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醒醒,太阳晒屁股了!”林风拍拍女人的手,笑眯眯瞧着熟睡中的夏雪馨。

    睁开迷离的眼眸,夏雪馨朦胧中看到林风站在她面前,而自己却……睡在一张床上?

    “啊——”她下意识地抱头尖叫,嘴巴立刻被一只手捂住了。

    想都不想,她张口就咬下去!

    “哎哟,你咬我干什么?”林风忍着痛,“你看清楚,这是在哪里!”

    夏雪馨愣了愣,仔细一瞧,原来这就是她自己的卧室。

    “我怎么在这里?”她松开口,一脸茫然。

    “你呀……哎!”林风嘴巴里抽着冷气,挨在床边坐下来:“你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夏雪馨瞪圆了双眼,点头,又快速摇头。

    “你要看日出,结果熬不住睡着了,我一看咱不能睡在海滩上啊,就把你送回家,现在没事了吧?”

    “你真的没有对我做什么?”后半程的事,夏雪馨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我是那种人吗?如果要趁人之危,何必等到现在,咱俩第一次见面时那可是绝佳的机会……”林风坏笑。

    “那你就是禽兽不如!”夏雪馨愤愤瞪着他,仿佛林风真的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别对好人乱扣帽子!先吃早饭了!”

    盯着林风的身影离开卧室,夏雪馨把头蒙在毛毯里头,昨夜的自己一定很疯癫,很不象话,冰山总裁的形象轰然倒塌,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夏家别墅餐厅,夏兴乾笑眯眯瞧着林风狼吞虎咽的吃相,端着茶杯,也不饮用,就是看。

    “夏老,你怎么一口都不吃?”林风百忙之中抬头问道。

    “我老了,牙口胃口都不如你们年轻人,早餐一杯茶足矣。”夏兴乾眼神里满是慈祥,望着林风,又看看窗外,神色间满是沧桑和慨叹。

    “如果要养生的话,不吃东西也不行,除非有足够的气血补充。”林风囫囵吞下一碗肉丸汤,说道:“肉身好比一座工厂,只出不进,库存耗光,最后什么都生产不了。”

    夏兴乾笑问:“那以你之见,我这个年龄的老家伙应当如何养生?”

    “餐风饮露。”林风头也不抬说道:“长生之道,都深藏在名山大川中,朝露夕风,炼丹而食,是无数得道隐士的生活方式,当然,凡人肯定做不到这一点。”

    “这个……的确太难!有没有更简单点的办法?”夏兴乾苦笑,他一大把年纪了,去哪里求得大道?喝露水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撑下去的修行法,何况他一个什么基础都没有的老头子。

    “有啊,吃药。”林风抬头笑道:“等我忙完这阵子,试试改良一下秘方,一定能帮到像您这样的老朋友。”“那太好了,我要求不高,能活到你们结婚生子就行!”夏兴乾正爽朗地笑着,身后,打扮一新的夏雪馨走过来了。

    “爷爷,你说什么啊……”夏雪馨眼含嗔意,坐到了林风对面的位置。

    “哈哈,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们俩呢,就不要玩躲猫猫了,我决定,本月十八,就办一场订婚宴,把婚事先定下来!”夏兴乾一番话让两人都愣住,彼此对视,颇有些尴尬。

    “小风啊,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到时候一起叫过来啊!”夏兴乾担心夜长梦多,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孙女婿,如果不抓牢被别人抢了去,肠子都能悔青!

    他已经知晓了昨晚夏兴坤寿宴上的事,林风带给他的惊喜可不仅仅是那卓越的医术,恐怖的人脉和底蕴更让夏老头深深叹服。

    说到家人,林风恢复了一丝笑容:“只有一个妹妹,还在读书。”

    “哦,那咱们就大事从简,不请外人了!”夏兴乾有些意外,他家里头,一定遭遇过什么大变故吧?

    “爷爷,你不觉得这样太草率了吗?”夏雪馨忍不住提出了反对意见。

    “草率?哦,是有点草率了,要不这样吧,只请一桌最重要的宾客,名单么,你们定!”夏兴乾微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还没准备好。”夏雪馨低下头,搅动着杯子里的燕麦。

    “订婚要准备啥?”夏兴乾笑道:“又不是叫你立刻嫁过去!就这样说定了!”

