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李耐便真的走过去拿了几颗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捏碎,果然,这几颗里面都是有嫩白色种肉的。

    看到这一幕,大飞哥的脸色彻底变了。

    “大飞哥,你不厚道啊,想拿这些堆放到过期的种子来糊弄我们?”李耐声音一冷。

    “艹,少在这儿胡说八道污蔑我!哥几个都出来,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犊子来找茬了!”

    大飞哥见装不下去了,竟然直接翻脸,叫了一声,在仓库里忙碌的工人们便都围了上来,一个个不怀好意地盯着李耐与何晓柔,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一个个的都要反了不成,住手!”

    危急关头,何晓柔俏脸森冷,怒喝一声,那气势让在场众人皆是一怔,大飞哥等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然不敢再继续向前。

    倒不是他们怕了,而是这看起来柔弱的小姑娘,身上竟然带着一股久经商场的气势,似是将局势完全掌握在手里一般,让他们不由自主就有些心虚了。

    “李耐,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些种子都是有问题的?”

    见众人安分下来,何晓柔这才冷哼一声看向李耐。

    李耐扯了扯嘴角,笑道:“肯定的。这些种子大多都存放了五六年,很多都已经变成空壳了,存活率低的可怕,估计是积压了很久没有卖出去的玩意儿。”

    何晓柔见李耐如此肯定,心中愈发惊奇。如果不敲开种子,她还真不会发现这些东西有什么问题,而李耐居然想到了,这也让何晓柔对他愈发刮目相看。

    “稍等,我先打个电话。”何晓柔说了一声,旋即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拨通了一个电话。

    “晓柔?咋想起来给叔叔打电话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传来了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语气很是惊喜。

    “叔,我在中阳县这边的一处药材贸易市场里发现了些问题,有人在出售劣质种子,我觉得……有必要整顿一下。”何晓柔笑了笑道。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沉默几秒后道:“行,我马上给那里打电话问一下,你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这种事情如果放任扩大,也会影响我们何家的生意,毕竟那边的贸易市场是咱家的产业。”

    “谢谢叔叔帮忙!”

    何晓柔俏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宛如牡丹绽放,无比惊艳。

    正在同李耐对峙的大飞等人,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

    起初,他以为何晓柔只是想走走关系,并未放在心上,可后来听到,似乎连这药材贸易市场,都是她家开的?!

    大飞眼珠一转,忽然想起来,这家药材贸易市场的老板,似乎的确姓何,而且听这小妞的语气,也不像是在吹牛。

    难不成是真的?

    大飞慌了,他的生意大部分都在这边,如果被赶走,那以后的生意可就全毁了,那不是完犊子?

    “那个,何小姐,您要是对这批种子不满意,咱们再去看看另一批?那可都是最近几天高价收来的,我九折卖给你们,不,八折,八折……”

    大飞额头上的冷汗直接就下来了,急忙点头哈腰,赔着笑脸讨好道。

    周围原本蠢蠢欲动的工人们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掉出眼眶,这反转也太快了点吧?!

    “都他娘愣着干嘛,干活去呀,我脸上有花呢,瞅啥瞅?”大飞神色尴尬,怒叱一声,众人这才一哄而散。

    何晓柔却并不领情,俏脸冰寒,冷声问道:“你先跟我说说,这些劣质种子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咋回事,近几年种药材的农户越来越少了,卖不出去,可不就常年积压了么。”大飞苦笑道。

    “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把这些拿出来贱卖,扔掉的话损失太大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李耐听到这话,嘴角翘了翘:“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弄了三百亩地,专门用来种植药材。”

    “三……三百亩?”

    大飞怔了怔,旋即大喜过望:“此话当真?三百亩的需求可不是小生意,如果能长期合作的话更好!”

    “三百亩算个逑,未来扩大到几千亩也是小意思!”李耐自信一笑,旋即又有些遗憾地撇了撇嘴。

    “不过,大飞哥呀,我们对你很失望,这个生意,看来是不好做咯……”

    大飞一听就急了,眼瞅着到嘴边的鸭子要扑腾走了,他急忙伸手拽住了李耐的胳膊,满脸讨好的媚笑,让李耐直起鸡皮疙瘩。

    “这位哥,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给两位赔不是了!”

    大飞说着,竟然还真郑重其事地后退两步,深深鞠了一躬。

    “我是诚心想跟二位合作,现在就能带两位去看看上好的种子。如果这笔生意能做成,以后所有种子,我都打八折提供给二位,如何?”

    长期折扣供货,李耐自然是十分满意,何晓柔冷冰冰的俏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没有再和大飞多计较,只是说那批坏掉的种子,最好用水池筛选一下再去便宜卖掉。

    大飞点头如捣蒜:“一定的一定的,有了这么大的生意,这两箱种子算啥,待会我就让人拿去销毁了!”

    何晓柔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做草药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讲究诚信,卖劣质种子坑害药农,种出来的劣质草药更会坑害病人,你想想,如果真那样了,他们会有多急?”

    大飞满脸愧疚之色,连连点头附和。

    李耐心想,这何晓柔倒还挺有正义感的,不愧是那什么中医世家的子女。虽然他并不懂这大家族究竟有啥厉害之处,但只凭何晓柔这份为乡亲们着想的心思,已经足以让他钦佩了。

    “大飞哥,如果种子到了就联系我们,然后送去柳沟村里,现在正是适合播种的季节,我们打算最近两个月就种下。”

    跟着大飞选了几样收成好的药材种子后,李耐就留了个电话给他。

    “会的,会的!”

    大飞如小鸡啄米般不断点头,看得李耐心里好笑。

    种子的事情搞定后,两人便出了药材贸易市场,凑巧就遇到了一辆村里老乡开着的拖拉机,便又顺理成章地蹭上了车。

    “没想到你还会看药材种子,要不是你提醒,我还真要被那奸商骗了。”

    “踏踏踏”的拖拉机轰鸣声中,何晓柔有些感激地对李耐道谢。

    李耐拍了拍胸脯,满脸得意:“那可不,我家代代从医,祖上可是神医喜来乐!”

    “你可拉倒吧,历史上压根没有喜来乐这号人物,电视剧看多了吧。”

    何晓柔翻了翻白眼,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的谎言。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