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秦霜脸上挂着无比的冷意,背着手,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这群吵嚷着要另立山头的森罗殿掌权者们,集体呆住,许多人大气都不敢出!

    秦霜冷厉的眼眸扫过众人,沉声点名:“方少贤,你要谋反不成?”

    方少贤脸上青筋凸起,攥紧了拳头,跨出一步,恶向胆边生,振臂高喝:“不错!我就是要反!你不配做殿主,从今天起,你秦霜不再是殿主,而我,才是森罗殿名正言顺、众望所归的领袖!”

    “方少贤,你好大的胆子!给我拿下!”秦霜杏眼圆睁,没想到左使第一次登门,竟然遭遇了这种事,丢尽了脸面!

    两名下属想上去抓方少贤,但却被另外几个同僚死死拦住,抓住胳膊,他们都是方少贤的人,早有谋逆之心,现在撕破了脸,背水一战,都不再隐藏意图。

    “哈哈……秦霜啊秦霜,你看看,现在还有谁听你的指令?”方少贤放声大笑,“森罗殿就应该是男人掌权,牝鸡司晨有违天道常理!女人嘛就应该服侍男人,做好份内事,这样吧,从现在起,你做殿主夫人,同样可以指挥他们,还省去打打杀杀的危险,够厚待你吧!”

    秦霜一张俏脸被气得通红,这方少贤不但公然谋反,竟然还妄想让自己做他的压寨夫人!

    大逆不道,简直忍无可忍!

    秦霜正打算亲自出手惩治方少贤,林风从她身后走出来了,冷漠的目光扫过屋子里这群古武者,以命令的语气开口:“跪下!”

    “嘿,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东西?”方少贤正在趾高气昂上,压根没把林风放在眼中,上来就要推搡他。

    他快,林风更快十倍,扭住方少贤的手臂,没等他惊叫出声,一颗虱神丹弹入口中,喀嚓一拍喉部,毒丹滑入腹中!

    这一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方少贤察觉到异常时,毒丹已融于腹部,吐都吐不出来了。

    “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他捂着脖子痛苦干呕,那些旁观的阎罗殿高手全都震惊失色。

    方少贤修为极高,已是玄级四段,与秦霜不相伯仲,没想到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放肆!左使在上,你敢不敬?”秦霜朝旁边走了两步,冲林风抱拳行礼。

    什么?左使?哪个左使?

    所有人都显出慌乱之色,难道他是……地狱左使?

    林风亮出了手上的扳指,目光如电流扫过众人,“冲撞本座,以下犯上,略施小惩,以儆效尤!”

    话音落地,方少贤抱头惨叫,一声凄厉鬼嚎,倒地翻滚,撞到了椅子和花盆,狂乱扭动折腾,猛拔自己的头发,整个人在短短几秒钟之内陷入了疯狂境地!

    包括秦霜在内的森罗殿众人,此时都眼皮狂跳,望着方少贤,只感到头皮阵阵发麻,心惊肉跳。

    “还不拜见左使?”秦霜及时将众人的视线拉回。

    森罗殿众人集体叩拜,一大帮人跪成黑压压的一片,齐声呼喊:“参见左使!”

    林风面无表情,任由这些人跪着,冰冷的目光落在方少贤身上,不为所动。

    “左使,属下斗胆,请左使示下该如何处置这些叛逆!”秦霜向林风请示,这样更能够震慑群雄!

    果然,一大群人瑟瑟发抖,匍匐在地,颤声恳求:“左使饶命!殿主饶命啊!”

    “求左使大人开恩……我们也是被方少贤逼的……”

    林风轻蔑一笑,取出十余颗虱神丹,交给秦霜。

    “谋逆者,人手一颗,当面服下,死罪可免,活罪不饶!”

    “遵命!”秦霜拿到虱神丹,逐一送到那些谋反者面前,命令他们当众服下!

