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暗器驰名江湖的唐家在一百多年前那是相当的威风,那个时代的唐家狠人辈出,震慑川西,可后来不知为什么,唐家在江湖上渐渐销声匿迹,到后来,竟也走上了经商之路。

    现在的唐家以经营中药材为主,因此夏之洋才会和他们有过一些接触,隐约感觉到这一家族的可怕和神秘。

    被今晚这一闹,夏之洋胆子就更小了,他害怕唐家报复,只能把希望全寄托在林风身上!

    “行了,忙你们的去吧!”林风表面上若无其事,内心却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唐家的暗器恐怕不是浪得虚名,这区区一个唐麟就有好几种暗器,假如唐家高手出动,以自身的实力,能不能挡住真的难说。

    夏之洋和夏兴坤赶紧去招呼客人,林风瞥瞥外面,唐麟自己一个人爬回了车上,迅速逃离了这里。

    这小子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行动?会不会去搬救兵?

    林风无瑕多想,此时墨高玄来到了他身旁,背着手对林风一阵评头论足,“没瞧出来啊,这里居然藏着一座宝山。”

    林风笑问:“墨老先生这话从何说起?”

    “别的就不多说了,单从你送给夏老头的这两件东西上看,你就是个行家!”墨高玄点着脑袋说道:“古董这一行,懂鉴赏的年轻人太罕见,你师从哪位大家?”

    “你问我师父是谁?”林风笑道:“他老人家隐于世外,没人听说过他的名号,不说也罢。”

    “嘿,你在质疑老夫在这一行的地位?”墨高玄顿时显出极度不满,“别的不敢说,就鉴宝这一领域,没有我墨高玄不认识的名家。”

    林风笑道:“是吗?那咱们打个赌,墨老爷子敢不敢赌?”

    “赌什么?”墨高玄捏着胡须,内心有点谨小慎微,又有些不服气。

    林风压低嗓音说道:“小赌怡情,如果墨老你不认识家师,就请为我鉴两件宝物。”

    “鉴宝?那还不是稀松平常的事!等等,要是你输了呢?”墨高玄贼兮兮笑道:“输了给老夫做一个礼拜的帮工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林风朝墨高玄微微一笑,“那我可说出家师的名号了?”

    “说吧,老夫听着呢!”

    林风凑近一些,低声道:“家师的俗家名号是禹天极,老爷子你没听说过吧?”

    墨高玄仔细回味着这个名字,两眼渐渐发呆,的确,在他熟知的古董圈子里,好像真没有禹天极这号人!

    “小子,你不会是胡编一个名号,来耍我吧?”墨高玄感觉不对劲,单凭他一个名字就认输了?

    “说什么呢?那可是欺师灭祖的恶行,老头子,你是不是输不起?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你这一家子,真是绝了!”林风对墨高玄没有好脸色了,输赢并不重要,可对方如果是输不起的人,那就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了。

    “不是,算了算了,我认输,认输还不行啊?”墨高玄急急拉住林风,“不就是鉴宝么?说吧,宝在哪里?”

    林风盯着他认真问:“真认输了?那行,改天有空我带上宝贝,去找你!留个电话地址吧!”

    墨高玄报了个地点,垂头丧气走开了。

    “禹天极……这人是谁啊……禹姓稀少,必是传自上古时代的禹王,这一系除了江南禹氏那一脉,还有分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猜不透禹天极是谁。

    夏雪馨来到林风身边,轻声道:“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林风看着她,有些惊讶。

    “随便。”夏雪馨放下酒杯,已向外走去。

    这女人有点奇怪啊!林风缓缓跟上,车子驶出别墅,远远目送他们离开的夏家父子总算松了口气。

    从海底隧道穿过,沿着海岸线一路兜风前行,林风也不说话,只管开车。

    “那是个美丽的错误,幸好上天没有让错误延续下去。”夏雪馨终于开口了,她说起了当初和唐麟的事,现在她终于可以释怀。

    “的确是。”林风笑着应了句。

    “我没想到唐麟是这样的人,人心怎么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那是因为你太善良。”林风笑道:“善良的人眼里,总是看到世界美好的一面。”

    夏雪馨若有所思,但马上她又提出了异议:“坏人眼里,难道只有邪恶?”

    “也不尽然,有时候坏人更喜欢美好的东西,因为它不曾拥有过,更渴望占有。”

    “那你是坏人还是好人?”夏雪馨侧目看向林风。

    “我当然是好人了!”林风大笑,“要不我变一次坏人?”

    “好啊,我看你怎么变!”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夏雪馨这一次出奇得大胆妄为,神采飞扬,不胜娇羞的脸蛋在暗夜中微微发着红光。

    “就这里吧!”林风一脚踩停了车子。

    女人在惯性作用下娇呼:“干什么停在这里?”

    “当然是先劫个色啊!”“啊——救命……”夏雪馨打开车门,朝沙滩跑去。

    林风慢悠悠下了车,悠闲大笑,“哈哈,你跑不掉的,天涯海角,大坏蛋也一定能追到你!”

    “那你试试看!”夏雪馨索性踢掉了高跟鞋,拎在手上,赤脚跑上了沙滩。

    林风当然不会去卖力追赶,如此风月,当细细品鉴,徐徐沉淀。

    他不紧不慢跟随着,女人反倒是不停奔跑,彻底放飞了情绪,在浪涛澎湃声中,旋转、跳跃、闭着眼……沉醉在无拘无束的自由里。

    林风更像是一个看客,一个见证者,目睹她的内心变化,从内到外发生的蜕变……

    “来,我们一起等日出!”夏雪馨找到一块大礁石,招手示意林风过去。

    坐在这块石头上,两人望着大海,相视微笑。

    在这一刻,没有身份之别,没有贵贱之分,甚至,没有一切提防与隔阂,有的,只是轻松、自由与浪漫。

    与这片沙滩一海之隔的东洋,御照神社中,气氛却十分诡异、阴冷!

    神社外头的辕门处,一名剃光脑门只留着一条小辫子的带刀武士,眼神死死盯住神社入口下方。

    那里,一条黑狗被拴在木桩上,不停地焦躁走动,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屋檐上,月光映照下,一轮古老的镜面正反射着惨白的光。

    那正是八荒镜!德川家族自古以来守护的两大神器之一!

    武士抬起手腕,看一眼时间,已是深夜一点,他始终都在思考,家主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按照谕命,他要从零点守到两点,真有这个必要吗?有什么怪力乱神的事能出现在天照大神的神社中?

    呜——

    正在他走神时,突然间,那黑狗发出一声尖锐嚎叫,四腿蹬了几下,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藤田家佑大惊失色,快步冲过去察看,空荡荡的神社里,没有一个人影,只有那高悬的宝镜隐约闪烁着慑人寒光。

    一种从头凉到脚底的寒意让他不敢停留,抱起黑狗,一口气冲出神社大门!

    “主人……你看!”

    神社外头一直静静等候的高级轿车里,一名身穿和服的方脸男子闻声打开了门。

    当他看清楚那死去的黑狗时,脸色极剧变得煞白!

    “快,快把八荒镜摘下来——”

    女儿的话应验了!确切地说,是那位高人的话应验了!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