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全都凑过去仔细观看,这三颗种子圆滚滚如珠玉,隐隐释放着彩芒,种皮外表花纹交错,好像塑料制品一样。

    墨家祖孙三人大眼瞪小眼,老祖宗的心思太难揣测了,费劲心机锻造的墨锁,居然就藏着三颗种子!

    “这……林先生啊,你看这是什么植物的种子?”墨玉轩小心翼翼征询林风意见。

    林风已经审视了很久,虽然无法确定是什么种子,但可以肯定一点,这些种子是可以培育的!

    并且,以它释放出来的气息判断,这绝对是一种极度罕见的天材地宝!

    “应当是某一顶尖灵材!”林风说道:“要弄清楚它是什么灵材,只有一个办法,种一颗试试!”

    “噢?灵材?莫非是古人炼丹的材料?”墨玉轩饱读典籍古书,对天文地理、修道炼丹都有涉猎,当然,他的涉猎仅存于纸上谈兵,无从实践。

    “差不多,灵材可炼丹,有些也能直接食用,这里有三枚种子,作为酬劳,其中一枚就赠给几位吧!”

    墨家三人豁出命去解锁,如果没有回馈,林风内心也过意不去……

    “那我可随意挑选一枚了!”墨莉伸手取下一颗种子,禁不住惊呼:“啊,好烫!”

    那七彩的光华在她的掌心里跳跃,犹如一道火种,十分眩目。

    “小心点,墨莉!”墨玉轩微笑着搬来一个空花盆,墨莉急忙把种子丢进去,培土、浇水,放在院子里向阳的位置。

    “行了!看它能结出什么果来!”墨莉笑得如一朵花:“最好是仙果,让我们一家人都成仙!”

    “哈哈哈,你这丫头,还没长大就想着当神仙?”墨高玄一脸笑眯眯,这事顺利了结,老头心情大好。

    林风用瓷瓶收起余下的两颗种子,已经打开的墨锁就不要了,留给墨家做个纪念。

    与墨玉轩闲聊片刻,林风离开了玄妙居,前往孤儿院,再次为慕清秋施针疗毒。

    整个过程两人都已经驾轻就熟,没有什么波折,也没有太多的题外话。

    在治疗结束时,慕清秋才忍不住轻声问:“大概……还要几次?”

    “不好说,一个疗程下来,一个月总要的……”林风轻声安慰她:“只要坚持下来,师姐你一定能重见光明。”

    “嗯……我明白……”慕清秋平静地躺在那里,恬静的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希望之光。

    林风想了想,主动说道:“对了,师姐,我这里有颗植物种子,想委托你帮我照料。”

    “什么?”慕清秋缓缓坐起身。

    “就是一颗很奇怪的种子,我想种出来看看,能开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果来。”林风从瓷瓶里取出一粒种子,先放在自己掌心里:“小心,有点烫手。”

    慕清秋接过这枚种子,感觉到了灼热的温度,但她没有慌乱,只是静静感受着。

    她眼睛看不见,手便是她的眼,她体会到了这枚种子的不同寻常,一定是世上罕见的奇材!

    慕清秋的房间里有一盆兰花,没有空余的花盆,她来到后院,摸索着找到一个花盆,细心种下了这粒种子,又把花盆搬到了房间窗台上,和那盆兰花摆在一起。

    林风没有在孤儿院停留太久,陆镇东今天又不在,不知道这老头最近在忙些什么,身残志坚,居然也是个闲不下来的人。

    离开孤儿院,林风正打算回公寓,接到了雷龙的电话,邀他再去南凤村做客,说是今天一大早,山上放牧的牧民抓到一头熊瞎子,叫林风去尝鲜。

    山珍海味不仅能满足口舌之欲,更是大补之物,林风眼下正需要这些东西补充元气,冲击更高境界!

    南凤村山路崎岖,法拉利开不过去,雷龙考虑得很周到,派人专程在公司楼下等着,一辆吉普车已经备好。

    林风来到雷霆大厦才发现,开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雷婷!

    “哟,你怎么在这里?”

