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化龙一伙人全跑了,重伤未死的人也被人拖着逃离了庄院。

    林风将刀光舞成一面大网,数不清的毒虫尸体簌簌落地,在脚边堆出了一个圆圈。

    “哥——”雷婷举刀砍断绳索,把雷龙解救出来。

    随后是大嫂许楠梦,三个人抱成一团,哭着笑着,分担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悲伤。

    “恭喜林小友,在生死之交突破玄级……”清虚道长微笑着和林风交谈。

    “这次多亏道长援手,不然我们几个真的凶多吉少。”林风撑着武士刀,在石凳上坐下来。

    “贫道没能出力,只是多说了几句,没想到这赵化龙当真是穷凶极恶……”

    “是啊,他这次折了一臂,肯定不会甘心。”林风正说着,雷龙三人走来了。

    看到林风一身血,雷龙扑过来抓着他哭求:“好兄弟!快!叫雷婷送你去医院!”

    “没事,龙哥,我就是些皮外伤,真不要紧。”林风勉力一笑:“倒是你,是我连累了你和大嫂。”

    “说哪儿的话,兄弟,你真没事?”雷龙不相信林风受了重伤还不用去医院,铁打的人也经不起这样流血啊!

    “真的,有吃的就行!龙哥,道长,一起入席吧!”林风看到那一桌美食已经备好,食欲大开。

    清虚道长捋须微笑,和林风一前一后来到圆桌旁。

    院子里的血尚未干涸,雷龙快步走向柴房,把关在那里的几个保镖和护院解救出来,打扫残局。

    “道长,我先干为敬!”林风端着一坛烈酒,仰头痛饮,那溅出的酒水尽情泼洒在身上,流经伤口处,也丝毫不在意。

    清虚道长欣赏的目光始终落在林风身上,直到他一坛酒饮完,才含笑说道:“贫道也喝上一碗!”

    “好!道长请!”林风抹去第二坛酒上头的封泥,为清虚道长和自己各斟满一碗酒。

    雷龙、雷婷姐弟俩同时过来敬酒,院子里迅速热闹起来。

    “贫道此行经洛葭山,正打算前往拜会一位隐居的老友,没想到会和林小友相遇……”清虚道长说明了此行的意图。

    “幸亏有道长和林风在,吓跑了赵化龙那个老豺狼!”想到刚刚那场血战,雷婷仍心有余悸。

    清虚道长说道:“九龙门看来已烂到骨子里,偏离正路太多,距离邪道已不远了!”

    “不错,之前在半路上,赵伟雇佣的东洋武士企图用山石砸死我们,这父子两个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林风抓起一只山鸡,大口往嘴巴里塞。

    “他居然雇佣倭人?”清虚道长愤声骂道:“这个败类!简直辱没祖宗!”

    “这次赵化龙吃了一大亏,龙哥、大嫂你们最近不要住在这里了!”林风边吃边说道:“还是城里安全些。”

    “好,我听兄弟你的!明天就回城!”雷龙叹了口气:“没想到,躲在乡下都不能安心,这世道太艰险、太残酷……”

    “都怪我,要不是我得罪赵家,你们也不会无辜受牵连……”林风说道。

    “说哪儿的话!”雷龙高声说道:“他姓赵的不是东西,早晚叫他断子绝孙!来,兄弟,这熊掌就是给你准备的,敞开了吃!”

    “大补之物,我就不客气了!”林风抓起炖得酥烂的熊掌,大口嚼着,一碗酒接一碗酒灌下去,吃得酣畅淋漓。

    “哈哈,兄弟好胃口!”雷龙挑着大拇指赞叹:“古有武松打虎,今有兄弟伏龙,这酒肉管够!”

    清虚道长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问道:“林小友可有师门传承?”

    林风猜到了老道心思,笑道:“有!家师生性淡泊,常常云游四海,流连于山川野外,平常难见到一面。”

    “喔,那真是可惜,贫道还想着拉你入我纯阳宫,看来是没有这个缘份了!”清虚道长捋须摇头,错过这一棵好苗子,实在是损失巨大。

    林风摆手笑道:“道长错爱,我身陷俗世中,还有很多俗缘没能抛干净,入山门清修肯定是待不长久。”

    “这倒也是,不过我看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将来一定会威震江湖、前途不可限量!”老道这话不是吹捧,多少人修炼一辈子都达不到玄级,林风却能在战斗中感悟,成功突破瓶颈,这份天纵之资绝对是凤毛麟角、万中无一的!

    “前辈谬赞,来来来,大家喝酒!”林风举起碗来,众人纷纷跟上,这顿饭虽然吃得有点晚,却更加舒坦,热火朝天!

    “今夜不醉不罢休!”雷龙豪气干云,一口饮尽,放下黑碗,再次抱起酒坛。

    这一夜的落仙居,酒壮人胆,推杯换盏间,多少江湖事,尽在谈笑间……

    第二日一早,清虚道长早早告辞离去,林风、雷龙四人简单收拾妥当,驱车回城。

    赵家没被彻底铲除之前,南凤村暂时不能待了。

    回到港城,林风立即召见海四德!

    海四德不敢有丝毫怠慢,屁颠屁颠跑到约好的咖啡厅,和林风面对面坐下。

    “交代你的事怎么样了?”林风搅动着咖啡,眼皮都不抬。

    海四德压低嗓音,身子前倾,轻声回道:“都和我家老头子说了,爷你打算什么时候见他?”

    “先不急,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去办,办妥了,我再见你们家的老头子!”

    “爷您吩咐!”海四德点着头,帽檐压得更低了。

    “给我灭了赵家!”林风说出来的话让海四德浑身一震!

    灭赵家?赵家的赵化龙是九龙门长老,这种事有点棘手啊!

    “是怎么个灭法?斩草除根还是……”犹豫了一秒,海四德低声问清楚状况。

    林风抬起目光,冰冷的眼神直射四爷灵魂深处,森寒的声音同时响起:“我要赵家的产业全部归零,在港城没有立足之地,永世翻不了身!至于是否斩草除根,你随机应变,随意而为!”

    “我明白了……”海四德深深吸一口气,“那赵化龙……”

    “他已被我斩断一条右臂,如今连蛇都做不成,充其量只是条蚯蚓!你怕什么?”林风说话间的气势让海四德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忙低下头去。

    “三天之内我要看到赵家全面破产,能不能做到?”无情的命令再次让海四德为之一震。

    “能,我一定能!”他不敢说半个不字,咬牙硬撑下来。

    以海家的实力,生吃赵家,势必要付出极高的代价,但海老四不敢有丝毫违抗,前车之鉴已让他足够警醒。

    “很好,去吧,十殿地狱会记得你的功绩!”林风点着头,很满意他的表现。

    海四德战战兢兢走了,林风喝完咖啡,去银行保险柜取出地狱左使指环,不久之后他要和海东临见面,这地狱使徒的身份必须演下去。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