    “我反对。”林风举了下手,让老头的笑容僵住。

    “为什么?”夏兴乾内心泛起嘀咕,这小子不会是另有所属吧?

    林风道:“夏老的意思我理解,但我们的确没有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我们不了解对方,没有过任何超越普通朋友的行为,只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

    “这个……”夏兴乾愣了,这小子是真不想娶自己的宝贝孙女?

    “夏老,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我看这件事就不要提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林风抓起餐巾擦了擦嘴角,不等两人挽留,直接离开夏家。

    留下夏兴乾、夏雪馨祖孙俩愕然以对。

    “我吃好了!”夏雪馨气鼓鼓离开餐桌,明明一口东西都没吃。

    她吃不下,气不过,自己只是稍稍矜持了一下,这个家伙凭什么拒绝和自己订婚?他是猪脑子吗?不知道女人是要靠哄的吗?

    两个小时后,林风做好解药,来到友谊医院,再次见到了赵化龙。

    和赵家的恩怨他希望先做个了结,继续拖下去,赵光铁定撑不住,先缓一缓,稳住赵化龙再说。

    “你师叔联系上了?”赵化龙坐在椅子上阴声开口,一旁的赵伟、蓝月主仆两人也冷冷注视着林风。

    “喏,解药在这里,今天早上刚寄过来的!”林风将装有解药的袋子丢过去。

    赵伟接过去,打开看了看,又递给蓝月。

    “嗯!”的确是解水蛊的解药,蓝月点点头,走向后方病房,去给赵光解蛊毒。

    “这件事就算了!”赵化龙扬声说道:“一切恩怨止步于此,如若再有纠缠,赵某人必定不会手软!”

    “哈哈,赵长老这话我爱听,不过我劝你管好自己的儿子,不要再放他们出来作恶,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

    林风说完转身就走,身后,赵化龙那张脸青一阵紫一阵,五指狠狠按在椅子扶手上,那厚实的木质扶手被他抓成了麻花……

    “阿伟!”赵化龙沉声吩咐:“你立刻去查,这几天,他有没有收快递!如果有,你知道该怎么做?”

    赵伟闻言眼神一亮,“是,我明白了!”

    林风离开医院,去银行保险柜取出墨锁,按照墨高玄留下的地址,找到了这老头开设在古玩城的门店。

    “玄妙居……”站在这间店铺前,林风抬头望去,两层小楼,仿古外观,绝大多数的古玩城都是这样大同小异。

    一进门,就看到一方长长的紫檀木柜台,横跨整个店铺。

    柜台后头的书架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古籍,一名中年人正手捧书卷,在那里读着一部发黄的丝绢书。

    林风咳嗽一声,扬声便问:“墨高玄老爷子在不在?”

    “你是……”中年人抬头看他,眼神温润,颇具儒雅之气。

    “我来找墨老爷子鉴宝,昨天约好的!我叫林风。”林风边答边走进门。

    中年人忙起身相邀:“先请坐,家父在二楼,我这就叫他下来。”

    “嗯……”林风找了个藤椅坐下,墨玉轩立即上楼叫人。

    一阵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墨家老中少三人都出来了!

    “你还真来了!”墨高玄以为林风不会这么快找上门来,没想到第二天就来找他鉴宝。

    墨莉小丫头躲在最后,朝林风扮了个鬼脸。

    “我想除了墨老之外,整个港城没有人能识别我这件宝了,所以我尽快赶过来,期望能有个结果。”林风迎上前,来到柜台边,拿出了他的宝物,墨锁!

    看到这件东西的第一眼,墨高玄、墨玉轩两父子眼神突变!

    “你……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东西?”墨高玄胡须颤抖,手指都在哆嗦。

    “恕我不能告知来源,墨老,这是战国墨锁,我没说错吧?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方法打开它?”林风直接说到重点。

    墨高玄突然一反常态,暴躁大吼:“没有!滚!这里不欢迎你!”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