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醒来时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才打回电话给林风。

    “哥,你找我?我怎么在这里……”林雨迷迷糊糊,意识还有点混乱。

    “你在哪里?有没有事?”林风急忙问清楚地点。

    “街心公园……躺椅上……”林雨揉着额头说道:“我记起来了,今天早上我出门去买早点……怎么会睡在这里?”

    “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赶过去!”林风看一眼仍被人群包围的纳兰清漪,默默驾车离开。

    几分钟后在学院旁边的街心公园,林风找到了失了魂的林雨。

    “哥,你怎么穿成这样了?”看到林风浴袍拖鞋的装扮,林雨吃惊不小。

    “还不是为了找你?你都失踪一上午了!”林风笑道:“是不是昨晚出去玩了?喝过了头?”

    “才没有!”林雨恼道:“哥,你说什么呢!”

    “没事就好,要不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吧?正好还有一间空房。”林风没敢告诉她实情,涉及到海家的事情太过黑暗,他一直希望林雨能生活在阳光下,快快乐乐,没有烦恼。

    “不行啊,学院有规定不能随便在校外居住。”林雨面露难色。

    林风想了想,只好退一步,“那好吧,我先送你回去,这几天你不要离开学院半步,有什么事叫外卖,叫跑腿都行!我给你卡上打过去一笔钱,随便你花。”

    “嗯!”林雨欢快地应声,随后林风开车送她回学院。

    从锦绣学院出来,林风才赶回公寓换衣裳。

    刚踏出电梯,林风就看到两名西装笔挺的男子如木桩一样站在电梯间通道中,不远处,一名男子来回踱步,显得十分焦虑。

    听到电梯中有人出来,那人急忙回头张望。

    他这么一回头,林风笑了。

    “唷,福岛君,来找我啊?”

    福岛一郎忙九十度鞠躬,“嗨!林先生,期望我的诚意能打动你,是否方便耽误你几分钟?”

    “可以,进来谈吧!”林风估计这会家里没人,藤原静香去上课了,福岛一郎才在这里苦等。

    两人进了屋,福岛一郎盘腿坐在地板上,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件。

    “什么东西?”林风诧异,双方之间不是签署过协议了吗?美颜膏已经由他代理在东洋的销售权,这次又想搞什么鬼?

    福岛一郎态度极其诚恳地说道:“这是我们福岛家族在贵国投资开办的公司和店铺名录,只要林先生喜欢,可随意选择一家,就赠与林先生了!”

    “噢?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安的什么心?”林风翘着脚丫,好整以暇瞧着他。

    “没,没有!我只想拿到解药……”福岛一郎哭丧着脸,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

    昨天一天,他去了港城一家有名的私家医院——光辉医院,对身体做了全面检查,结果却什么都没查出来!

    那个比癌症还恐怖的剧毒,愣是杳无踪迹!

    无奈之下福岛一郎又派人打听哪里有高明的医生,结果发现友谊医院有一位神医,治好了几例特殊病症,连医学上难以攻克的肌肉骨化症都能治愈。

    这一发现让福岛一郎大喜,急急命人去联络院长,没想到等来的消息让他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

    友谊医院那位神医,就是给他下毒的林风!

    神医能医绝症,也能让人生不如死,福岛一郎彻底绝望,不得不接受这残酷事实!

    解铃还需系铃人,他只能卑躬屈膝来求林风,努力尝试换取解药。

    “你的公司和店铺我没有兴趣,要解药可以,你想想看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林风扫一眼那名录上的公司、店铺,将这份文件丢回到福岛一郎怀中。

    “你不要?为什么?”福岛一郎不敢相信,这上面的任意一个公司,都是年利润数千万的企业,还有人不喜欢钱?

    林风笑道:“你看,我从你身上赚的钱已经够多了,再让你破费多不好意思啊!”

    “不不不,你尽管挑选,林风君,真的,千万不要客气!”福岛一郎连连躬身低头,就差把公司直接改在林风名下了。

    “真不客气?那我要是全选了,你乐意吗?”林风一句话就让福岛的动作停住,脸色灰白。

    “我……不是……”福岛一郎吞吞吐吐,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行了,拿回去吧!没有独一无二的宝,别到我这里来敲门!五分钟已到,我要换衣服,你该出去了!”林风对福岛一郎没有一丁点的好感,哪怕已经从他这里榨取了很多财富,依然不给解药。

    对付这种人,必须让他知道怕,直到彻底臣服,再不敢兴出其他歹念。林风推算,假如给了解药,福岛一郎肯定会好了疮疤忘了疼,立即翻脸不认账,大举报复!

    福岛一郎灰溜溜走了,此刻他只能寄希望于找到符合林风要求的东西来交换,身为徐祖后人,他们这一支,的确还有几件当年遗留的家传宝,代代相传,现在为了救命,那些老古董有必要从东洋拿出来物尽其用了。

    林风洗了个澡,换妥衣裳,正准备休息养伤,一身职业短裙装的藤原静香拎着香奈尔手包回来了。

    “静香?回来这么早啊?”

    “啊,林风君,我……我正巧有事情要拜托你!”藤原静香拿出手机,找到图片,说道:“父亲大人已经发来了图片,你帮我看一下,是不是它们有问题?”

    这几天藤原静香软磨硬泡,总算说服父亲,把十珠剑、八荒镜的图片要来了,想进一步索要视频,那个思想顽固的老家伙就是不肯给。

    “是吗?我先看看。”林风接过她的手机,看向第一组照片。

    那是一柄剑身镶嵌着十枚珠玉的长剑,全部镶在同一侧,十枚珠玉色彩各不相同,极为奢华。而那柄剑锋芒犀利无比,慑人的寒光仿佛会动起来,其材质也不同于普通的刀剑,非钢非铁,银白如雪。

    林风胸中强压着激动,继续仔细审视十珠剑,放大照片观摩,一眼就断定那十枚珠玉根本不是寻常玉石!

    十珠剑,甚至压根不是东洋产物!

    东洋武士,得到这宝剑,顶多拿来蛮力劈砍,事实上,这可是一件非凡的法器!它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法器飞剑!

    只有修道之人,有资格使用十珠剑,能够驱使十珠剑!

    “静香啊……”林风缓缓开口,指着手机上的图片说道:“你们德川家族的诅咒就在这剑上,这不是剑,这是杀人于无形的法器!”

    “不是剑?我不明白……”东洋文化虽传承于华夏,却仅仅是其中一个分支,一朵不成气候的浪花,藤原静香怎么可能理解林风的话。

    “这么说吧,它上面承载和释放的东西,是普通人没办法适应的,就像是……放射性元素,长期在它影响下,寿元肯定会大大折损。”林风举例解释。

    “那……父亲为什么没事?”

    藤原静香提出了最大的疑问,家族之中,女性成员往往最先去世,而家主至少都能活到五十多岁。

    林风立即询问:“你父亲,是不是也修习剑术?”

    “是,每一位家主都必须是剑道高手才能执掌十珠剑……”藤原静香轻声回答,他们这一族历代的男子都是武士出身,从小就接受严格训练,剑道是必须掌握的技能之一。

    当然,东洋的剑道,距离真正的剑道,差得太远,太远!

    “那就对了,从小修习剑术的人,血气充沛、身体拥有的气场杀机和普通人不同,能抵消掉一部分剑气侵袭,但也不是万全……嗯?这个是八荒镜?……我知道原因了!”林风随手点到下一组图片,终于找到了最大的元凶!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