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你说什么?什么叫家门不幸?”夏雪馨不乐意了,夏之洋当众说他们的不是,这怎么能忍?

    “不是吗?你找了个这样的男朋友,弄得我们夏家上下很没面子,还怕我当面说出来?反正已经这样了,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二叔我是心疼你啊,唐少哪点不比他强?学历、人品、相貌、气质……你说说看,他怎么和人家比?还有,不瞒你说,唐奶奶也很看重你,希望你能做唐家孙媳妇,二叔希望你慎重考虑考虑!”夏之洋倒出了一大堆的理由,最后把唐家老奶奶也搬出来了。

    夏雪馨正要反驳,林风笑呵呵反问:“夏之洋,你这么喜欢攀高枝,为什么不叫珞烟妹子嫁过去?”

    “一派胡言!唐少喜欢的是小雪,和珞烟有什么关系?”夏之洋怒火飙升,狠狠整了下领结。

    “哦,要你这么说,现场宾客中,只要有人喜欢珞烟,都可以做你夏家的女婿了?”

    这话顿时让不少年轻一辈的男宾客兴致盎然,看向夏珞烟时都露出了跃跃欲试之色,夏家两位美女,一个让人冰山仰止,一个火辣诱惑,颜值、身材、气质那都是万里挑一,不仅身体条件过硬,叫人垂涎三尺,她们背后的财富更加可观,与其中任何一个联姻,都意味着人财两得!

    夏雪馨名花有主,那剩下的一个必然会是众多年轻人疯狂追逐的猎物!

    “我没说!珞烟的终身大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夏之洋脸都涨红了,他这是自己挖坑往里头跳啊。

    “那么小雪的事,更加轮不到你乱点鸳鸯谱!”林风指着夏之洋怒斥:“身为长辈,为了一己之私,要把侄女往火抗里推,你安得什么心?”

    “你——”夏之洋捂着胸口,连连倒退,喘不过气来,幸好被夏珞烟搀住,才没摔倒。

    一些宾客走过去劝说,总算平息了这场风波。

    林风耸耸肩,走到一旁,端起自助餐桌上的一盘刚刚烤好的火鸡腿,就往嘴里塞。

    夏雪馨目光复杂,扭头来到林风身边,低声问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怎么,还记挂着前男友?”林风满腹的不爽。

    夏雪馨蹙眉道:“唐麟不是我男朋友,我和他之间仅仅是普通校友……”

    “怕不是那么简单吧?我劝你离他远一点,这个人太会伪装,毒粉只是他其中一项喜好。”林风淡淡说道。

    “还有什么?”夏雪馨更惊讶了,她印象中的唐麟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啊。

    林风笑了笑,随手拿起侍者端来的橙汁,喝了一口,顿觉不对!

    这杯子里面有料!

    抬起手腕一瞧,杯子里泡着一颗颗生鱼子,被橙肉掩盖,其中还有一个蛐蛐状的小虫,已经四脚朝天!

    林风目光一斜,看到了墨莉那示威的眼神,这小丫头,现在就这么睚眦必报,长大以后那还得了?

    “哎,谁看到我的阿牛了?”人群中,一名长衫老者四处乱转,逢人便问。

    他的腰间左侧,挂着一个紫檀雕琢的蛐蛐房子,那可是他的珍爱之物。

    林风举杯走过去,笑道:“老先生,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啊!我的阿牛……哪个天杀的混蛋干的……”墨高玄气得老脸哆嗦,白胡子都翘起来了。

    “喏,就是那个小丫头,墨莉。”林风指着躲在人堆里的少女微笑。

    老头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追上去就是一阵疯撵:“墨莉你个疯丫头片子,你胆子太大了……这可是我的关山蟀王啊……”

    夏雪馨走到林风身边,轻声说道:“墨高玄老爷子是港城极富盛名的古董收藏家,那是他的小孙女。你刚刚说唐麟什么……”

    “这一家子倒是挺有趣……”林风点点头,目光瞥过,看到唐麟又摆出一副绅士风范,和几名名媛聊的火热。

    “至于唐麟,你对他了解多少?”林风严肃起来:“你知不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夏雪馨愣了愣,“不是普通人,那他是……”

    “古武修炼者,你听说过没有?”林风压低了嗓音。

    “没……你是说唐麟会武功?”夏雪馨大为惊讶。

    “对,而且他修炼的武学,怕是非同小可……”林风眯了眯眼,“这个人很邪门。”

    “那你呢?你是不是古武修炼者?”夏雪馨更好奇林风身上的秘密,如果说唐麟让她震惊,那林风身上好像有挖掘不完的神秘,这种感觉让她如隔纱幔一般,总是看不清他的真实面孔。

    “不是。”林风微微一笑,“我专治各种不服的古武者!”

