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这是你的一身行头。”

    陆超从楼下带上来了一大袋子的东西,放在了李耐的面前,这里面从头套到袜子,应有尽有。

    “这都是些什么啊,酬劳吗?”

    李耐翻腾着这一大袋的东西,还以为是给自己发的类似于制服一样的东西,说是酬劳那就是在开玩笑了。

    “这是你今晚假扮金斌的一身行头,你先换上我们来看看。”

    说着,陆超从里面抽出来了一个人皮面具,就像是好莱坞大片里的易容手法一样,就是个皮套子直接套在脸上就行。

    “戴这个,会不会被闷死啊...”

    李耐的担心自然是多余的,陆超亲自动手帮他戴这个头套,等到完全贴合在一起的时候,李耐的脸就完全变成了金斌的相。

    “彭书记,您看。”

    陆超开心的将李耐转过来给彭一洵看着,彭一洵一手拿着相片,一手看着真人,微笑的点了点头。

    “不错,还真的挺像的。”

    李耐见到他们两个的笑容,都觉得这是在滑稽的笑话自己,于是跑到镜子前仔细的看了看现在的自己,

    “我靠....简直一模一样...”

    李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仿佛就像是在看着津滨一模一样,每一处的细节都复刻的非常逼真,就凭自己跟金斌打了这么久的交道都看不出来有什么瑕疵,恐怕别人也很难看出来。

    “这是我请保密局的同事专门做的,搞了三天三夜才搞出来这么个头套。”

    这保密局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连这种东西都做的出来,怕是退休了以后还能去跟着剧组扛道具去。

    接下来李耐换上了一套金斌平时最爱穿的正装,再佩戴上假发,李耐的举止动作也模仿的非常到位,就连他们自己都有点怀疑这究竟是李耐还是金斌了。

    “这次我帮你约金在中出来的理由是关于自己日后藏身的问题,你别忘记了,这是你的手机。”

    陆超还特地让保密局做了一个电话卡,号码和金斌生前的号码一模一样,而且拥有他所有的手机使用痕迹。

    “妈的,这个死人给我的备注居然是狗逼.....”

    李耐看到了自己在金斌手机里的备注,忍不住小声的骂了金斌一句。

    之后李耐一个人在房间里,像是在排练话剧一样,一个人踱步着,嘴巴里还振振有词的念叨。

    “坏了,这金斌平时都是怎么称呼金在中的啊....”

    李耐忽然意识到这模仿一个人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就连基本的称呼都说不上来,那还怎么继续往下演.....

    李耐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设置一些问题,他愈发的觉得想要扮成金斌实在是太难了.....

    随着距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李耐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慌。

    “为啥感觉自己这次就是去送死的呢.....”

    幸好自己买了人身意外险,要是自己真的出意外了唐萱下半辈子还是可以过得很滋润的。

    李耐提前的到了约定的地点,按照他对金斌性格的拿捏,他肯定是会在金在中到了的之前在那里等着的。

    点了一杯金斌最爱喝的卡布奇诺,便端坐在那里等着。

    时针刚过八,李耐显得有些焦急的朝着店门口望去,发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一身黑的中年男子低着头朝自己这边走来。

    李耐的下意识告诉自己,这就是金在中!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金在中,可是陆超给自己看了好几段关于他的视频,李耐已经大致的了解了一些金在中的交谈与形体的特点。

    李耐的内心开始忐忑起来,为了控制住不让自己的情绪过多的流露出来,他用力的掐住了自己的大腿,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金在中在走到李耐那张桌前时显得非常的谨慎,环顾了四周确认没有人跟踪后才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就用那种训话的语气对“金斌”说到,

    “怎么挑这张桌子,为什么不去里面点。”

    看来,他已经通过了第一关——视觉关,最起码金在中并没有通过外表辨认出面前的这个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儿子。

    而李耐在酝酿着自己的答案,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出卖自己,他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嗓音,装作很疲劳的样子,

    “里面的桌子被人定了。”

    就这么简单的第一句话,把李耐都被憋得急坏了,说完之后背上的冷汗一层层的往外渗,生怕穿帮了。

    “你嗓子怎么了?”

    金在中觉得“金斌”今天的嗓子有些怪怪的,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坐飞机的时候着凉了。”

    一个字都不敢多说!能多简短就多简短,在这里呆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李耐觉得很是煎熬....

    “你疯了?!现在全国都在通缉你,你还敢坐飞机?不怕被警察抓啊?”

    一听到金斌说自己是坐飞机来的帝都,金在中整个人都绷紧了,他现在其实是无所谓金斌的死活,最重要的是要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但凡这次他的踪迹被人给盯上了,那么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吧爸,我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而且全程都戴着口罩。”

    “哼,还算你小子机灵点。接下来你准备往哪跑,想好了没?”

    金在中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李耐看的很不舒服,他终于能体会到金斌临死前跟自己说的“我和家人没有任何的感情”,没想到居然可以真的冷酷到这种地步。

    “还没,所以才来跟您商量商量。”

    李耐表现出非常谦卑的样子,迎合着金在中对自己的态度。

    “美国你是肯定不能去的,你妈和你妹在那里,容易牵扯上他们,尽量往非洲那边跑吧,那边即时讯息不发达,你也不容易被抓。”

    “......”

    若不是看到金在中如此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话,李耐绝对会认为他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金斌再怎么不济也是个老板,挣了那么多钱居然要跑到非洲去,那还挣钱干嘛啊!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