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文佩眉头紧锁,“也不知道抽了多少,之前来身上可是清爽的很,我还以为他不抽烟呢。唉,这一天天的,是要愁死我们啊!”

    盛灿,“……”

    难道就他迟钝,没有发现?

    盛莞莞回房后又躺下了,她的肚子还在隐隐作痛,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伤到了。

    凌霄推门进来,来到盛莞莞的床边,看着床上装睡的人儿说道,“莞莞,我要回去了,你要跟我回去吗?”

    盛莞莞没有回答他,她感觉他在她床边站了片刻,然后离开了。

    直到听见关门声,她也没有睁开眼。

    又过了许久,盛莞莞起身去了浴室,她将自己从头到脚搓了一遍,出来的时候满身通红。

    门外传来佣人的敲门声,“大小姐,顾家二少爷来了,正在楼下呢!”

    北城?

    盛莞莞立即道,“你请他上来。”

    打发了佣人,盛莞莞换了套保守的睡衣。

    她现在特别需要一个人来听她倾诉,为她解惑,与她一起长大的顾北城,就是最好的听众。

    盛莞莞太久没有和顾北城好好聊过,又或者顾北城对她的爱藏得太好,所以她已经忘记了,顾北城曾经喜欢过她。

    很快,敲门声传来,“莞莞。”

    “请进。”盛莞莞在沙发上坐下。

    顾北城捧着一束粉色的郁金香进来。

    盛莞莞笑了笑,“又是郁金香,你怎么从来不会换一种花送?”

    “不喜欢?”

    “喜欢。”

    盛莞莞立即将花接了过来。

    顾北城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圈,才在她身边坐下来,“没受伤吧?”

    盛莞莞掀开袖子,“这点算不算?”

    顾北城目光沉了沉,虽然那几道伤痕不深,但落在她雪白娇嫩的皮肤上,却尤其刺眼,“虽然不深,但也要好好擦药,否则一样会留疤。”

    盛莞莞点头,强势扬起唇,“当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最爱美了。”

    顾北城笑道,“嗯,不止爱美,还臭美。”

    从他在幼儿园第一天见她,她就是一个很臭美的女孩,对自己的美貌,特别引以为傲。

    虽然长大后收敛了不少,但骨子里的自信,也是带着一股骄傲。

    盛莞莞没有反驳,她以前的确挺臭美的。

    顾北城接下来问道,“我听伯父说了唐元冥的事,刚刚进来的时候在外面撞见了凌霄,她跟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向和顾北城无所不谈的盛莞莞只沉默了片刻,她靠在椅背上,开始对顾北城吐满肚的苦水,“北城,如果你心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但她是被强迫的,你还能接受她?”

    顾北城心口一紧,“唐元冥对你……”

    “除了没到最后一步,该做的都做了。”

    盛莞莞闭上眼,喉咙扯动了好几下,“昨天凌霄打电话来,唐元冥故意吻我,撕我衣服,他就是想让凌霄误会我和他发生了关系。”

    顾北城拳头死死的攥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唐元冥居然会对莞莞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来。

    盛莞莞回想着凌霄昨夜的所为,心如刀割,“昨晚凌霄一回来就解我衣服,他看见了我身上的痕迹,他觉得我已经脏了。”

    顾北城眼底漫过一抹沉痛,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温柔而坚定的对她说,“再给他一点时间,我想他会想明白的。”

    “所以,你也觉得难以接受对不对?”

    盛莞莞睁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顾北城。

    “这种事,谁都很难接受。”

    顾北城的回答非常中肯,“你换位想想,如果凌霄被人下药,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你能毫不在意的说,没关系吗?”

    盛莞莞脑子里立即涌起凌霄和林之舞缠绵的画面,脸色白了白,“不能。”

    虽然那不是他自愿的,虽然也会原谅他,但心里肯定有根刺扎在那里。

    她好像有些能理解凌霄的心情了。

    虽然凌霄自责,也心疼,但心里始终横着根刺。

    “但是,如果你足够爱他,不想失去她,就会想方设法去战胜它,遗忘它。”

    顾北城继续道,“因为比起失去,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所以再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战胜自己的心魔。”

    “可是,他不相信我。”

    盛莞莞眼眶赤红,“我跟他解释了两次,他一个字都不相信。还觉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唐元冥的。”

    顾北城眸色蓦然一黯,“你怀孕了?”

    盛莞莞点头,目光落在手里的郁金香上,所以没有发现顾北城眼底的沉痛,“是,我怀了凌霄的孩子,但是他不相信这是他的孩子,还说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再复婚。”

    凌霄心里不舒服她可以理解,但是他不相信她,这个本该是惊喜的孩子,倒成了他们心口拔不掉的刺。

    顾北城听后,眉头皱的死紧,“凌霄真这么说?”

    盛莞莞点头,“很过分是不是?”

    顾北城说,“你们经历的事太少了,信任是对彼此都有更深了解的情况下才会产生的,还有就是不够爱。”

    “你说的对,其实哪有那么复杂,只是不够喜欢,不够爱,不是非我不可而已。”

    盛莞莞深吸了口气,对顾北城淡淡的笑了笑,“好在他没有让我立即把孩子打掉,我决定把它生下来,如果他不要,我就自己养。”

    顾北城非常心疼,“我那当它的干爹。”

    盛莞莞蹙了蹙眉,“它应该管你叫叔叔,干爹多难听。”

    顾北城认真跟她扛,“我比你大几个月,你要是喊我一声哥,那它就应该叫我一声舅,怎么是叔叔?”

    “那就叫你舅。”

    说完,盛莞莞的嘴角一点点下垂,“北城,我想跟他分开一段时间,我们都需要时间来冷静一下。”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也是一样,我们坐在一起无话可说,那种沉默让人窒息,还有无穷无尽的尴尬。”

    她需要时间缓冲,凌霄也需要。

    所以暂时不要见面,对彼此都好。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勉强陪伴只会将彼此推得越来越远,就像顾北城说的,凌霄需要时间来接受,那她就给他时间。

章节目录

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盛莞莞凌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莞莞凌霄并收藏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