    “吹吧你!”夏雪馨眼含嗔意,那秋波流转的眸光极少显现于人前,别有一番风韵。

    两人正低声交谈,大厅外一道高声宣告传来:“东花集团总裁福岛先生来访!”

    听到这个宣告,几乎所有的宾客都中断谈话,向外看去!

    “东花集团!怎么可能!”

    “不是那个东花集团吧?东洋首屈一指的财团?”

    “真没想到,夏兴坤居然和东花集团总裁有私交!厉害!深藏不露啊!”

    那些熟知商界的显贵们无不满眼震撼,东花集团,那是真正的巨无霸集团,在东洋四大财团中常年排名第一位!

    其涉及的经营领域几乎囊括各大行业,业务遍及世界各地,但很少有人见过东花集团的总裁,更不用说能让他亲自登门拜访祝寿了!

    “东花集团……不会吧?”夏雪馨喃喃自语,露出了疑惑,以她的认知,夏兴坤和东洋商界没有任何来往,就算有,也不可能惊动东花财团的掌舵者来拜寿啊。

    事发突然,夏兴坤、夏之洋慌忙撇下所有事情,快步前去迎接!

    夏兴坤看到福岛一郎从丰田世纪那款东洋国宝级轿车上走下来,忙趋步上前,热情伸出手来:“啊……福岛先生光临寒舍,实在是受宠若惊!”

    福岛一郎那张倨傲的脸没有丝毫表情,淡然挥了下手:“夏老先生,我不过是受人之托,冒昧前来,特备薄礼一份,请收下!”身后,一身和服的樱子捧着一只长长的软木盒,放到了接收寿礼的台面上。

    夏兴坤感到了一种居高临下的碾压,福岛一郎连握手的机会都不给他,放下礼物后,向大厅看了一眼,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去。

    “这……”夏兴坤满脸惊诧,直到那队豪车远去,仍没能回过神来。

    “爸,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夏之洋原以为老头子交友广泛,心中对他大为尊崇,可没想到压根不是这码事。福岛一郎鼻孔里都瞧不起夏兴坤,是受什么大人物所托?

    夏兴坤燃起的骄傲和自满,被冷冷浇灭,不耐烦地挥挥手:“多嘴!回去招呼客人!”

    夏之洋缩了下脖子,怏怏离开。

    夏兴坤这会心情复杂,仿佛被打了一巴掌,又被赏了颗枣,瞅一眼那盒礼物,他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朝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奉命打开礼盒,往里头一瞧,两眼霎时凝固!

    “这是——谁的墨宝?”

    木盒中,摆放着一方装裱好的书法,那苍狂有力、犹如金钩铁画的字体,写在黄丝绢上,总计十四个大字,仔细分辨正是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让开!”夏兴坤快步走向前,一双老眼上下掠过,看到了最后的落款印章,道朗。

    道朗?这是哪位书法大家的名号?夏兴坤对书法知之甚少,立即想到了宾客之中,有一位专家能人,忙从人群中寻找墨高玄。

    此刻墨高玄正吹须瞪眼,在大厅一角严厉教育淘气孙女墨莉,那只被他视若掌上明珠的蟋蟀王溺死在酒杯中,老头气得暴跳如雷,却仍没舍得动手打一下小孙女。

    夏兴坤快步走过去,一番劝说调解后,拉上墨老头前去鉴宝!

    墨高玄掏出一副老花镜戴上,凑近看过去,眼中越来震惊,最后终于开口:“啊,这是……这是朱耷的真迹啊!”

    “朱耷?是八大山人朱耷?”

    “可不是,难不成还有旁人?”墨高玄连声咂嘴:“这是绝对的珍品啊,你看,只有他一个落款,没有任何人的题跋,这幅字迹几百年间转手的次数绝对不超过十次!”

    “会不会是赝品?”夏兴坤不敢相信,那个东洋人为什么会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自己?两人之间毫无关联,无缘无故,谁会给陌生人送一份大礼呢?

    墨老头一听这话就翻脸了,扯着夏兴乾怒道:“怎么,你怀疑我的眼力?这黄丝绢是皇家御用的东西,这字迹,这印鉴,无一不真,你敢说哪里有假?”

    “不不不,我相信,相信老哥你!”夏兴乾连声陪着不是,内心却甚为惊疑,是什么人能让那位东洋巨贾送上一幅价值千万的真迹?

    两个老头正拉扯间,又一队黑色豪车从夜幕中开来,从前后几辆车上跳下数十名保镖后,方才有两名男子从中间一辆奔驰车上下来,迈步走进大门。

    “皇海商会会长海四德前来贺寿——”

    皇海商会?这名号,再一次,震惊了所有宾客!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