    虱神丹的恐怖有目共睹,可为了活下去,这些狠人不得不咬牙吞服,违抗者就不是吃一颗毒药那么简单了,会要命的!

    只有两名下属没被要求服下虱神丹,这两人是拥护秦霜的。

    “让他们在这里折腾一会儿!你们俩,看着点。”林风转身走出办公室,秦霜关起门时,里面已是一片哀嚎惨叫声。

    这群犯上作乱的森罗殿门人,做梦都想不到地狱左使会亲自驾临,以雷霆之势平息了这场窝里斗。

    “森罗殿需要狠狠整顿一番啊……”走廊中,林风凝视着秦霜说道:“身为十殿殿主之一,怎么能如此窝囊,任由下属胡来?秦霜啊,千万不要妇人之仁!辱没了本派声威!”

    “属下知罪。”秦霜战战兢兢低头,“请左使责罚!”

    林风摆摆手:“责罚就不必了,有空的话,去拜访一下其他各殿,看看他们是怎么治理下属的。”

    “是,属下一定尽心思过,争取早日赶上其他各殿!”秦霜心底一喜,没有受到惩罚,这左使大人还蛮有人情味的。

    林风又想到一件事:“你们森罗殿的金耀祖坏事做绝,私吞的美元公款已被我收没,这样吧,你把账户发来,我给你把钱转过去!”

    秦霜愣了愣,低声说道:“啊……这……左使既然收去了,就不用再……”

    “公对公,私对私,属于你们的财产,我不会独吞,账户拿来吧!”林风坚持要归还。

    秦霜把账户发到林风手机上,很快就收到了一笔款项,两百万整!

    这笔钱比金耀祖私吞的美金还要多几十万,算是补偿那些黄金的。

    “属下叩谢左使!”秦霜此刻对林风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奖惩分明,公私明确,碰上这样的上级,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林风扬手说道:“起来吧,最近你收集一下情报资料,尤其要关注进出港城的江湖各派人士,特别是九龙门、黑水宫这两家。”

    秦霜边思索边答:“九龙门?这个门派我倒是关注过,他们的长老赵化龙是港城本地人,时常活动,至于黑水宫,远隔十万大山,应当不会大举来犯。”

    “赵化龙和我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你尽量锁定他的动向,如果九龙门有任何动作,你立即告知本座!”

    “属下遵令!”秦霜低头说道:“我马上就去办!”

    林风微笑,有森罗殿可以调动,对付赵家将更加轻松自如!

    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一群人狼狈不堪搀扶着走出来,脸上、手上沾着血迹和灰尘,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仿佛斗败了的公鸡,全蔫菜了。

    秦霜转身开始训话:“方少贤!”

    噗通!

    方少贤两腿一软,直挺挺跪在了秦霜面前。

    “我有罪!我该死!我不是人……”他边说边扇起耳光,啪啪啪啪,几下之后,嘴角绽开,血丝顺着下巴滴下来,脸也肿成了发糕。

    “陈明生!”秦霜又念出了一个名字。

    咚!那个中年人也屈膝跪下,不停磕着响头:“殿主啊,我该死,我也该死!”

    余下的十多人相互交换眼神,不等秦霜点名,接连跪下,扇耳光、磕响头,一个比一个卖力。

    “行了……都滚吧!”林风挥挥手,一副厌烦的表情,“记住,每隔十天,你们体内的虱神丹就会发作一次,想要尽快拿到解药,需要加倍努力!都给我好好表现!”

    什么?众人磕头扇脸的动作全部停住,刚刚的毒药还会再次发作?

    一次就已经欲仙欲死,谁还敢再经历第二次?

    “左使开恩啊,求左使赐药……”一名下属哭喊着恳求,额头都磕破了,血水沿着鼻梁一直流到下巴,流淌到衣襟里。

    林风不为所动,冷酷的脸上没有丝毫怜悯,只吐出一个字来:“滚!”

章节目录

爆款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花好月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好月圆并收藏爆款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