    “不行吗?老板不让人休息?”雷婷戴着一副大墨镜,一身的皮裙皮衣,很配这台吉普车。

    “行,劳逸结合嘛,走吧,去尝尝熊掌的味道!”林风上了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雷婷一脚油门踩下去,吉普车驶上街区,朝着南凤村开过去。

    一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着,伊甸园公司已逐渐走上正轨,预计下周就可以投产。

    只要完成第一批出货,以后的生产就不是问题。

    “听说海四德现在是你的人了?你怎么办到的?”雷婷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四爷当初可是让她恨得牙根发痒,没想到几天之后,林风居然把四爷收拾得服服帖帖!

    “用命换来的。”林风笑了笑:“本来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但这家伙招惹到我头上,拿我妹做威胁,我只能和他拼命了,结果就是,他拼不过我,跪下来求饶。”

    “我倒是小瞧你了……”雷婷抛了个媚眼过来,“那看来以后你就是港城老大了?”

    “不敢当,什么老大不老大的,有口饭吃就行!”林风洒脱一笑。

    嘎——

    突然间,雷婷紧急踩下刹车,吉普车在盘山路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烟尘,滑行二十几米终于停下来。

    一大块两米高的山岩挡在前头,距离车头只有几公分远。

    “该死!”雷婷打开双闪,跳下车去察看。

    林风抬头望一眼山腰,上头怪石林立,高空坠石的风险极大。车子要是撞到这块石头上,轻则翻车,重则当场坠入山谷,车毁人亡。

    “试试看,能不能挪开它……”雷婷照着石头踢了一脚,这巨大岩石只晃了两下。

    林风也下了车,正打算尝试推动挡路石,忽然心生警兆!

    不好!

    他抬头看向上方山腰,脸色大变!

    无数的碎石突然滚下来!覆盖了几十米长的山路!

    雷婷也听到了动静,转身抬头,花容失色,整个人都僵住了!

    “快躲开!”林风拉上雷婷的手臂,左右闪躲,极力避开那落地的岩石。

    烟尘砸落,山坡上闪现出几个身影来!

    两人在烟雾中艰难求生,几次与坠落的巨石擦肩而过,不一会儿,整个山道遍布碎石和尘土,弥漫起来的烟雾,连越野车都遮挡住了。

    “哈哈,直树君,这下如果他不成烂泥,我就从山上跳下去!”一名武士从山坡上露出脑袋,放声大笑。

    川岛直树歪着嘴,头一拧:“下去看看!”

    一众武士在他带领下迂回下山,来到盘山路上,烟尘仍未散尽。

    “人在哪里?找出来,我要看到尸体!”川岛直树站在路边,振臂高呼,这一次一雪前耻,终于有机会杀了林风,夺回本应属于他的女人!

    十多名武士分散进入烟尘里,在碎石堆中寻找那两人的尸体。

    天色已近傍晚,山区能见度越来越低,加上阴天多雾,烟尘笼罩,这一截路更显得迷障重重。

    忽然有一声闷哼传来,跟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谁?谁在那里?”一名武士壮胆大叫,一声闷响,后脑勺被什么东西击中,软绵绵倒在了碎石堆里。

    烟雾笼罩下,一个接一个武士不明不白销声匿迹,有的甚至还没叫出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川岛直树和小野站在路边,两人越发意识到不对劲,进入十多人,怎么一个都没出来?到最后,一丁点响声都没有了!

    “人呢?都给我滚出来!八嘎!”川岛直树抽出腰刀,指着烟尘深处大骂。

    没有人回应他,这条无人山路竟有一种莫名的诡异!

    “直树君,我看,我看还是撤吧!”小野很慌,前面的烟尘里,仿佛藏着什么大恐怖!

    川岛直树恶狠狠回头,“你再说一次!”

    “没,我没说……”小野眼神慌乱,突然他转身就跑,一溜烟逃离了川岛直树的视线范围。

    “八嘎……懦夫!小野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川岛直树暴跳如雷,冷不丁,感觉到脖子一凉,一抹刀尖,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肩上,下巴刚好抵在这刀刃上!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