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东方璃应着。

    “......”秦偃月一脸黑线,“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从来没说起过?”

    她也丝毫没察觉到。

    真不是她迟钝,是陆修很少在她跟前晃悠。

    就算偶尔有交流,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根本不会让人往别的方向想。

    “你不记得了?”东方璃眼神飘忽。

    “记什么?我跟陆修没什么交集,我实在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秦偃月实在想不起来她什么时候撩过陆修。

    “这件事,说来也怪我。”东方璃有些自责。

    秦偃月更加疑惑。

    这里面又掺和着东方璃什么事?

    东方璃这货跟陆修那货,必定瞒了她什么。

    秦偃月坐直,抄手,冷冷地看着东方璃,“给你个机会,坦白从宽。”

    东方璃表情很复杂。

    他沉默了一会之后,才幽幽地开口,“你可还记得,我手筋被割断时的事?”

    秦偃月仔细想了想,“那是我跟陆修第一次见面,他替你做了缝合,我坑了他二百两银子。”

    后来那二百两银子给东方璃做了一枚墨玉扳指。

    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秦偃月皱眉思索,忽然,恍然大悟,“莫非,陆修是个m属性的人?我越坑他,他越兴奋?”

    东方璃听不懂她的胡言乱语。

    “在陆修为我缝合的时候,是你在一旁为他擦汗,整理衣裳,打下手。那,大概是陆修第一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他说。

    秦偃月艰难地想起,似乎有这么回事。

    手术过程中,为了保持不感染伤口,主刀大夫不能乱碰别的东西。

    擦汗整理衣裳这种事必须由助手来做。

    她以前并没少做这些,完全没放在心上。

    “就因为这?”秦偃月很不解,“当时你情况很不好,我也跟陆修解释清楚了,难不成陆修还有贞,洁观念,觉得我碰了他一下就得负责?”

    东方璃脸色更加复杂,欲言又止,“这倒不是。”

    “别吞吞吐吐了,若不是因为你俩都瞒着我,也不至于会变成这种光景。”秦偃月提高声音,“如实说来。”

    事到如今,东方璃也没法再隐瞒下去。

    他整理了一下语言,“偃月,你可不可以答应我,我说了之后,你不能生气。”

    “看情况。”

    “不能生气,这是我们约定好的。”

    “少废话!”

    东方璃试探着开口,“我当时,嗯,不太喜欢你,对你态度也不好。”

    “我记得,记一辈子。”秦偃月冷哼。

    “陆修劝我对你好点,他提起你的时候眼中有星光,对你评价也很高。我有些生气,就说了一些气话......”东方璃不敢往下说了。

    “说!”

    “我那时,阴错阳差下,把你许给了陆修。”

    “......”秦偃月嘴角快抽歪了,“你,把我许给了陆修?”

    “陆修一直在为你说好话,我反问他是不是看上你了,如果他看上了,我可以让给他,还可以给他主婚。”东方璃艰难地说,“陆修一脸认真地告诉我,如果我们和离,他会将你娶进陆家。”

    “后来,我们之间感情升温,你跟我在一起之后,陆修就再也没提过那件事,我渐渐忘了。陆修表现得很正常,我权当先前那些话是玩笑话,没放在心上。”

    秦偃月听得发怔。

章节目录

秦偃月东方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并收藏秦偃月东方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