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打开门,冲出去就扇了崔海东两个耳光。

    “用我换彩礼?你还是她孙子呢?怎么不见你出去挣一个铜板!家里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废物,除了花银子,屁用没有的东西!”

    崔海东从小就是家里的骄傲,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骂。

    他懵了一会,才道,“是,我是家里的男丁,我理应出去挣钱!我怎么能指望你这个败坏门庭的女人!”

    崔玉芬脸色涨红,“你说谁败坏门风?”

    崔海东看了她一眼,转头走了。

    这一眼里,极尽蔑视,满是不屑。

    赵翠梅从厢房出来,埋怨她,“玉芬,你怎么能这么跟海东说话?他再怎么说,也是你侄子,因为家里出事,断送了他的大好前程,你这个当姑的,就没有一丝的心疼?”

    崔玉芬冷笑。

    她心疼别人,谁心疼她?

    就赵翠梅这个废物,什么能指望上?她还有脸来指责她?

    她横了赵翠梅一眼,“行了,你有说我的功夫,还是想想怎么出去赚点银子吧?”

    赵翠梅被她说得不高兴,“玉芬,不如你去飞花家借二两银子回来,给我们应应急。等我赚到银子,我就还给她。”

    “要去你去!”崔玉芬翻了个白眼。

    “你赚银子?你拿什么赚?难道是卖屁股赚?”

    赵翠梅闹了个大红脸,气恼的道,“玉芬,你羞辱我没关系,我已经嫁出去了。倒是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管大横的事,我看将来谁敢要你!”

    崔玉芬被人戳到了痛处,顿时变得气极败坏。

    伸手就推了赵翠梅一把,“我变成什么样,用你管吗?我给我滚,带上你的儿子滚出我们老崔家!”

    她盘算过,如果这十两银子,只是她一个人花,会花上好久。

    她甚至能理解。当初娘为何要抢走大姐那十两银子了。

    她砰一声关上房门,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觉。等再醒来时,厨房里传来米粥的香味。

    她对喝粥没什么兴趣,她现在可是有银子的人。

    她从柜子角落里,翻出一个纸包。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看了几眼之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这是她在大牢里得到的东西,吃了之后,能让人迷失心智。

    回忆翻卷而来,她恨不得放声大哭。

    可哭有个屁用,报仇才是正事!

    郁苍凉,这个药可是我为你准备的。

    原本,她想找机会把药给郁苍凉吃了,到时候,好让管大横抓到她跟郁苍凉上床。

    只要管大横和郁苍凉打起来,肯定会有死伤,不管谁死谁伤,她都算报了一把仇!

    穆一瑾在给穆二飞换药时,郑月娥骑马回来了。她一进穆大春家屋,就看到了穆二飞。

    激动的上前来,“二飞,你被放回来了?”

    “嗯,放回来了。”穆二飞道,“月娥,冷了吧,快点过来坐。”

    郑月娥吸了下鼻子,“出来几天了?”

章节目录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穆一瑾郁苍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穆一瑾郁苍凉并收藏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