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耐在这儿呆了也有两天了,还没见过慕容雪还有兄弟姐妹,莫非自己已经见过了?

    慕容雪摇了摇头,情绪变得有些低落的说到,

    “我之前有个哥哥,只不过他被赶出了村子。”

    哦?李耐好像嗅到了故事的味道,看来这背后又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你哥为什么被赶出了村子?”

    慕容雪沉默了好一会儿,李耐还以为她不想告诉自己呢,

    “我爷爷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村子的名字?”

    碰巧李耐刚刚从村长那里了解过,

    “知道,五巡村嘛,因为当年打仗双方势均力敌的打来打去的五回。”

    慕容雪点了点头。

    “对,当年是一支巫师军队把我们疆内人打的够呛,所以我们都非常痛恨巫术,特别是我们村子里的人,毕竟当年我们村子就是被重点保护的村子,也是被对方重点进攻的村子。”

    “那这件事儿跟你哥哥有关系吗?好像那个时候你哥还没出生吧?”

    李耐有些纳闷,为什么慕容雪又给自己讲了一遍村子里的历史。

    之间慕容雪露出了难得成熟的一面,

    “你先别急,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巫术。我哥正是因为偷学巫术而被村子里的人给赶出去的。”

    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巫术这种东西的存在,可是李耐的疑惑又来了。

    “当年所有的巫师不是都被杀死了吗,为什么你哥哥还能学到巫术?”

    “当年的外疆人召集的巫师也就是冰山一角罢了,后面国师完全掌握了克制他们的办法,所有剩下的巫师也就不敢再上战场送命了。”

    这么一说,当年的那批巫师现在也变成了疆内人,而且应该就在这儿附近。

    怪不得慕容雪的哥哥会“误入歧途”,肯定是从小就收到了巫术的吸引,长大之后又碰巧身边有认识的巫师后人,这才学习了巫术。

    “你哥叫什么名字啊,现在在哪?”

    “我哥叫慕容然,几年前就跟家里人断了联系了,我听说是修炼巫术到走火入魔了,反正就再也没有听过他的消息。”

    李耐一下联想到了第一次见到慕容雪的时候,村长那副骄傲的神情,直接介绍她为自己的独孙,可见他心里对这个慕容然早就心如死灰。

    “我记得之前我爷爷还苦苦的哀求过他,让他不要走上巫术的这条邪路,可是他就是不听,一意孤行,到最后没有人愿意再搭理他了。”

    可以想到村长这么一个要面子的人,当年村子里的人对他的孙子一直反对要求驱逐出去,他就要背负多种的压力和负担了。

    就这样还愿意厚着脸皮去哀求慕容然,可想而知啊.....

    “所以我很羡慕你这样的家庭,有兄弟姊妹,有双亲,而我爸妈都因为我哥的事情分开了,把我丢下了我爷爷。”

    说着,慕容雪的眼角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一旦流出第一滴眼泪,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蹲下来抱着自己的大腿痛哭了起来。

    李耐真是没想到慕容雪如此开朗的性格背后竟然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人不可貌相啊,把他的心都看软了。

    “你别哭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我虽然不太可能把你当亲妹妹对待,但是我对你一定有求必应!”

    看似是一件好事儿,可是慕容雪却并没有被李耐的这般言辞所感动,毕竟,她是喜欢李耐的,而不是想让他可怜自己,把自己当成妹妹对待。

    所以她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用力挤出一副笑脸,可眼眶还是红彤彤的。

    “谁要你这个哥哥了!我又不是想告诉你我很可怜,我只是跟你讲述一下我家里的故事!”

    “好吧好吧,你自己要是能想的开就行。”

    李耐轻轻的在她背上拍抚着,这个动作以及此情此景让他想到了唐萱,这么说来自己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唐萱了,还怪想她的,这个臭丫头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

    两个人各有所思,心照不宣的谁都不说话,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

    要说这二重世界也还真是奇怪,山上的野鸡和青蛙比野菜还要多,导致蔬菜是越吃越少,物以稀为贵,怪不得蔬菜是个宝。

    “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李耐挖了半个箩筐的野菜,准备给村民们带回去改善一下晚饭的伙食。

    “慢着!还想走?偷了我的菜不给钱就别想挪动半步!”

    倏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声音,李耐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有三个农民打扮的人扛着锄头一脸坏笑的朝自己这边看着。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根据李耐的经验,这几个人肯定是别的村子里的地痞流氓,跑这来讹钱来了。

    “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这是你的菜?这些野菜都是长在山里的,谁都能挖好不好?”

    跟这些人先尝试的讲讲道理,要是对方实在不听的话那就只能靠自己的武力去解决了。

    “喂,你没看见地上我画了一个圈吗?那就是告诉你这是我家的地!”

    李耐低头一看,还真他妈有个圈,就是那木头棍子随便划拉出来的,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

    慕容雪也知道这一片有些地痞,自己跟着爷爷出来挖野菜也被讹过,像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破财免灾算了。

    于是她扯了扯李耐的衣袖,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说到。

    “要不你给他们钱算了,这群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可是李耐也想给钱啊,问题是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而对方看到自己的这身打扮还以为捡到了个大宝,怎么的也算是个少爷。

    “你就听听你小妞的话,赶紧给点钱,我们也不耽误你泡妞的功夫了。”

    说话的那个直接摊出了自己的手掌,准备接钱了,可是哪里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只见他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直接将他的手给拧了个一百八十度,听到“咔嚓”的声音才算完!

    “诶哟....疼死我了!”

    李耐放开了他的手,胳膊都给掉了个个!

    快来看 "xinwu799"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章节目录

小村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阅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捞七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捞七爷并收藏小村故事最新章节