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李耐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声的再次问到刘品江。

    “胃癌?”

    “是的。”

    疯了吧这是,这都胃癌了自己还怎么治啊。

    要知道,在现代医学中,肝癌和胃癌是最难治愈的疾病,怎么可能说治好就治好。

    况且看到床上老人的状态,恐怕已经是中晚期了,治愈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了。

    刘品江这不是坑自己呢嘛!

    “怎么样,你有几成的把握能治好?”

    面对这个问题,李耐只得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得诊断一下他的病情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不过治好的可能性不大。”

    随后,李耐拿了个椅子,坐在了病床旁,帮吴信民把起脉象来。

    病情远比李耐想的要复杂,这个老人的体内有一股瘀气将外界的气场与体内的气场给阻断了,也就是说无论给老人吃什么药,药效都无法到达病灶,同时药物残余的毒性不断伤及老人的内脏,情况非常的不容乐观。

    李耐的脸色变得糟糕起来,这让在一旁的吴子鑫看到之后也很是失望,

    “算了吧,你们两个走吧,别打扰老爷子休息了。”

    此时从客厅又进来了一个女人,年纪比吴子鑫要更长一点,满脸怨气的朝着吴子鑫埋怨到,

    “喂,你现在怎么像小弟一样?是不是盼着老爷子死了你们两个就开心了?”

    “你....你少拿我和那个畜生比,我只是不想让老爷子被耽误时间。”

    吴子鑫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没底气,看来这个中年妇女是吴信民的大女儿,也就是吴子鑫的大姐。

    “嘘,让医生看看到底怎么样。”

    吴子燕将眼神落在了李耐的身上,

    “切,我看他一点都不靠谱。”

    吴子鑫嗤之以鼻的说到,转身走出了房间。

    “李医生,你别理他。我爸他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

    虽然刚刚吴子鑫那么对自己,但是李耐丝毫没有听进去,他满脑子里都是吴信民的病情。

    “不过我一定尽我自己的全力,你放心好了。”

    李耐先给他们吃了一个定心丸,然后将他们都支了出去,自己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治疗。

    靠自己目前的医术想要治好恐怕有点难,幸亏他还可以找爷爷帮忙。

    沉思,安静,心界沟通。

    “爷爷!”

    “嗯?什么事儿?”

    此时的李锦云正在打着盹,被李耐突然叫醒了。

    “你帮我看看这个病人,情况有些复杂....”

    “得,爷爷帮你看看,你把手搭在他的脉上。”

    李锦云能够感应到李耐的感觉,所以他这是借着李耐的手帮他把脉。

    “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瘀气.....”

    这可不太好办,李锦云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这样吧,用针灸的方法,在他的迎香、睛明、神庭三个穴位上扎上大针,先扎个半个小时观察一下。”

    “好,我这就让人拿针来。”

    旋即,李耐招呼门外的人取来了灸针,按照李锦云刚刚说的,在那三个穴位上都扎上了大针。

    半个小时之后,三个穴位上都渗出了深色的血,而吴信民的面色逐渐的由深至浅,李耐一看,大喜。

    “爷爷!真的有用了!我看他的面色都好了许多,瘀气都散出来了。”

    “那就好,我生怕瘀气在体内存久了,没那么容易化开。”“但是,瘀气是散了,可是这老人家得的可是胃癌,会不会有些棘手。”

    李耐过了第一关,还有第二关等着自己挑战的,要想将癌症治愈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癌症和其他的病一样,人体内的气只要通了就行了,他现在就是气过胃经而不通,血过胃经而不停,你只要掌握这个核心,就变得容易了。”

    “哦~~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每个人都需要老师教学问,其实很多东西道理你都懂,可有点时候就差这么一把火。

    被爷爷这么一点拨,李耐便有了信心,气过胃经而不通,那就要打通胃经的所有穴位。

    李耐手里抓了一把针,从头至脚将胃经中的所有穴位都给扎了一遍。

    至于血过胃经而不停,这就要靠中药调理了,反正现在体内的瘀气阴邪被排出体外了,中药的药性成分必然能被吸收。

    “大家都进来吧。”

    门被推开,除了原先的几个人之外,还多了一个长相年轻,打扮时髦的男子。

    “老爷子怎么样了?”

    吴子燕上前关切的问到。

    “我现在开一服药方,每天按时按量服用。不出意外的话,一个礼拜之内,病情就会有所好转。”

    听到李耐这么有自信的说,刘品江上前拉了拉李耐的手,问。

    “真的这么牛逼?”

    “那当然,不然你的阳痿是谁看好的。”

    李耐打趣的笑了笑。

    “我看某些人就别在这儿吹牛逼了。”

    那个年轻的男子不屑一顾的对李耐说到。

    “老爷子都病入膏肓了,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你治好了。”

    “子逸,你能不能别再咒咱爸了。”

    吴子鑫朝他翻了翻白眼。

    “大家都不要吵了,给病人一个安静的环境休息。”

    “如果有人不相信我的医术,那么就请他自己另寻他人,我不想在这种严肃的环境下拌嘴。”

    李耐将这句话抛了出去,就是故意说给吴子逸听的,这么看来,之前吴子燕说的那个盼着老爷子死的小弟肯定就是他了。

    “切,爱治不治,死了才好呢!”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吴子逸的脸上,小白脸上瞬间被印出了红红的掌印。

    “爸爸平时真是白疼你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你这个畜生!”

    吴子燕十分的生气,在这个官僚家庭里,重男轻女的风气非常的严重,虽然自己是长女,但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宠,自己的母亲又死的早,家里的脏活儿累活儿都被她保了。

    特别是对自己的小弟,父亲更是十分溺爱,可能是老来得子的缘故,从小就把他宠上了天,前几年,因为聚众斗殴被关起来了,硬是被吴信民找关系给放了出来。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