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大世界,风绝羽跟七情六欲较上了真,冥思苦想、研悟人之本心欲念,一点点的开化领悟,又频频遇到新的问题。

    久而久之,心情难免烦乱,这一乱,负面影响随之而来,心魔频生。

    坐在体内大世界想了很久,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突然间,意识一沉,风绝羽离开体内大世界。

    “唰!”

    旭日暖暖的山岗上,老九正眯着眼睛望着他,目光别有深意。

    “我是不是出神了……哎呀,九爷,我出神多久了……”

    “哈哈,不久,不久,比老朽第一次的时候要少用了许多年呢。”

    “许……许多年?”

    风绝羽闻声有些发蒙,一时间不知何年何月,但他往旁边瞅了一眼,却见一株古树已花叶凋零,只剩下枝干。

    记得来的时候,树木繁盛,满冠绿叶,这怎么就……

    风绝羽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这树怎么凋了?”风绝羽指着枯干老树问道。

    老九哈哈大笑:“春去秋来、寒至暑往,马上入冬了,可不就凋了吗?”

    “入冬了?来的时候不是盛夏吗?”

    “你问的是哪年哪月的事情了?哈哈,你坐在这里已经有三百个四季轮回喽了。”

    “三百四季轮回?”风绝羽倒吸了一口凉气:“九爷,您别开玩笑了,你说的是三百年吗?我有坐那么久?”

    “久吗?老朽第一次坐在神光下的时候,出神七百年方才醒来,你醒来的很快。”

    “真的有三百年了?”风绝羽惊讶的站了起来。

    老九慈蔼的看着他:“骗你做什么?不过第一次坐在神光之下,若能越早醒来,意味着你的悟性就越高,比老朽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啊,怎么样?有何感悟?”

    风绝羽摸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九爷,您知道修行吗?”

    老九看着他,神态祥和道:“人活着,不就是一场修行吗?”

    风绝羽一愣,突然觉得老九这话说的好有道理。

    想了想,佩服的五体投地,风绝羽又问道:“九爷,问你个问题?”

    “你问,但老朽不一定知道答案?”

    风绝羽失声一笑,紧接着就问道:“九爷,你觉得世间会有至纯至净、无暇无垢的人吗?”

    老九咧着白牙笑了起来:“我有答案,但未必是你想要的答案?”

    “九爷但说无妨!”风绝羽神彩奕奕。

    提出这个问题,正是因为困扰了他很久的思想,他追求金身元神的体内大世界至纯至净、无暇无垢,但往往一个随意的想法就会产生心魔,心魔现,便不算至纯至净、无暇无垢,越烦扰,心魔越重。

    他迫切想要知道九爷的想法。

    老九坦言道:“老朽认为,心平则至纯、气和则至至净,无欲则无暇、无求则无垢,只要做到这四点,便可至纯至净、无暇无垢……”话音落,老九话机一转道:“不过老朽觉得我的答案,未必就是你想要的答案,如果不是,那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风绝羽一愣,随即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想从九爷身上寻找到答案,但听到这个答案,自己又觉得并不能解惑,反而越陷越深。

    老九又道:“其实你又何必纠结这个问题呢,世间纷扰、诸多变化,你与其考虑这个问题,不如想想下一顿吃什么,逍遥自在不好吗?”

    风绝羽苦笑着刚要调侃,想了想突然一怔,似乎通明豁达了起来:“九爷,您说的没错,是否至纯至净、无暇无垢还真不重要,我辈凡人,生于世间,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哈哈,这就对了,庸人自扰则必多忧,你能想通这一点,到是难得。说说,晚上吃什么?”

    风绝羽也豁达了起来,哈哈大笑道:“珍馐百味、五谷杂粮,不一样能够果腹,吃什么不重要,有的吃就行了。”

    “哈哈……”九爷也跟着笑了起来。

    说完,二人下人,离开的时候,风绝羽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那一抹斜阳,无比灿烂,心头一松,脸上挂着笑容,就此跟着九爷走下山去。

    回到茅屋前,老九开始刷锅煮饭,风绝羽帮着打下手,摘了些野菜下汤,两个人其乐融融。

    风绝羽来到溪潭边,去看望仙鱼,不料想走过去时发现,老九养的那条锦鲤已经翻了白,似乎死掉了,仙鱼围着锦鲤团团乱转,急的够呛。

    “九爷,不好了,这锦鲤怎么死了?”

    “哪呢哪呢?”

