。

    “你说什么?你在抢钱?”福岛一郎的脸都气变型了。

    林风笑道:“拿不出就算了,说实话,我估计你也没这个胆魄。至于藤原静香,那是你们东洋人自己的内部纠纷,和我真没什么大关系。”

    “你……你不在乎她死活?”福岛一郎瞪眼。

    “作为德川家的女人,她已经没多少日子了,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快死的人,交出配方吗?”

    福岛一郎沉默,半晌之后,沉声说道:“你比我想象中冷酷,你走吧!”

    “不要配方了?”林风拿起东西,准备离开。

    “不值得,十个亿我或许会考虑,一百亿,嘿嘿……咱们走着瞧!”福岛一郎挥了挥手,“送客!”

    林风眯了眯眼,福岛一郎绝不会善罢甘休,随着美颜膏上市在即,他一定会有更阴险毒辣的动作!

    将来最危险的是伊甸园工厂,以及掌握配方的周媱!这件事不解决,后患无穷。

    “慢着,我觉得还有商讨的余地。”林风坐着不动,凝视着福岛一郎的眼神。

    福岛一郎闻言也与他对视,两人的目光交汇,福岛一郎忽然觉得有些眩晕,用力摇了摇头,再次瞅着林风,“你说什么?”

    “我说……八十亿怎么样。”林风伸出两根手指,在福岛一郎面前缓缓晃动,这一晃,他的眼神更飘忽了,脑袋晕乎乎的,思考渐渐困难。

    “我,不,不行!”福岛一郎的神智虽然被林风逐渐掌控,但仍在竭力抗争。

    “七十亿……”林风再次削减价码。

    “不可以,滚——”潜在的意识让已预感到危险的福岛一郎拼力反抗,捂紧了额头。

    “别急嘛,看着我,福岛君!”林风伸出五指,目光锁定了福岛一郎的眼神,“就五十亿,一口价,配方卖你了!”

    “不,不……”福岛一郎似乎受到过专业的训练,意志比常人坚定很多。

    “那就谈不拢了,我的底线就是五十亿。”林风左手极快地弹出一颗药丸,丢入福岛一郎的茶盅里,收回了摄神的目光。

    头晕目眩的感觉迅速消退,福岛一郎使劲拍了拍头,很是烦躁地自言自语:“我这是怎么了?”

    他感觉口渴的厉害,拿起茶盅,一口喝光,又自己倒了一杯,连喝三杯之后才觉得顺过气来。

    林风看着他喝完茶水,才说道:“既然你我的心理价位相差太远,那我只能说,这一局你输了!”

    福岛一郎眼神一震,又恢复了阴冷之色。

    “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建议你放弃美颜膏,对你来说,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林风笑道:“徐祖的荣耀和阴德,不够你挥霍的,你该充值了。”

    福岛一郎眼角狂跳,瞪着林风,恶狠狠放下茶盅:“你惹怒我的结果,下场会比你想象更惨!”

    “我相信,不过福岛君,你的下场比我更快应验,你马上就会跪下来求我,你信不信?”林风微笑。

    “你在做什么白日梦?”福岛一郎越听越气,摔碎茶盅,霍然站起!

    这个动静让门外值守的武士连忙向和室内看来,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

    “叫他们先下去吧,否则,你失态的样子传扬出去,总归是有辱尊严和体面。”林风一脸轻松淡然。

    “滚!都滚出去!滚远一点!谁敢靠近,我杀了谁!”福岛一郎咆哮着驱散侍女和武士,此时的他正是三尸暴跳,七窍生烟,剧毒入脑的表现!

    樱子和那名武士灰溜溜退出,关好了门,这两人刚离开,福岛一郎突然抱头嚎叫,整张脸都扭曲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往脑子里钻,那种痛苦级数,就算经过特殊的训练,也绝不可能承受!

    他双手抱着脑袋,一个鲤鱼打挺,直挺挺摔倒在榻榻米上,紧跟着又不停拍打自己的头部,发出厉鬼一般的尖叫。

    外面的保镖、武士听到这声音全都聚集过来,但谁也不敢推开那扇门,只能紧张观望,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福岛一郎对下属阴狠毒辣,东洋人森严的上下级关系,在他这里上升到了极端残忍的地步,没人敢逾越规矩。

    “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林风慢悠悠说道:“虱神丹在侵蚀你的大脑神经,这种痛苦,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发作一次,每次一刻钟,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你给我下毒——”福岛一郎已经把脑袋挠破,十根手指鲜血淋漓,疼得撞桌案。

    “没办法,你怎么对付我,我就怎么应付你,你还想不想要配方啊?”林风拎着嗓门,细声细气问话。

    “不,不要了——给我解毒——”

    “想都别想,先尝够十五分钟吧,要不你不长记性。”林风慢条斯理举起筷子,品尝小桌案上的点心。

    福岛一郎痛得死去活来,在榻榻米上打滚,不断哀求,扭曲的脸极度恐怖,汗如雨下,衣衫也乱得不成样子,连袜子都蹬掉了。

    门外的一大批人听着他的喊叫却不敢逾越雷池半步,谁靠近就杀了谁,哪个敢冒险踏入!

    熬过了这生不如死的十五分钟,福岛一郎瘫软在榻榻米上,整个人呈大字型,连喘气的力气都没了。

    “怎么样?滋味好不好受?”林风拿起茶水,浇到了福岛一郎脸上,被烫得又是一阵嗷嗷乱叫。

    “放过我……我不要了……不要了……”福岛一郎哀嚎着哭喊。

    “那怎么行,你既然开了口,我们就要把生意做下去,做二级经销商其实挺好的,既然拿不出五十亿买断配方,十个亿你总有吧?”林风笑呵呵问道。

    “没……不不不,有,我有!”

    “那好,咱们就签订一份合同,由你全权代理东洋方面的销售,价格和利润方面,我来定。”

    “你说了算,只要你给我解药……我要解药……”福岛一郎狼狈爬起来,跪在地上求绕。

    林风走向门口,“不急,等咱们的事业走上正轨,到那时你再来找我,会有更深刻的感悟。”

    他拉开那扇推拉门,外面一众保镖武士都紧张无比,看到里面的状况,全部如木桩一样呆立着,不敢言语。

    “八嘎!拿合同文书来!樱子——”福岛一郎五指抓着桌案,拼尽了全力,才勉强坐立起来。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