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镜外形呈八角,镜面透出的冷辉看上去很像古代的铜镜,但仔细观察每一张图片,光辉的饱和度都不一样!

    虽然是静态的图片,但林风看出了门道,八荒镜与十珠剑一样,也是一件法器。

    藤原静香仔细盯着林风,想知道他所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你们家族的神社,是不是经常有女人过去拜祭?”

    “是,神社有神官驻守,小时候,我们经常会去那里拜祭,每一年的各种重大节日,家族里的女子都要去神社拜祭。”藤原静香轻声回忆:“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身份,家主的女儿,求天照大神庇佑,为体现虔诚,要在神社里住上一段时间,亲手侍奉大神。”

    林风眼神中异色闪现:“你是说在二十岁以后,会在神社里住?住多久?”

    “是,通常是两个月,我还没有去那里侍奉天照大神。”

    “那就对了,八荒镜就是杀死你们的元凶啊!幸亏你没去!”林风指着手机上悬挂于神社屋檐下的八荒镜,脸色凝重:“十珠剑严重影响人的生机,对普通人都有伤害,但比八荒镜差远了,此镜属性至刚至阳,反射出来的气息,遇到极阴体质时,会瞬间化作无形的真雷、利剑,自上而下轰击那个人的头部!”

    “啊!!”藤原静香失声惊叫,没想到家族的两件神器,竟然是潜藏的杀人凶手!

    “男人为阳,女人为阴,阴阳相吸,女人体质天生就是属阴,而在你们每个月最特殊的那几天,正是极阴之时,血光毕现!八荒镜必然会在那一段时间击杀你!”

    “天呐!”听完林风的分析,藤原静香跌坐在沙发上,花容失色,惊魂难定。

    他说的没错,十多年前,那位晕倒在神社中的姑姑,没能坚持几天就过世了,现在想来,一定是遭到了八荒镜的袭击!

    “八荒镜、十珠剑是怎么流传到你们德川家的?”解开了这道谜题,林风更想知道,德川家族和什么人有关联,这两件法器不属于东洋,应当是出自某个修道者!

    如果能摸清源头,那或许可以打开一扇崭新大门!

    如今的这些江湖门派,九成以上都算不上真正的修道门派,修的是古武,而不是正统的道法。

    “我不知道,只有父亲知道这个……”“那就问问他吧,你要把八荒镜、十珠剑的事告诉他,最好将这两件神器封存起来。”林风劝道。

    “我……我怕很难劝动他……”藤原静香知道,家族神器意义非凡,尤其在父亲眼中,那是不可触碰的禁忌,现在告诉他神器是凶器,是导致家族走向衰落的元凶,他会信吗?

    林风淡淡笑道:“没关系,只要你不回东洋,不去神社,你就是安全的。至于你父亲……来日方长,你可以让他先试试八荒镜的威力,证明我说的对不对。”

    “怎么试呢?一定要女人冒险去试吗?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藤原静香显出愁容,牺牲一个女人的性命去试镜,她不忍心,也不想这样做。

    林风想也不想答道:“当然可以,你叫他搜集一两块古代陪葬的玉佩,挂在什么动物脖子上,夜晚的时候把这动物拴在神社里,镜子下,看它能不能活过子时。”

    陪葬的玉器阴气极重,一定能招来八荒镜的攻击!

    “我明白了……”藤原静香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一定要竭尽全力劝说父亲,封存八荒镜!

    “还有啊,十珠剑也不要随身携带了,他带不动,很损元气和寿命。”

    “是,我一定劝劝他……”藤原静香幽幽叹息,能不能成功,她心底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件事情有了定论,两人分头回自己的房间去忙,林风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不宜再施针、按摩,因此打电话给汪芸,让她和陆镇东交代几句,暂缓两天过去给慕清秋治疗。

    接近傍晚时分,一通电话打到了林风这里,是夏雪馨打过来的。

    “啥事啊夏总……请我吃饭吗?”林风懒洋洋接通电话。

    夏雪馨语带不悦地说道:“不是我请,是二爷爷的生日酒会,你必须参加。”

    “他?算了吧,我看他不爽,他看我不顺,去干什么?相互添堵?”林风笑道:“你自己去吧!你们夏家的事,我不掺合。”

    “不行,这次你必须去,他已经把消息散播出去了,记得穿正式一点!六点钟,来公司大厦接我!”夏雪馨语气不容拒绝,俨然已把林风当成下属,下达了命令。

    “哎?我接你?凭什么我要听你安排……”

    “因为你是我未婚夫!”夏雪馨冷冰冰说完,忽然意识到什么,一种异样的羞愧和难堪,让她瞬间沉默。

    隔着手机,林风几乎都能听到她的呼吸声,这女人说走嘴了!

    “哦,原来我还有个未婚妻啊!好吧,我就委屈一下,六点钟不见不散。”林风笑呵呵打破了沉默。

    “嗯……”夏雪馨默默挂了电话,坐在总裁专属的靠背座椅上,重重吁了口气,脸蛋绯红一片,幸好这一幕没人瞧见,不然真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六点钟不到,林风开着法拉利准时来到民兴大厦,吹着口哨慢悠悠等待夏雪馨出现。

    不一会儿,拎着白色香包的夏雪馨从大厦中走出来,一身的职业女强人装扮,白得发亮。

    林风按了下喇叭,其实不按,夏雪馨也早就看到他了,站在台阶上震惊于林风这身打扮!简直要气晕过去!

    “你这像什么样子?”夏雪馨气鼓鼓来到车子旁,沉声责问:“你这样怎么去赴会?”

    “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林风指了指身上的睡衣,“我穿这个去参加夏兴坤的生日酒会,那是给他面子了,走吧,一切有我呢!”

    “你——你太让我失望了!算了,开车!”夏雪馨无奈之极,碰上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除了忍耐,别无他法。

    “好嘞,地点在哪里?”林风目光追逐着夏雪馨那曼妙迷人的身姿,直到她落座。

    “海洋宫别墅。”夏雪馨板着脸,目不斜视,不愿拿正眼看他。

    法拉利轰鸣着,一路疾驰,载着这位被无数路人艳羡的美女总裁,冲向海洋宫。

    穿过三十公里的海底隧道,车子一直来到离岛,海洋宫别墅群就建在这座名为伏龙岛的岛屿上。

    夏家别墅前,豪车云集,人影绰绰,宾客满蓬,这是一次港城上流社会的大聚会,祝寿是一方面,结交人脉、互通有无才是客人最看重的!

    “通达商会会长黎成功先生,特赠七彩琉璃玉佛一座,祝夏老先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广荣集团总裁胡凯旋先生及夫人魏微女士,送上红玛瑙寿桃一对,花篮一个……”

    “友谊医院、佳人整形医院院长孙福仲老先生,特送字画一幅……”

    院子里,管家不时唱响客人的赠礼,一旁穿着大红唐装的老寿星夏兴坤,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一张脸都笑成了花。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