    锦鲤是老九的命根子,闻声后老九忙不跌的跑了过来,双手伸入水中,捧起了锦鲤,皱眉看了一会儿,忽然双手绽放出夺目的亮光。

    一开始,老九只是双手发光,慢慢的,其全身也被光华包裹了起来。

    风绝羽只感觉到老九身上旺盛的生命力正从双手的手掌源源不断的涌向锦鲤,其生命精元正在疯狂流逝。

    为救一条鱼,倾注生命力,风绝羽看呆了。

    “九爷……九爷……不可,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感受着老九的生命精元消失怠尽,锦鲤却没有丝毫反应,风绝羽急了,伸手就拽老九,拽了几下,终于将老九拽了一个趔趄,跌坐在地面上,锦鲤也掉在了地上,翻着白,强大旺盛的生命力在锦鲤身上流转,这条锦鲤却是一点都不得活。

    至于老九,则坐在地上,眼圈红红的,悲伤至极。

    “九爷……你没事吧?”跟老九相处时间长了,愈发觉得老九这个人的可爱,现在看到老九悲恸欲绝,风绝羽于心不忍。

    “九爷,看开点吧,生死无常,天地万物都有各自的命数。”

    老九讷讷的看着地上的锦鲤,一副悲恸欲绝的样子,就这样出神许久,老九突然磨怔似的站了起来,满脸泪痕道:“我知道了,这都怪我,都怪我……”

    说着话,老九捧起锦鲤就往远处跑。

    风绝羽快步跟上,急的在后面大喊:“九爷,你去哪啊?”

    风绝羽喊的很卖力,嗓子都快喊哑了,但是老九就是充耳不闻,只顾着埋头往前跑。

    不久之后,老九来到笑芝前,用一块破布,拂手将笑芝卷起来,然后腾空而起,朝着天地日月奔去。

    “九爷……笑芝有毒……”风绝羽在后面急的大喊。

    “风公子,我明白了,都怪我,是我让它的生机太过旺盛,才遭了天妒,我要救活它,你不必跟着来……”

    说话间,一副乡野村夫打扮的老九已经腾空而起,飞向月亮。

    “九爷……你这是……”

    “我不会让你死,不会……”

    天上,到处传响着老九的声音,但很快,他的人已经融入到天空中消失不见。

    风绝羽追上天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老九了,他到处找、到处找,怎么找也找不到。

    连续几天,风绝羽转遍了整个九界山,就是找不到老九的影踪。

    被逼无奈着,风绝羽回到了茅屋前,一边修炼,一边等待老九。

    这一次,他等了一年又一年,就是等不到老九。

    十年后,风绝羽等不下去了,带着仙鱼离开了气运。

    ……

    恍惚瞬变,风绝羽退出了气运之中,来到珊瑚宫的上方,无边的焚海,汪洋处处,珊瑚宫的上方仍旧充斥着磅礴纯净的气运。

    担心老九,风绝羽想了想,再次进入气运之中,来到了茅屋之下,结果这次,没有看到老九的踪迹。

    再来到那处溪潭,也没有看到锦鲤。

    不信邪的风绝羽几次出出进进,最终也没有找到老九,珊瑚宫的气运尚在,但是老九却不知所踪,它就像一场梦,深深的刻在风绝羽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但又让你觉得如一场泡影,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哗!”

    无边的海水泛滥着,远处一道靓影出现了,正是焚海女帝。

    “见过道友。”风绝羽冲着女帝施了一礼。

    后者依样还礼,却一句话都不说。

    风绝羽看了看珊瑚宫,再一扭头,目光凝视间,只见焚海的极远之处,天上地下,有着一股股气运拔地而起,仿佛一根根彩虹柱子,绚烂迷人。

    “这么多拥有气运的所在,看来我已经能够轻易的发现天地间的气运了。”

    心想着,风绝羽看向焚海女帝,问道:“叨扰道友已久,实在是对不住了,在下已经寻到了机缘,这就离开了。”

    焚海女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三年后,本帝将在珊瑚宫闭关,你占用了珊瑚宫这么久,离开之前留下一把剑吧,你的最强剑,留在这里,帮助我镇守焚海。”

    “我的最强剑吗?”风绝羽想了想,点头道:“应该……”

    话音落,他心念一动,一把恢弘的七彩巨剑腾空而起。

    这把剑,有七彩光华,但光华并非来自于剑身,而是来自于剑柄。

    剑柄处,七瓣莲生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莲瓣。

    莲生七品剑升空而起,随即在天上调了个头,剑尖朝下,直入深海,最后插在了珊瑚宫最核心位置的一处缝隙当中。

    “嗡!”

    四海震,狂浪退,一朵七色莲光浮现在海面之上,那莲花升出一道虹柱,插天而去。

    留下了这道剑意,风绝羽对着焚海女帝拱了拱手,踏浪而去。

章节目录

上官若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上官若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若凡并收藏上官若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