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岚毕竟是一个好动的性子,且好奇心比较重,并不满足于一直在槐树林,总在槐树林里,无人陪伴也没人说话,着实有些寂寞,她蠢蠢欲动地看着槐树林深处,在槐树林里,猫了半个月的薛岚,终于鼓起勇气探险,一路扎到槐树林深处。

    槐树林深处,是一座白墙红瓦的四合院,古色古香,门口还挂着两诡异的红灯笼,围墙不算高,也就两米多,薛岚悄悄地爬上槐树,伸长了脖子往院内看,林不坏家门口竟然一只鬼都没有,看来是一个连鬼都嫌弃,或者说忌惮的地方。

    院内很安静。

    四合院的主卧点着一盏油灯,院内竟然种了一个小花圃,开着红色的,不知名的鲜花,花开得很好看。

    薛岚似乎还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真鬼城内的桃花源。

    一道黑影出来,薛岚缩在槐树上,安安静静地当鹌鹑,不敢打扰了林不坏,这院内就林不坏一个人,他端着一个托盘出来,托盘里放着一块白色的手绢,手绢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走到了枯井旁边,林不坏打上了一桶水,把手绢放到清水里,薛岚到了清水渐渐变得粉红,这手绢竟然染了血,这鬼城,没有一个活物,哪儿来的血?

    林不坏极其耐心,慢慢地清洗手绢,然后夹在绳子上,然后再一次打上一桶水,慢慢地浇花,他的动作很慢。

    薛岚能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

    那是一只鬼的手。

    森冷苍白又瘦削,他就这么缓慢地浇花,仿佛很享受这一过程,薛岚正看得入迷,倏然感觉槐树上有什么东西划过她的脸颊,柔软而冰冷。

    薛岚正奇怪呢,倏然一个吊死鬼从槐树上翻转掉落在她眼前,然后伸长了将近三十公分的鲜红舌头。

    “啊啊啊啊啊……”

    薛岚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尖叫起来,她哪儿知道槐树上藏了一个吊死鬼,这吊死鬼还如此吓他,简直被吓掉半条命,直接从槐树上摔下来。

    幸好,鬼是没有疼痛的。

    她一摔下来,树上一共六只吊死鬼垂下来,鲜红的舌头差点伸到她脸上,薛岚再一次尖叫,连滚带爬往里面滚,滚到了一双黑底金边的靴子面前。

    薛岚缓缓仰头,是林不坏。

    他就这么垂眸冷漠地看着薛岚,手指上还滴水,一滴一滴落到薛岚的脸上,薛岚再一次想到吊死鬼,转头一看哪有吊死鬼的踪影,全都藏到了槐树上。

    这鬼,也是欺软怕硬的,不敢招惹林不坏,却敢吓薛岚。

    林不坏盯着薛岚,声音冷漠至极,“你胆子很大!”

    薛岚觉得自己就是苍蝇胆,若是胆子大,他就不会摔下来,明显就是被吓着,她整个人都不好,薛岚颤抖着语气,轻声说,“不要杀我,我……我……我会浇花。”

    林不坏皱眉看着她。

    薛岚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会浇花,算是一项技能?

    这不是有手就行吗?你说一个别的特殊技能,或许还能打动林不坏,你会浇花,要你何用啊?

章节目录

萧长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楚飞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飞霜并收藏萧长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