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耐果然没有猜错,这刘乡长虽不愿妥协,但还做不到软硬不吃,仅仅是这一下就让他犯怂了。

    外面的巨响,是一辆挖掘机,撞上了乡长大院的铁门。

    “这……外面这是咋了?”

    刘乡长十分惊恐,他胆子小,听到这巨响还以为是地震,就差直接从窗户跳走了。

    李耐嘿嘿一笑,伸出手如老鹰抓小鸡般提起受惊的刘乡长,直接向外面拖去,刘乡长有些挣扎,但却难以挣脱李耐的大手。

    一出门他才看到,撞在铁门上的是一辆挖掘机,长期坐办公室的他有些惧怕这大机器。

    “刘乡长,你不用怕,是有人不小心撞到了,不是地震啥的。”

    李耐正说着,挖掘机的驾驶座上便跳下了一个人,这人显得有些懊恼:“哎,这可糟了,要是让人家讹上咋办。”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事前与李耐商量好前来闹事的狗哥。

    狗哥说完这话就眼睛一横,看向了畏畏缩缩的刘乡长,眼神中满是嚣张与威胁的意味,就如他此前在村里横行霸道的无赖模样一般。

    “看什么看,以为老子会赔钱吗?”

    刘乡长浑身一哆嗦,他整天坐在办公室,哪里见过这种社会混子,差点儿就被吓得尿裤子了,急忙哆嗦着解释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不用赔钱的,正好我们这破铁门要修理一下了!”

    李耐笑道:“刘乡长,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俺兄弟疏忽撞坏了你们的铁门,要不,俺掏几百块帮你们修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都是意外,没什么的!”

    刘乡长一惊,急忙摇摇头,他可没有想到,这流里流气的混子竟然是李耐的兄弟,他也只是个小干部,没有什啥能力,胆子又不大,可不敢得罪上这种人,否则即使被揍了也没地方说理。

    李耐一叹气:“哎,那看来高文虎的案子,刘乡长是不能查办了,太可惜了。”

    狗哥哈哈一笑:“案子?俺这破车一开起来,还有查不了的案子吗?要是查不到,俺便将这大院铲平,看看这下面有没有高文虎私藏的公款!”

    狗哥说着,就三下五除二再次跳上了车,发动起那冒着黑烟的引擎,挖掘机立刻便隆隆隆响了起来。刘乡长一惊,急忙跌跌撞撞跑过去将狗哥拦下,满脸都是惊惧和谄媚的笑容。

    “这位兄弟,千万别这样,我查!我一定要查!”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硬气的不怕耍流氓的,在狗哥豁出胆子,操控挖掘机摆出一套动作过后,刘乡长彻底认怂了:“这件事情俺一定会找派出所查明白,二位可千万别冲动,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

    李耐闻言,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刘乡长不愧是识大体又为民办事的好干部啊,我们基层就需要您这样清正廉明的好官!”

    这一阵暗含威胁之意的吹捧,让刘乡长心里一阵颤抖,他可不是什么好官,只是因为胆子小不敢妄为而已,如今眼见李耐不但被中医界的泰斗何昆赏识,竟然还认得如此嚣张跋扈的混混来找场子,他哪还敢拒绝?

    他可不敢再得罪李耐了,这叫做狗哥的混子竟然连乡办事处的大门都敢拆,简直是个不要命的狂徒,要是继续招惹,他很可能真的把这大院拆掉。

    到时候就算能找人抓走狗哥,他也要吃个大亏,无奈之下,只能盘算着对李耐妥协一些。

    唐韵非常满意,她也没想到李耐竟利用狗哥成功威胁到了刘乡长,这就是所谓的恶人还需恶人磨呀!

    “李耐,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去吧,这件事交给刘乡长调查就好,也不要太为难他。”

    这个时候就轮到唐韵站出来唱红脸了,果然,刘乡长闻言,立刻都她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狗哥哼了一声,又在刘乡长面前耀武扬威一番,这才开着挖掘机离开了。唐韵本想直接跟李耐回柳沟村,只是李耐说还有点事情要去县城里办。

    “你还能有啥事?”唐韵有些狐疑:“难不成你是要去找小萱?”

    李耐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无奈地点了点头。

    “哼,小萱放假两天了都没回来,我就猜到是被你安排留在城里了。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和她见面?”唐韵有些幽怨地瞪了李耐一眼。

    事已至此,李耐也不想隐瞒了,因为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唐韵倒还没有打算立刻带走唐萱的意思。

    “总之你先回去吧,她住在同学家里,我这就接她回来。”

    唐韵不放心,紧走两步跟上李耐:“你得带我去,这些事情你不能瞒着我,否则我岂不是白来这边一趟?”

    “依我看,你是遇到困难,迫不得已才留在柳沟村里的吧?否则以你骄傲的性子,岂会留在我们那小山村里受委屈?”

    李耐不紧不慢地说着,倒也没有阻拦唐韵,两人一起赶往了县城。

    唐韵有些沉默,她的确是不得已才留在这里,否则又怎么会连一个高文虎都对付不了?

    唐萱就等在学校附近,李耐已经提前联系过她在这里碰面。

    唐韵与李耐一出现,唐萱就立刻从长椅上站起迎了上来,俏脸上满是惊喜之色:“姑姑?你怎么来了?”

    本还有些担心唐韵跟唐萱碰面会有些尴尬,见到这一幕,李耐顿时嘴角一抽,瞪着唐韵问道:“难不成你们早就认识?”

    唐韵笑着抱了抱唐萱,才有些得意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啊?我来柳沟村之前就已经和小萱见过面了,只是临时决定在柳沟村工作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她而已。”

    “姑姑,你留在村里工作了?”唐萱听到这话又是一喜,不管咋说,总算有个真正意义上的有血缘的亲人在身边陪她了。

    看着两女如此亲密的样子,李耐心里有些不爽。

    看来即使唐韵要带走小萱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了,这让他心里泛起了一股醋意,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妹妹,关系虽算不上有多亲,也是拿她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来对待了。

    如今妹妹却跟其他人亲近了,他咋会不吃醋?

    “反正小萱不久后就要去上大学,早晚都要分开,无所谓了,这都是命啊。”

    李耐这在心里样安慰自己,不禁长叹一声,唐韵将他酸溜溜的窘态看在眼里,窃笑不已。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