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强,这位可不是跟班的,这是我带过来的主治医师。”

    何老爷子看到周强对李耐有点不屑,于是上前跟周强解释道。

    而周强看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居然是这次的主治医师,立马就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哦!不好意思,刚刚有冒犯请见谅!”

    周强标准的九十度鞠躬,让原本有些生气的李耐也就不跟他计较了,跟着何老爷子进了里屋。

    刚一推门,一股浓浓的中药香扑鼻而来,几个人围坐在床边,而床上躺着的那个必然就是王处长了。

    “哟,药神来了!快快请过来!”

    围在床边的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男子起身连忙迎来何昆,其中有个年纪看上去与李耐相仿的女孩也连忙起身让位。

    “嗯!这个身材也是迷倒一片!”

    李耐一进屋子倒是没注意病人,首先是看到了那个女孩。

    穿着一身复古的旗袍,由于旗袍太过于修身,胸口那两堆柔软被紧紧的包裹在里面,似乎随时都会将胸口的扣子给撑破,而翘臀也是很委屈的被束缚着,看着李耐真想把她给解放了!

    “李耐,发什么呆!你也过来看看。”

    何老爷子把正在偷窥的李耐给叫了过来,这时才进入了正题。

    李耐在床边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发现躺在床上的这位长官五脏六腑均有损伤,而且任督二脉已经完全封死,如此的伤必然是受到剧烈打击,十分的罕见,这样长期下去会非常的危险。

    “冒昧的问一句,这位处长是受了什么伤才成这样的。”

    “我舅舅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手榴弹给炸成现在这样的。”

    这时那个女孩说话了,神情略微的有些憔悴,看着让人有些心疼。

    而李耐听到居然是手榴弹炸成这样的,居然还能躺在这,不免有些吃惊。

    “你认为这个情况怎么样?”

    何昆问到李耐,

    “不容乐观,他的七筋八脉都被堵死了,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嗯。”

    何昆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然后转身跟他们家里人说到,

    “王处长我能医好,但是医疗费用就……”

    “老爷子,你只要能医好,要多少钱都行。”

    中年男子一听到何昆这么说,情绪有些兴奋激动,声音不由的提高了许多。

    他是王处长的亲弟弟,平时也是玩世不恭,指望着他哥给他钱花,所以他们一家都在这儿陪床。

    “我也不会乱要钱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给这么多吧。”

    何昆伸手比划出了大大的三。

    “三百万!”

    我的个乖乖。

    这个何昆真是狮子大开口,怪不得说是无奸不商,还真是这么说法。

    “喂喂喂,老头子,你有把握吗你就开价了。”

    “你先别说话,这叫谈生意,好好学着点。”

    何昆把李耐给堵回去了,这三百万治好一个病人可不是小数目,而且是已经奄奄一息的病人了,万一回头收了钱人还死了,那岂不是落下个差名声。

    “没问题!三百万就三百万,只要能治好。”

    那个中年男子思索了一下答应了,他们家里也不缺这点钱,只要家里的摇钱树能够继续活着,这三百万还不是分分钟就能挣回来。

    “行,那麻烦你们出去一下,我和这位医生要开始治疗了。”

    何昆把他们家人都支出去了,只留下何晓柔和李耐在里面。

    确认家人都已经出去了,何昆不紧不慢的坐在了椅子上,朝着李耐说到,

    “来吧,你看看怎么治。”

    这下子好像是何昆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李耐的头上,这让李耐一头雾水。

    “不是,是你答应他们治的啊,怎么现在让我来治了。”

    “我现在只负责谈生意,具体治疗方案还是由你来操手。”

    这他妈老头子真是个商人,这么奸诈,连自己人都要坑,旁边的何晓柔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行….我他妈治还不行吗。”

    李耐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着下次再也不跟着何昆出来了,不就是上次吃了点何晓柔的豆腐,现在就这么报复自己。

    接着他将盖在处长身上的被子掀开,反复用手感受病人的气场,这也是古书里教给他的内容,以自己的气场感应他人的气场,从而找到气堵的地方,就是病灶。

    而李耐随着手不断的感应,眉头越皱越紧了,可以说,病人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气场是通的,就像胸腔有个气球,把所有的气都淤积在了那里。

    “老爷子,你来帮我搭把手。”

    李耐把何昆招呼过来,是想让他把病人给扶起来,自己先用古书的通经手法将他的七筋八脉给打通。

    只见李耐用食指点通了他四肢所有的通经穴,然后将其翻过来,又点通了背上的任督二脉。

    此时病人的脉搏比之前的要强一些了,说明这一顿操作还是起到了作用。

    接下来就是要用药调理了,李耐看了看何昆一眼,仿佛在暗示他什么,

    “你看我干嘛!你自己治,我就是帮你打下手的。”

    何昆一副不想上手的样子,李耐只好又搬出来他的救命古书,相信他这种情况能在古书上找到对应的药方。

    “当归….人参…极阴…极阳.”

    等等,极阴极阳是什么药材,李耐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两种药材。

    “老爷子,极阴极阳是什么药材?”

    何昆听到之后,表情一愣,仿佛是被人闷了一棍似的,缓缓的说到,

    “书上说要用这两种药材?”

    “对,这两种是什么药?”

    “这极阳就是童子尿,而这极阴…”

    “是处子血。”

    怪不得何昆刚刚听到之后有些惊讶,这两种药材一般都不会用的,不仅听上去有些恶心,而且效果太强,也很少有人会用到。

    但是就算用也是只用一种,两种同时服用是极为罕见的。

    “童子尿,处子血…”

    这童子尿比较好搞,但是这处子血…..

    就比较麻烦了,这个社会哪里还有什么处女。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