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下手了。”

    李耐已经找好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安安静静甚至有些愉悦的躺在上面,等着胡苏杭下手。

    “恩!来吧!”

    李耐紧闭着双眼。

    胡苏杭拿着一根针,将他两边的太阳穴都刺入银针,特别注意不能刺的太深,否则就可能醒不过来了。

    只见李耐原本全身紧绷的状态,瞬间松弛了下来,头一歪,像是一个死人一般。

    胡苏杭在他的左手边把这他的脉象,心脏跳得异常之快,按照书上写的,这是正常的现象。

    只有在高速的心脏跳动才能使体内的元气源源不断的流向对方。

    而再看看唐萱这边,脉搏正在微弱的恢复,脸上也渐渐的有了血色。

    胡苏杭其实内心也非常的激动,这可是他第一次施展禁术,看这个样子是要成功了,他即将成为全世界第二个施用禁术的人!

    此时,李耐的浑身已经有些轻微的颤动,说明他快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两个人的身体现在已经烫到滴水成烟的地步了,可以看出,禁术的威力还是很大的。

    李耐摇摇晃晃他的头,忽然睁开了眼,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般,浑身酸疼的厉害。

    “这是过了多久了?”

    李耐缓缓的坐起身来,过了仿佛有一两天之久。

    可是现实中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

    “才过去二十分钟而已。”

    胡苏杭平淡的说到,他走到了唐萱的身边,发现她也渐渐有了呼吸,胸口开始起伏的喘着气。

    “我妹妹她怎么还没醒?”

    李耐侧过身来,坐在桌子上,眼睛像是在审视唐萱一般,在她身上反复的检查着。

    “应该快了。等一下吧。”

    两个人宛如在等待一个新生儿出生一般,着急的搓着手,特别是李耐,他生怕这次失败了,那自己可就白高兴一场了。

    总之,两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终于,唐萱的眼皮动了一下,紧接着,手指也在弹动着。

    “诶!真的要醒了!”

    李耐看到了唐萱的动静,激动的不行,连忙拉着胡苏杭的手臂摇了起来,欣喜万分。

    就在两个人的期盼注视下,唐萱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才是真正的从鬼门关里走过一回的人,而她却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的看着李耐和胡苏杭。

    “我这是在哪?”

    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李耐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将唐萱一把抱在了怀里。

    唐萱更是懵了,怎么好好的李耐就抱着自己哭了起来,抱得太紧了被压得都快有些喘不过气来。

    “....怎么了哥,你怎么哭了..”

    胡苏杭在一旁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大方的笑出来。

    “你哥他救了你一命,你可得好好的报答他。我就不打扰你们兄妹叙旧了~”

    说完,胡苏杭拿着九阳回春诀就走出了房间。

    救了自己一命?

    莫非自己真的死了一回?

    唐萱刚才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在梦里,自己已经死了,在全世界每个角落四处飘荡着,可是没有人能够看见自己,她非常的沮丧。

    而胡苏杭刚刚又说了那种奇怪的话,引起了唐萱的怀疑,她已经记不得自己被金斌给杀害的事情了。

    “哥,刚才那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耐这时才把唐萱给松开了,将眼泪稍微擦干了点,深吸了一口气。

    浅浅的问了她一句,

    “难道你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唐萱呆呆的摇了摇头,她是选择性的失忆,唯独就是自己临死前的那个片段她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和同学一起在新房子里开party,然后好像听见有人敲门,之后的事情就一点都不记得了。”

    看到唐萱如此天真的表情,李耐有些不忍心将真相告诉她,或许会成为她心中的一个阴影。

    而且李耐还有个惊奇的发现,原先唐萱脖子上的刀疤已经消失不见了,手臂上的勒痕也无隐无踪。

    这禁术未免也太神奇了,竟然能够修复人体的损伤组织。

    李耐想了想,既然身上毫无痕迹,那不如自己就将这件事情给隐瞒下去。

    于是他换了一副轻松的面孔,对唐萱耸了耸肩,

    “就是你忽然急性阑尾炎发作了,我和刚才那个人替你做了一台手术,所以他才这么说的。”

    这时候就是考验李耐扯皮功底的时候,说起谎话来面不改色心不跳,让唐萱都信以为真。

    “急性阑尾炎?....我怎么不记得了?”

    唐萱在拼命的回忆,可是就是想不起有这么个片段。

    “诶亚,别想了别想了,没什么好想的,跟哥哥回去吧。”

    李耐将唐萱从桌子上抱了下来,拉着她的手走出了实验室。

    这次李耐把唐萱送回了村子里,他担心被金斌发现了会惹出大麻烦,现在唐萱在金斌的眼里是死尸一具,这样更加有利于保护好她。

    “学校那边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了,你这几天在家里好好休息。”

    唐萱一路上都在回想着缺失的那段记忆,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这让她很是苦恼。

    “哥,我是不是得了失忆症了?为什么你说的我都想不起来?”

    “额...想不起来就算了,那就别想了,你这几天就好好在家里躺着就行。”

    李耐有些尴尬,每每当唐萱问起这个问题是,他都故意的岔开话题,不让她再继续追问下去。

    将唐萱安定在床上之后,可能是之前传输元气时耗费了她太多的精力,所以一下子又睡着了。

    见到唐萱安然睡着之后,李耐看着她的睡颜,浅浅的笑了,之前发生的这一切像是一个梦。

    梦醒了,一切如初。

    接下来,李耐有一件迫切想做的事情,就是找金斌报仇!

    虽然唐萱捡了一条命回来,可是金斌仍然是个杀人凶手,这口气李耐咽不下去!

    将家里的门锁好之后,李耐便开车来到了金斌家楼下,正大光明的敲门。

    “叮咚~”

    “叮咚叮咚~”

    李耐按了很多次门铃,发现没人应答。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